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杨纯华:官场与法院的法度人心都坏了,维权就没有正当的法律途径——兼致武平县党政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滚动 不平则鸣

我从此知道,武平虽是一个穷山恶水的小地方,却也有着权力的傲慢……

近日我收到了福建省武平县法院《关于杨纯华信访事项的答复》。称:“你来信题为《给武平县党政领导的一封信》的信访件已收悉。”近两年,我没有给武平法院写信,更别说什么信访。我只在2020年给武平当时的院长大人和中共武平县委就武平县政协秘书长、农业局副局长王焕兴公务员非法经商、合同设陷阱欺诈、恶意诉讼、侵吞国家对农业公司防黄龙病疫情的奖励款、盗窃农业公司果树苗、王焕兴为包养两个情妇和私生子非法敛财等等写了信(见附件《农业公司遭到了当地政府官员发起的恶意诉讼,请求公正审理》)。那真是信访,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我从此知道,武平虽是一个穷山恶水的小地方,却也有着权力的傲慢;对一个和他们没有利益关系的外来公司和百姓的喊冤,县委县政府和法院习惯于置若罔闻甚至鄙夷。

按官方的定义,信访,指的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等形式,向各级政府、县级以上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按照这个定义,我今年对哪一级政府都无信访。

虽然我们的中兴园(福州)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我们几位股东在武平县被武平官员设陷欺诈,2020年在武平法院蒙受冤屈,公司被打垮,大批工人失业,可我们不再期望武平法院有什么良心发现,还我们一个公平。我一个走阳光大道的人,已然认清武平官场就是暗昧的地狱,怎么会信访地狱?我不会去叩地狱之门。

我在5月18日写了《给武平县党政领导的一封信》,但也不是信访。鉴于中国对海外互联网络封锁,我只是在信中告知武平县党政领导(县委书记、县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有一篇题为《武平县政府官员合同设陷阱,法院判决颠倒是非—农业公司按政府和果园业主要求挖除承包前留下的黄龙病脐橙树,被判巨额赔偿》长篇报道在《博讯新闻网》——全球最大的公民记者中文新闻网(https://boxun.com)发表,并附送了这篇报道的复印件。同时我表明,我不仅是一个到武平县投资农业的实业家,还是资深媒体人,更是严谨的学者,我明人不做暗事,我和我带领的团队将会继续在海内外媒体追踪报道、评论武平官场徐维锋、王焕兴、林德生之流的系统之恶;为此,我们已将鼓励报料武平的信及附件(博讯新闻网的报道),发至县政府各局、乡镇府、村委会三级共160多个村以上领导(不含法院和公安局的长官);我们已标价奖励有正义感或在武平有冤屈、受恶官恶霸欺凌的人向我们报料武平,将在武平经受的一切不公、一切冤屈和武平官场的一切黑恶都抖落出来,在海内外媒体上曝光。

在我给武平县的主官的信发出不久,我一位在武平县处级领导岗位上退休后长居广州的老同学与我越洋视讯,劝我只说武平果园的事,不要搞奖励武平报料,不要搞媒体爆料武平。显然,老同学是受武平县领导之请做说客来了。也许是因为没有得到期望的答应,武平县主官就责成武平法院给我写信。

这个暗昧的武平法院奉旨屈尊写信,依然要显示其权力的傲慢,对收信人直呼其名,连一个称谓都不肯用。这是地狱恶鬼给坊间写信的习惯;对此,我只是厌恶,不必计较。让我鄙视的是,这封法院阴信,纯属傲慢的魔鬼的骚扰和恫吓,没有任何人间的法律意义更没有一丁点的人间正义,除了复制一次他们的阴曹地府对我们这个阳光农业公司和我等几个阳光股东的总结判词之外,就剩下一句话:“请通过正当法律途径来维护个人和公司的合法权益!”,这句话的真意就是一个感叹号“!”——传达公权力的恫吓。

在中国生活了半个世纪,我早就知道中国法院的黑暗和法官的种种恶行,2019年在武平法院开始打官司时,福建省高级法院一个退休的庭长也对我说武平法院是福建省最敢胡乱判案的法院,但是那时我还是相信,法院毕竟是国家公器,是公立说理的地方,是通过法律途径伸张正义的地方,遇到一个有良心的法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可是,2020年初,我平生第一次上法庭,武平法院法官林德生那副丑恶的嘴脸和他手中的法槌就击碎了我善良的幻想。

发起恶意诉讼的武平县政协秘书长徐维锋、农业局原副局长王焕兴找来的唯一证人就是曾是我公司的工人后又被他们雇佣的邬冬芳。据邬冬芳和他老婆说他们的书面证词,是徐维峰和王焕兴写好叫他签字的。证词说在春节时我公司总经理令他和他老婆一天内清点400多亩的果树数量,以证明被砍伐的黄龙脐橙树是一万株整。

第一次开庭时,林德生,询问徐维锋、王焕兴诱骗的证人邬冬芳,有没有去清点果树,邬冬芳在法官和我方律师的追问下如实回答没有。至此,法院调查完全可以确认徐维峰提交给法庭的证词是假证,徐维锋一伙胁迫或诱导工人做假证,已触犯法律。在这种情形下法官林德生不但没有逐出徐维锋的伪证者,还诱导这样的证人做假证,提问一些与书面证词无关而且证人也不可能了透的诸如公司管理层上的人事安排等问题,让他胡说八道,即使是这样,他也未能证明公司管理不善。对这个在假证上签字确认的证人和提供假证证人的徐伟锋等,林德生没有任何批评。从这一刻开始无论多愚钝的人也能看清这个法官就是黑法官。

就是这个黑心法官林德生, 在我方提供的大量的证据面前在判词中确认(判决书第17页)中兴园农业公司承包经营果园期间因脐橙树患有黄龙病将部分脐橙果树砍伐并做焚烧处理的事实的情况下,罔顾中兴园公司在接管果园的当月按政府防疫要求砍伐徐维锋等原告发包果园前留下的黄龙病树这一重要事实,依然枉法判决中兴园公司赔偿300万元。

7add8ceca668f513070e0c6a5681f1b

果园发包方在明知果园存在大量黄龙病果树的情况下,并未尽到善意的提醒及告知义务,而是故意隐瞒该事实并诱导中兴园公司与其签订承包协议,最终致使中兴园公司承包的果园因黄龙病无法继续经营,存在明显欺诈。且中兴园公司的经济损失亦由原审法院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进行了司法鉴定并作出利润损失达1772751.5元的鉴定结论,足以用于证实中兴园公司的损失金额,但武平法院法官林德生对此却未予认定。武平法院判决不仅将合同效力错误认定为有效、对果园发包方恶意隐瞒果树存在黄龙病危害的事实故意回避,更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中兴园公司管理不善,导致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客观情况严重不符、于法相悖。

中兴园公司不服,上诉到龙岩市中级法院。天下乌鸦一般黑,在中院,我们依然没有逃脱黑暗的包围。二审既已查明并认定了如下事实(判决书第40页):“ 2016年武平县被农业部列入柑橘黄龙病疫区。黄龙病潜伏期长,最少6个月,可防可控不可治,武平县为此要求对有黄龙病的果树一律予以砍伐,对防控有力的果园予以奖励。管理人熊卫星证实果园接管时就患有黄龙病。根据到庭的曹纪端、鄔冬芳、凌龙勋、洪海涛证人证言,证实2018年1月份就发现刚承包的涉案果园脐橙果树患有黄龙病,并立即对患病果树进行挖掘和烧毁处理。2018年3月中兴园公司购买果苗7300株,用于育苗后补种,该苗成活6800株………。”可是法官吴琼英依然不彻底纠正枉法审判。陈彧律师对二审的判决书,评论道:“二审法院既已认定中兴园公司是按县政府文件要求挖除承包前发包方留下的黄龙病树,可是二审法院和法官吴琼英还是不顾所认定的事实,还判决中兴园公司赔偿180万元。这完全是胡乱判案。”

至此,中兴园公司和它的股东已走完了法律申诉的途径。可是,由于我们在《博讯新闻网》上发表中兴园公司和股东被武平法院武平政府官员合谋戕害的报道,武平法院就来信了,要我们“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言下之意,新闻报道是不正当的。

我们曾经“通过”了法律途径,我们“通过”了武平法院,“通过”了龙岩法院。在“通过”中,我们在武平投资的农业公司死了,我们几个股东九死一生,暗无天日。从2019年底到2022年两年多,我们全体股东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不能跳出地域管辖,中国的“正当法律途径”就是人间地狱的黑道。武平法院和龙岩法院就是黑道上的鬼门关。

打破这个鬼门关,也许只能采用杨佳的手段。杨佳生前说:“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到如今,武平法院对枉法判决没有一个说法,中共武平县委、县政府对他属下的官员徐维峰、王焕兴为非作歹、违法经商、设陷阱欺诈外来农业公司和股东的巨款没有一个说法,还要来信来人恫吓我们不要报道真相。这是十分傲慢和愚蠢的。他们不知道,人心不可欺。

武平官场与武平法院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祸害市场主体和平民百姓,是一种系统作恶,比黑社会还黑,比黑社会还恶臭熏天,比黑社会还邪恶。这种邪恶能够消灭公序良俗,能够消灭残存的人性。这样的地方,连法院都成了恶人的利器,官场的法度和人心都坏了,善良的人们在这里找不到正当的法律途径维护权益。太黑了,没有杨佳们的匕首的亮光,撕不开武平这个人间地狱的黑暗!

附件

农业公司遭到了当地政府官员发起的

恶意诉讼,请求公正审理

中共武平县委书记、政法委、武平县县长:

原畜牧水产局原副局长、退休干部王焕兴捏造合同,以其儿子王永俊等名义,伙同武平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徐维锋恶搞虚假诉讼,干扰司法公正,意图榨取我中兴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300万元;王焕兴与其老婆和儿子盗窃我公司大棚中的脐橙苗、肥料等巨额资产,价值50余万元;他与其儿子侵吞我公司国家农业补助款5.4万元,聚众殴打取证中的中兴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维锋、王焕兴以其儿子王永俊等名义提起的合同纠纷案案号(2019)闽0824民初3255号,已于2020年1月21日上午在武平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第二次开庭将于8月26日进行。

这个案情特别复杂,且有当地两位政府官员参与其中,倘若判决有失公正,必将成为投资商甚至海内外媒体以案说法的反面教材。

一、2017年底王焕兴以其儿子王永俊的名义主导甲方业主徐维锋余荣凤等多人在与被告(乙方)订立承包经营合同时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的有关的果园患黄龙病的重要事实,给被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2018年夏,被告就签订承包管理武平蛤蟆石水库边脐橙园合同时甲方有隐瞒重要事实议题进行讨论,被告决定,向甲方提出解除承包经营合同,由执行董事与甲方业主王永俊的父亲王焕兴(他事实上是整个蛤蟆石水库果园的控制者)及徐维锋(政协办公室主任)交涉提出解除承包经营合同,王焕兴、徐维锋不同意解除合同。在甲方拒绝乙方提出解除承包经营合同后,2018年夏天,经长达一个多月的交涉,经甲方业主之一凌桂华从中协调,根据甲方代表王永俊的父亲王焕兴、乙方代表杨纯华、蔡文宏双方协商的和解条款,修改协议打印出来。就在约定签字日,王焕兴躲到邱春华的农资经营店,拒绝签字。他对蔡文宏说:“叫钟芳芳来找我,她是法人代表,你与杨董事长都无权说话,对你们,我不欢迎 。”蔡文宏因被王焕兴愚弄,当场气得把王焕兴不肯签字的空白协议撕掉,邱春华、熊卫星目睹了这个过程。

由于王焕兴、王永俊、徐维锋、钟昕登、余荣凤等甲方业主在立合同时隐瞒了果园有大量的黄龙病树的重要事实,合同执行过程中,乙方公司提出纠正,甲方又不予纠正,给乙方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果园承包经营亏损187 万元,无法继续经营,于2019年2月协议解除合同。

二、甲方业主王永俊的父亲王焕兴与被告公司法人代表钟芳芳恶意串通,捏造合同,采取伪造证据、发起恶意诉讼,致使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通知开庭审理、干扰正常司法活动和社会经济秩序,致使乙方公司与股东陷入诉讼,致使公司无法正常经营,蒙受经济损失。

王焕兴是果园实际业主,他与被告法人代表钟芳芳串通,捏造协议,为日后虚假诉讼做准备。

2019年1月13日,钟芳芳突然给股东写微信, “关于公司承包经营的事情,无论是否继续参与,你们出一个方案。”又微信:“只剩下五六千棵树。你们算一下产值,就好了。”公司未清点果树,钟芳芳这么说,是在诱导股东,提出解除承包合同。而公司两位股东决议表述:钟芳芳违背公司章程,拒不出资,公司已出现债务危机,如果钟芳芳出资,就继续承包经营。

2019年1月23日钟芳芳在王焕兴的指导下(熊卫星语)手写公司函,申请解除承包合同,公司盖章。

2019年2月10日甲方书面函告乙方,不同意解除承包合同。

2019年2月13日甲方的两位股东正在筹措果园经营资金之际,王焕兴与乙方公司法人代表串通,在未经甲方全体业主的一致同意和乙方实际投资的两位股东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私自签订2019年2月13日的《协议书》,谎称乙方“在2018年的承包经营管理期间果树死亡10000株”,为日后虚假诉讼提供重要的假证。这份协议书上甲方5个人的签字,都是王焕兴的笔迹。

2019年2月13日当天晚上19:39王焕兴通过微信将这份假证发给公司执行董事。19:43,王焕兴微信称:“杨总,我把解除合同的协议书发给你们。钟芳芳已签字,我将协议书一式两份邮寄过来,请你们盖公司章后,寄回一份给我。谢谢!”此时,执行董事正在动车上,于20:01回信:“此时,我将一年来的各种迹象连起来分析,第一感觉是钟芳芳和你等早已蓄意侵吞投资者的投资。”20:03分,执行董事发微信给钟芳芳:“你和王焕兴等股东合谋侵吞投资者的投资。”第二天早上06:26分,执行董事又发微信给钟芳芳“谁叫你在这个协议上签字的?,你没有给我们说过这事,我不知情。我们不同意你这样做!”执行董事发给她微信,她没有回。直到2019年12月3日,到蛤蟆石水库果园找她,看到他和王焕兴,原告余荣凤在一起,前去问她,她也没有给执行董事看这个《协议》。

王焕兴操控甲方原告提供给法庭的邬冬芳、刘富秀的证明是伪造证据:

邬冬芳、刘富秀在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15日是被告乙方公司的员工。2019年1月15日全体工人(包括邬冬芳、刘富秀)都集体回家过年,等春节结束后的上班通知。1月15日放假,过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还没有结束。邬冬芳、刘富秀的证据称“于2019年1月25日实际盘点,整个果园剩余原来的果树5990株。”在管理层都不知晓的情况下,邬冬芳、刘富秀上山义务清点果树,与事实不符。1月15日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在被告公司上班,公司没有给他们发1月25日工资的记录。邬冬芳说,是王焕兴跑到他家里,叫他在王焕兴打印出的那个证明上签字,他不知道是王焕兴要用那个证明来欺诈300万元。

蛤蟆石果园分布在方园数公里的数十个山头,要清点这么大果园的果树,两个人一组,又要分清大中小树和病树,十几天也清点不完,他们两个人没有特殊功能,不可能一天就把这个果园的树清点完。

在被告收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后, 2019年12月3日,股东杨纯华、蔡文宏到达蛤蟆石水库果园管理房,在同一个房间里找到王焕兴与钟芳芳(被告四),王焕兴躲开。熊卫星承认被告公司的苗圃里面的脐橙苗被移到原告一王永俊等的蛤蟆石水库山上的果园里种植。杨纯华(被告二)问被告四钟芳芳有什么话说,钟芳芳说没有什么可说。熊卫星说是蛤蟆石水库山上果园业主叫他们下令工人干的。此时原告余荣凤与王焕兴先后从躲在一边的房间里出来威胁杨纯华蔡文宏。杨纯华蔡文宏撤离下楼上车。熊卫星追到楼下,说,等等,坐下有事好商量。杨纯华说要商量解决可以,就上楼,被王焕兴堵在楼梯口,钟芳芳和余荣凤站在王焕兴的后面。王焕兴威胁说:在武平这个地盘,你能怎么样?

2019年12月3日约下午一点钟,从蛤蟆石水库果园管理房出来,杨纯华蔡文宏再次到中山派出所报警……。

王焕兴钟芳芳合谋被告一中兴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财产,他们一点也不怕。他们的邪恶势力太大了。

原告王永俊等起诉被告提供的“证明”文件中,除了捏造的合同是钟芳芳签字的外,公司(被告一)的机密资料《三、2017年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资产负债表》、《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议决议》也是钟芳芳直接向原告提供的,钟芳芳还在复印件上签字证明“此复印件与原件相符”。为了帮助王焕兴和原告收集状告公司和其他被告的“证据”,这个被告钟芳芳做得很认真。

公司接到起诉状后,多次通知被告钟芳芳到公司开会,做应诉准备工作,钟芳芳置之不理。

至今,被告四钟芳芳还和作为原告的总导演王焕兴、原告余荣凤住在一起,酒肉一团,狼狈为奸。钟芳芳仗着有王焕兴这把保护伞,对被执行董事(被告二)说:“我在武平不惧你!”

2019年12月11日下午,公司执行董事杨纯华与监事蔡文宏到达武平蛤蟆石水库果园管理房,见到原告业主余荣凤与钟芳芳(被告四)在一起,执行董事杨纯华说要商量庭外和解,余荣凤(王焕兴的情妇),说王焕兴不在。

2019年12月11日傍晚公司执行董事(被告二)与监事(被告三)及公司副总经理又到果园,见王焕兴、余荣凤(原告之一)与钟芳芳及她的同居者熊卫星等一伙人在食堂一起喝酒。执行董事杨纯华提出与王焕兴、余荣凤商议撤销诉讼时,王焕兴突然站起来打公司副总经理杨纯旺,同时一伙人一起把他推到厨房暴打。当时公司监事蔡文宏向110报案,110出警。

上述事实表明,原告王永俊等与王焕兴、被告钟芳芳恶意串通,捏造合同、伪造证据,提起民事诉讼,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罪。

原告徐维锋、王永俊等与王焕兴、被告钟芳芳虚假诉讼,致使人民法院基于捏造的事实采取财产保全或者行为保全措施,犯下“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罪。

三、被告是按县政府的要求挖除黄龙病脐橙树的行为并无不当。

我们公司开始经营后即发现果园有大量的黄龙病脐橙树。武平县政府发文要求挖除黄龙病脐橙树,以免大面积传染(见武政办府2016年171号文)。经果园业主的同意,于2018年1月,我公司接管的第一个月,在原果园业主之一的凌桂华直接指挥下,将大量的黄龙病脐橙树挖除;开挖机的洪海涛估计挖除的脐橙树约5000株。

被告在履行承包经营合同过程中勤勉尽职,严格管理,并无过失。原告主张被告管理不善,导致果樹損失10000株整,要求被告賠償300萬元,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四、王焕兴、徐维锋伙同他人盗窃我公司巨额资产

2019年3月8日23时,王焕兴微信通知被告执行董事杨纯华于3月11日前将被告在大北农土地上建的苗圃里面的脐橙苗运走,否则视为无主财产处理。3月9日公司副总经理带了三个人和一辆大货车从福州到了武平中山镇龙际村运脐橙苗和公司的肥料等其他财产,遭到王焕兴、徐维锋的阻拦,钟芳芳躲在蛤蟆石水库管理房不出来说话。当天公司副总经理到中山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没有做笔录。同时于2019年3月11日公司副总经理具名向武平纪检会举报。

被告公司执行董事与投资股东江金香(台湾,中华海峡两岸交流协会会长,其股份由蔡文宏代持)于2019年8月28日中午从福州到武平县找钟芳芳,发现公司在武平县蛤蟆石水库边上苗圃的脐橙苗被盗,7300株脐橙苗只剩下几百株,损失约50余万元。本公司存在大北农公司棚屋里的的枯饼等肥料约20吨,价值21000元被盗。

当日下午2点多,被告公司两位股东杨纯华与江金香到中山派出所举报。警察赖指导员电话调查蛤蟆石水库脐橙园的管理员熊卫星承认,他参与了将上述果苗移植到属于王永俊(王焕兴儿子)所属的蛤蟆石水库脐橙园里。赖指导员到蛤蟆石水库果园现场调查,询问了工人刘富秀,刘富秀说脐橙苗是被移到山上。整个报案的过程,赖指导员没有做笔录。

当天下午,公司再次向中山派出所报案…..

中兴园农业公司的大棚苗圃被王焕兴偷光以后,如今王焕兴、徐维锋、王永俊自己买来果苗又盆栽了。中兴园农业公司大棚苗圃被王焕兴、徐维锋偷光,苗圃也被他们霸占了。

五、王焕兴、徐伟锋侵吞武平县农村农业局2018年黄龙病防控补助款

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承包经营武平县中山镇蛤蟆石合作社果园,果园种植面积599.5亩的脐橙。2018年公司对防控黄龙病投入80余万元。2018年底公司农业技术员与凌桂华一起以果园合作社的名义熊卫星填写了补助款申报表。

2019年4月间合作社的负责人凌桂华刚收到武平县农业局对2018年蛤蟆石果园柑橘黄龙病防控补助款53955元,就接到武平县畜牧水产局退休局长王焕兴的电话,要求将这笔补助款全额汇给他来处理。经商量,双方同意在王焕兴所欠代他人购买凌桂华果园欠款中扣除,凌桂华还特别提醒王焕兴,“我远在寻乌县,你这笔补助款必须交给被补助的果园承包经营者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得知补助款下发后,于2019年4月间叫熊卫星向王焕兴、徐维锋要回这笔补助款,被王焕兴、徐维锋断然拒绝。这笔黄龙病防控补助款就被王焕兴侵吞。

王焕兴于2018年临退休前一年,因伙同他人,多次骗取农业补助款,行贿受贿,被武平县纪委开除党籍。至今他还不思悔改,继续作奸犯科,为包养两个情妇和一个私生子需要钱,就不择手段敛财,劣迹斑斑。如今他更胆敢强行侵吞国家农业补助款,再次触犯刑法。

五、提请关注案情,维护公道正义

1.被告执行武平县政府的规定而挖除黄龙病树,如果还要被法院判决付出巨额赔偿,这一定会成为海内外媒体、百姓、投资商以案说法的反面教材,武平县的投资环境将会受到负面的影响,而且会导致今后所有的果园承包经营商都不敢遵行县政府关于挖除黄龙病树的指示。

2.这个合同纠纷案件是劣迹斑斑的王焕兴、徐维锋一手策划导演的,他们发起恶意诉讼、虚假诉讼,是在玩弄司法,嘲弄正义,藐视法律,极其邪恶。

3.王焕兴其人虽为国家干部,却是劣迹斑斑。1)他曾于2018年临退休前一年,因伙同他人,骗取农业补助款,行贿受贿,被武平县纪委开除党籍;2)至今他还不思悔改,继续作奸犯科,伤风败俗,为包养两个情妇(原告余荣凤即是其中之一)和一个私生子,不择手段敛财;3)如今他与徐维锋更胆敢强行侵吞国家给我农业公司的农业黄龙病防控示范单位补助款,主使同伙盗窃他人财产,再次触犯刑法;4)他与徐维锋虚构事实、胁迫他人做伪证,发起恶意诉讼,玩弄法律,企图谋取他人巨额财产,更表现出他的邪恶…………

4.在政策上地方政府对外商投资善尽保护,公安、法院是最后一道保障。但是王焕兴、徐维锋多年来为非作歹有恃无恐,让我们十分担忧。

5.法律应捍卫公序良俗。王焕兴、徐维锋都是武平县公务员。王焕兴与徐维锋抱着可能得到地方保护的侥幸心理而恶意诉讼,一旦得逞,将破坏公序良俗。

6.一个公序良俗的社会,应当让作恶者受到严惩,让被欺凌者得到正义,让善良者得到褒奖;而不是公平靠自然法则去博取,正义靠鲜血来获得,真相靠惨案来显露,惩罚靠复仇去实现。

恳请政法委主持公道为盼。

中兴园(福建)农业 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纯华

高级经济师、研究员,福建省纳税人服务研究会会长,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股东: 江金香

(中华海峡两岸交流协会会长、台湾美和科技大学讲师

股东:蔡文宏

中兴园(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监事

2020年8月19日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前

李白诗的第一作者是裴炎,第二作者是刘兰平,第三作者是郭順儀.
李白没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