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前白宫助理:特朗普在败选明显将成定局后脾气暴躁

滚动 国际

前白宫助理卡西迪·哈钦森星期二(6月28日)对美国国会议员们说,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知道自己2020年竞选连任失败后变得越来越恼怒和暴躁。她在国会作证时说,当去年1月6月冲击国会大厦的骚乱者呼吁绞死拒绝阻止选举结果的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时,特朗普表示认同。

前白宫助理卡西迪·哈钦森在众议院调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2022年6月28日。)

前白宫助理卡西迪·哈钦森(Cassidy Hutchinson)星期二(6月28日)对美国国会议员们说,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知道自己2020年竞选连任失败后变得越来越恼怒和暴躁。她在国会作证时说,当去年1月6月冲击国会大厦的骚乱者呼吁绞死拒绝阻止选举结果的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时,特朗普表示认同。 哈钦森说,当数千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大厦外高喊“绞死迈克·彭斯”时,特朗普对她的领导——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说,“这是迈克应得的。” 她引述梅多斯的话说,特朗普“不认为(反彭斯的抗议者)做错了任何事。” 虽然在骚乱爆发时保卫彭斯的特勤人员迅速将他带到了安全的地方,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从国会大厦可以看得到的国家大草坪上竖了一个绞刑架。一些骚乱者当时已经到了距离彭斯大约不到12米的位置。

资料照片: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加参众两院认证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联席会议。(2021年1月6日)

特朗普之后在推特上说,“迈克·彭斯没有勇气”阻止国会认证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了特朗普。但直到一个多小时后,特朗普才终于在视频中让他的支持者离开国会大厦。此前他无视包括他女儿伊万卡在内的家人以及一位白宫助理和其他顾问呼吁他公开叫停骚乱的请求。 哈钦森当时工作的地方距离特朗普的椭圆形办公室只有几步之遥。她说,她从负责协调特朗普安保情况的梅多斯的助理安东尼·奥纳托(Anthony Ornato)那里得知,当时在白宫附近的集会结束、国会大厦发生骚乱之前,总统特朗普曾试图从特勤局特工那里夺下总统专车的方向盘,并要求去国会大厦加入他的支持者。 特朗普在集会上对数千支持者说,他会加入他们走到国会,但是特勤人员认为,那样做太危险了,他们开车把他送回白宫。 哈钦森说,奥纳托告诉她,特朗普坐进轿车后“感觉……他觉得他们是要去国会大厦”,当意识到他们不是去国会大厦后“非常、非常恼怒。” 根据奥纳托向哈钦森的讲述,特朗普发出要求说:“我可是总统,带我去国会大厦。” 哈钦森作证说,奥纳托告诉她,特朗普一把抓过方向盘,但是被他的首席特勤人员鲍比·恩格尔(Bobby Engel)给推开了。 哈钦森引述奥纳托转述恩格尔对特朗普的话说:“总统先生,您需要把手从方向盘上拿开,我们要回到西翼,我们不会去国会大厦。” 哈钦森作证说:“特朗普先生然后把他空着的那只手甩向恩格尔,当奥纳托给我讲述这件事时,他指了指他的锁骨。” 据哈钦森所说,当天早些时候,特朗普被告知,在他敦促前往国会大厦的那些支持者当中,有许多人带了武器并穿了防弹衣。哈钦森说,总统对特勤局在集会入口处使用磁力计检查武器以及没收被发现的武器感到愤怒。据报道,特朗普表示他没有任何危险,并抱怨把人们挡在集会外面,让人群看起来规模没有那么大了。 在那起事件前的一个月,也就是2020年12月1日,时任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 对美联社说,司法部调查人员没有发现足以推翻拜登胜选的选举舞弊证据。特朗普在六十多个声称选举舞弊的法律诉讼中败诉。

哈钦森说,特朗普在得知巴尔对美联社的这些评论后非常愤怒。她是在遇到一位打扫特朗普位于椭圆形办公室旁边的私人餐厅的白宫服务员时,得知特朗普发怒的。 她说,特朗普把他的午餐往墙上扔,打碎了一个盘子,蕃茄酱溅到了墙上。

哈钦森说,梅多斯和特朗普的一位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都曾因为他们参与了维持特朗普执政而试图寻求总统大赦。

众议院调查委员会在听证会上播放的前总统特朗普与他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交谈的视频。(2022年6月8日)

然而,特朗普虽然在卸任前赦免了其他助理免受可能的控罪,却没有答应梅多斯和朱利安尼的要求,也没有答应好几名哈钦森所说的共和党众议员提出的大赦请求。 哈钦森的作证是众议院调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委员会本月举行的第六次听证,该委员会还计划在7月中旬再举行两场听证会。

预计,7月份的一场听证会将详细说明右翼极端分子如何参与了国会大厦反叛事件,另一场听证会将涉及在骚乱者占据国会大厦的三个多小时期间,特朗普究竟在白宫做什么,当时,他在白宫通过电视观看骚乱情景,忽视了所有请他发话让骚乱者离开国会大厦的请求。 之前,一系列的证人通过录像作证或在委员会前现场作证,描述了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如何试图向彭斯、司法部和州官员施压,以翻转国会在2021年1月6日这天对总统选举结果的认证。 在国会大厦反叛事件发生前的集会上,特朗普敦促支持者“拼命斗争”,以阻止国会认证拜登胜选。 大约2千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过执法人员,闯入国会大厦。他们破坏建筑,洗劫了国会办公室并与警方推搡。他们当中后来已有800多人被逮捕,受到了不同的指控,其中300多人已经认罪或经审判而被定罪,并被判处从几星期到四年多不等的监禁。 在美国,总统实际上是由50个州分别选举产生的,而不是由全国普选。各州选举人的数字取决于该州人口,人口最多的州票数最多。拜登最终在选举人团以306票比232票胜出,骚乱者冲击国会大厦是要试图阻止议员认证这一结果。 特朗普为继续留任所采取的做法的一个核心行动是朱利安尼和保守派律师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提出的一项大胆计划,让那些特朗普虽然输掉但票数差距不大的州的议会任命支持他的新选举人,取代支持拜登的正式选举人。

众议院的这个委员会不能提起刑事指控,但是司法部正在密切关注这些听证,以决定是否应对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任何人提出试图非法逆转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指控。 上星期,联邦调查局特工突击搜查了前司法部助理部长杰弗里·克拉克(Jeffrey Clark)在首都华盛顿地区的住宅。克拉克曾希望特朗普提名他在特朗普任期最后一个月出任司法部长,好让他推动特朗普提出的有关选举舞弊的不实指称,这种指称违反了司法部长巴尔得出的不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的结论。

资料照片:时任美国司法部助理部长的克拉克在司法部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讲话。(2020年9月14日)

特朗普似乎有意提名克拉克执掌司法部,但是,司法部高层官员说,环境律师出身的克拉克没有担任美国最高执法官员的资质,他们还威胁说,如果克拉克获得提名,他们将大批辞职,特朗普随即打消了这个主意。 此外,联调局特工在美国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展开的另一次行动中,扣押了伊斯特曼的手机电话。 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市的一名检察官已经召集了一个大陪审团,调查特朗普试图推翻该州选举结果的行为。特朗普曾请求该州的最高选务官员、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为他找到11780张选票,这比拜登在该州多赢的票多出一张。佐治亚州总共投下了5百万张选票。 调查委员会已经听取了特朗普关键助理的证词,他们告诉他说,他已经输掉了选举,选举违规事件甚少,不足以推翻拜登在选举人团的胜利。 此外,特朗普当时还被告知,由彭斯单方面阻止认证拜登胜选是违法的。在国会议员计算选举人团票时,副总统彭斯是主持人。特朗普在私下里和公开场合都吁请彭阻止认证。直到今天,特朗普仍然坚称,他是由于选举结果被窃取才失去了在白宫连任的机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他把午餐扔到房间另一头,盛怒之下摔碎盘子,墙上的番茄酱流淌而下。他似乎认可那些想绞死他自己的副总统的支持者们。他试图抢过总统专车的方向盘,并冲向自己的特勤局特工,除了他自己,几乎没有人会认为TRUMP是精神状态最稳定的椭圆形办公室主人,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他充分展现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三军总司令失控的样子,他拼命想抓住权力不放,并且怂恿武装支持者帮助自己实现这一点。 他情绪不稳,充满暴力,危险凶残,不管别人怎么跟他说,他都一心想要推翻自己败选的事实,急于前往国会亲自破坏将会最终宣告他失败的宪法程序。他对自身行为可能导致灾难的警告不屑一顾

最后由苦难的中国编辑于1 月 前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和其他内阁成员对他的行为非常担忧,他们讨论了援引第25修正案的问题,该修正案用来罢免被认为无法履行职责的总统。他经常指责批评他的人“疯了”,是“精神病”,他动不动就发脾气,拍桌子,对他认为不够忠诚的顾问大喊大叫。他在大选后的一次大发脾气中砸了餐具,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把怒气发泄在白宫的瓷器上。“他的脾气很吓人,”“他会暴跳如雷,近乎失控。” 
他抢夺方向盘,徒劳地试图把车开向国会大厦,以便走进众议院会议厅,反对自己的败选。 “但我很难想象以前有哪位总统殴打、甚至威胁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