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旅法学者刘学伟:法国极端派一旦上台,可能预示着欧盟整体走势的转折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随着立法大选第二轮投票的结束,法国政坛显现了1958年以来鲜有的支离破碎的复杂的政治格局。刚刚获得连任两个月的总统马克龙所在阵营,在第二轮立法选举中遭遇重创,最终未能获得国民议会的绝对多数议席,从而为总统推行各项改革蒙上阴影。极右翼势力强势抬头,以赢得89个议席的结果实现历史性突破,从而成为议会中不可小觑的第二大反对党。在极短的时间内由四个党派形成的左翼联盟,虽然未能实现共治的愿望,却成为国民议会的第一大反对党,取代了迄今为止一直由右翼党派扮演的这一角色。

法国立法选举

这次立法大选结果,再次凸显了法国“两个极端,包围中心”的三大政治板块,彻底推翻了法国传统上左右翼两大党轮流执政的格局。如何评判本次立法大选?接下来的五年,法国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次选举又将如何影响欧盟的前程?如何展望总统马克龙未来的执政局面?我们带着诸多疑问,连线到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评判本次立法选举结果?

刘学伟:法国的2022立法选举已经尘埃落定,大家都以地震来形容比喻。不过这个地震该算几级,还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本人的基本看法是,这次地震大体六级,(会有许多楼层破损,但还不至于整栋楼坍塌。)还算不上毁灭性,(八级或以上,整座城市夷为平地。)甚至算不上大破坏级,(七级,大片楼群整体坍塌。)因为,马克龙的联盟似乎还大有机会可以勉力维持权力,他的各项既定政纲(比如延迟推休年龄到65岁),还是有机会得以逐步推行,只是会受到更大的阻力,需得做出更多的妥协。

我们先来看看新议会的各党分野。和总统选举的预测相当准确不同,这次的民意测验结果失准较大。

按内政部的官方数据,今年 的两个联盟分别占据第一个第二的地位。马克隆的总统多数派总计得到245个席位,低于民意测验(255-295)的下限一些。梅朗雄仓促捏起来的NUPES新(极)左派联盟得席133,比各方预测(150-190)低出更多。倒是共和党的实得席位64符合预测(50-80)。黑马当然就只剩下勒庞的国民联盟,实得89席,超出预期(20-45)至少一倍。

主持人刚才提到这次选举的两大特征,不过我的描述稍有不同:第一:温和派的两个主要政党(不只是执政的中派前进/复兴党,还要加上传统的右派大党共和党)的议席都大幅缩水达40%以上。第二大特征众目睽睽:极左和极右都大幅扩张。不屈党自身的议席加了4倍有余,国民联盟的议席更是加了11倍之多。

法广:法国执政党面临的最大难题和挑战是什么?

刘学伟:上一届议会,总统自己的前进党单独就拥有308席,比绝对多数还多出19席。现在的马克龙总统多数派包括四个党,就算团结稳固,离绝对多数所需的289席也还差44席之多。这个五年都不会变动的基本格局,必然迫使马克龙执政之路如履薄冰,不得不到处寻求妥协。和多数观察家的考量一样,本人也认为,马克龙最为靠谱的选择是和中右的共和党结盟或准结盟。十分遗憾,听到的消息是,现任共和党的主席Jacob已经宣布他们要做反对党。笔者倾向认为,经过应当一定会发生的复杂的幕后讨价还价和妥协之后,这个状态是很有机会改变的。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保留现在的准多数党政府,逐个议案甚至逐个条文(cas par cas)地在议会中去争取绝对多数了。这样当然艰难得多,但在第五共和国的体制下,绝非不可行。法国第五共和国已经有过两次左右共治。现在的情况,比共治还好得多。因为,法国的宪法有一个神器叫做宪法第49.3条款。即政府只要押上责任,可以不经议会投票,强行通过议案,除非反对派能以289票的绝对多数推翻政府。这样的事,在第五共和国,真还没有发生过。因为反对党通常总是不团结的,太难同仇敌忾,一致投票。比如现在毕竟与复兴党很多理念想通的共和党,遇到困局,只要弃权不做声,就可以救下马克龙。宪法第49.3款在第五共和国已经被使用共计87次,其中1988年当政的社会党弱势总理罗卡尔一个人三年内就用过28次。不过,2008年修改宪法以后,49.3条款每年限用两次。这也够用了吧?鉴于街头的非常可能再起的黄马甲运动和寻求就可能多的共识的正常愿望,想必马克龙非万不得已也不会使用,更不会滥用这个神器。

法广:您对极右和极左翼势力在这次总统选举和立法大选中的强势抬头作何解读?

刘学伟:梅朗雄的联盟显然是一个临时拼凑的选举联盟。这次他们取得的成绩证明,哪怕是临时的联盟,只要互相让票,每个选区推出单一候选人,也是可以很有效益的。但既然没有达到联合执政的最高目标,他们的共同纲领并没有实施的机会,这个联盟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回归一盘散沙。

倒是勒庞家族一直领衔的的极右派,数十年的耕耘,今天算是第一次有了大的收获。其实1986,国民阵线就曾在国民议会拿到上一个高峰35个议席。那时总统是密特朗,为阻拦希拉克领衔的右派,居然搞了一次比例代表制议会选举,国民阵线籍机大进。以后议会改回现在的两轮多数制后,极右派就再也没有得到壮大的机会。直到今天,这个党积蓄的势力已经足以突破两轮多数制的阈限。

和欧洲的其它极右派一样,这个党历久不溃,甚至日益壮大的根本原因是相当一个数量的欧洲血统的人的确深深地恐惧他们的祖传土地上的这个文明的管理权会逐步地,无可挽回地拱手相让与其它的族群。事实与他们的想象其实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未来也的确可能朝那个方向发展。届时他们大概率会做些什么,哪怕相当激烈。

面对法国,笔者现在最大的危机感的是前面已经说到的极左尤其是极右派的势力不断膨胀的大趋势还有否可能被拦下?如果从现在的趋势直接外推,笔者对法国可以预期的整体前景的基本预测是:少则五年,多则十年,或者极左,更可能是极右,就会有80%的概率上台执政。那个局面如果真的出现会如何?笔者只是深觉恐怕会比现在糟糕很多。

法广:法国的这次选举,对欧盟的前程有什么意义?

刘学伟:只要马克龙在法国执政,欧盟的近期前景应当还不至于遇到生存性的危机。笔者感到更深的危机感的是,法国的极端派上台的那一天,很可能就是欧盟整体走势的一个转折点了。因为,这两个极端派,都是严重的疑欧派,他们无论是谁上了台,虽然不会是马上,也不会非常地剧烈,但会坚定不移地开始逐步拆解欧盟。离开了欧盟双驾马车之一的法国的一心一意或同心同德,欧盟大体上都只能是逐步走上下坡路了。北约的衰落可能会慢一些,因为还有其它的因素参与,首先就是俄国的威胁。这个威胁有多大,要先看俄乌战争以什么样式结束。现在先不谈。

自公元476年罗马帝国崩溃,迄今已超过1500年,欧洲就从未统一过。现在这个欧盟当然伟大。那么多高傲的民族,居然在自愿而又和平的前提下,联合起来。其巅峰就是1995年的申根协定和1999年的欧元区建立。从今以后,欧盟的光鲜亮丽时代恐怕真的是不长了。有人说,乌克兰正在申请加入欧盟,这个过程至少会有十年。但十年以后,欧盟面临的难题真的可能不是再如何继续扩大而是怎么能够慢些瓦解了。欧洲统一的千年梦想,恐怕还是要功亏一篑了。因为欧洲的整体文明,的确是可能已经开始走衰,各种负面因素实在已经开始大量积累。比如这次的法国疑欧派的坐大。

没有法国而由德国单独主宰的欧盟真的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世人实在无法忘记两次世界大战由何而来。再一次庆幸,我们至少还有五年的时间。希望法国的共和党,甚至社会党、绿党等传统中间温和势力,以大局为重,与马克龙诚心合作,找到五年或十年以后,让法国不坠入极端派手中,欧盟不会走向瓦解的出路。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