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2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钟剑华:香港已倒退到比80年代的情况还要差

滚动 港澳台

在上一次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前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先生向大家介绍了他对刚刚落幕的香港特首选举的观察。钟剑华先生是香港社会学学者。2019年,前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宣布脱离香港大学,成立独立的新机构:香港民意研究所。曾担任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总监的钟剑华在退休后,成为这个新机构的副行政总裁。他同时不断在«苹果日报»、«独立媒体»、«立场新闻»等香港媒体发表时评文章。法广也曾多次邀请他分享他对香港社会及政治事件的观察与分析。2020年7月,港版国安法重锤落下,香港公民社会瞬时风声鹤唳,一片肃杀。坚持开展独立的各项社会与政治议题民意调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开始面对越来越大压力,而2021年,该研究所围绕北京授意下的香港新选举法后首次立法会选举的社会调查更引来亲北京媒体的攻击,他本人在«AM730»执笔近7年的专栏也被叫停。原本仍然坚持民意研究所工作,也试图继续在媒体发表文章的钟剑华最终还是做出了至少暂时离开香港的决定,于今年4月底踏上了前往异国他乡的旅途。

2022年4月26日,钟剑华以视频方式,最后一次作为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出席该机构关于港府民望调查结果发布会。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法广:您刚刚离开香港。有什么具体的原因最终促使您做出这样的选择么?

钟剑华:“我自己一直以来原没有打算离开香港,一直还是希望能为香港做些事。所以,即使港版国安法出台后,我当时还是坚持留在香港,继续我的工作,继续评论时事。在很多人都所谓“封麦”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受恐惧支配。但是近来气氛变得很坏,很多人被拘捕、检控。而且,政府还启用了一些在殖民地时代都已经不用的古老的法律,比如“煽动”等等,这些罪名的门槛很低,很容易就遭到拘捕。我就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安全。我希望能保持自己的自由意志,把这种自由意志转化成评论、观点,才会有意义。如果我像其它人一样也被政府拘捕,我的自由意志就不再有意义。很多人都为我担心,很多人劝我走,我也不想让父母为我的安全忧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在今年3月暂时离开香港。这一切都不是单一的原因,而是多种因素叠加。”

法广: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北京。2022年,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中国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50年不变的香港 “一国两制” ,已经走过了一半的道路。您怎么概括香港今天的情形呢?

钟剑华:“如果是以个人的经历看,我当然是很失望。我1980年进入大学。那时,中英刚刚开始就香港前途问题展开谈判。当时,我们对中国的 “四个现代化” 、改革开放都颇有盼望,都希望中国好起来,希望香港能够为中国的发展做出一点贡献,也希望香港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地方,摆脱殖民地身份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为历史留下一个经验。所以,我们对中国共产党当时的承诺、对«基本法»都抱持审慎乐观。但结果很令人失望。25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共产党差不多已经表露出狰狞面目,不止一次推翻它此前的承诺,即使是写入«基本法»的承诺也可以推翻。现在的港版国安法及其种种要求,都不符合 “一国两制” 、“港人治港、 “原则。很多政策都与«基本法»相抵触。但他们并不介意如此。所以,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我们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香港)现在的情况当然很令人不安,也很令人失望。我曾经经历过那个有盼望的阶段,现在都不得不考虑离开香港,以保全我自己的自由意志,这实在是一个很无奈的安排。当然我觉得这是对我自己最好的安排,但还是相当失望、相当难过。”

“政府作为检控机构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法广:的确,目前听到来自香港的消息,不是哪些人离开了,就是哪些人被拘捕,或者已经被拘捕,但多种罪名叠加,不断面对新的庭审、判决…… 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一直被看作是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的两大要素。香港新闻自由在无国界记者组织180个国家和地区的排行榜上,已经从20年前的第18位,跌落到2022年的第148位。香港的司法独立现在是怎样的情况呢?

钟剑华:“我们以前都认为司法独立是香港的底线。港人继承了港英时代留下的一个很好的司法制度。但最近这两年,港版国安法出台,大家可以看到香港的司法制度已经崩溃,很多判例都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且,政府作为检控机构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说,香港工会运动领袖李卓人(前香港职工盟秘书长,曾任立法会议员,及香港市民住院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因参加未经批准集结等多项罪名入狱——法广注)在示威游行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只气球,政府就利用一条殖民地时代的古老法律,说他释放气球,威胁飞行安全!所以我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所谓的“依法治国”,就是以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经过如今已经没有代表性的立法会通过,或者用殖民地时代的古老法律,做出审理和判决。如此荒谬的做法根本就是破坏港英时代留下的那一套尚能追求公平的司法制度。所以,香港的司法制度应该说已经崩溃。这也就难怪很多国际机构、投资银行、跨国企业等都在调整在香港的营商操略,甚至安排人员离开。法兴银行不久前就将人员调走了。这是一个很有启示性的决定。”

法广:各界对刚刚成为香港第六任特首的李家超具体的执政纲领所知不多,但他明确表示,上任后,会推动香港就«基本法»涉及国家安全的第 23条立法。2003年,董建华领导下的港府曾经推动23条立法,但引发香港50万人同年“七一”大游行反对,港府不得不搁置立法努力。如今港版国安法自2020年7月1日已经开始实施,香港现在推动23条立法还有多大意义?

钟剑华:“当然有意义。如果根据«基本法»的规定,23条立法是香港特区政府的责任,所以,早晚是要实现立法。2003年尝试失败后,大家的一个基本理解是,如果再次推动23条立法,会有广泛的咨询。现在在港版国安法下 ,港府推动23条立法可能比以前容易,但也更难获得港人的同意和支持。我相信政府还是要这么做,政府当然能够这样做,因为再不会有50万人出来抗议了。但这只会对香港造成进一步的伤害,不单不能挽留人才和资金,可能还会加快人才和资金外流的速度。而这样,香港的经济就更加困难,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相信问题很严峻,但是北京和新任香港特首可能都到了一个阶段,他们不惜一切,而且,十分麻木,这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在处理各种问题时表现出的一种风格。”

“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一种很令人失望的发展,是一种严重倒退,香港甚至倒退到比80年代时我们看到的情况还要差。这是不争的事实,无论北京官员说什么“一国两制行稳致远”,还是“一国两制成功落实”,这些都是谎言。我希望大家能看清这些谎言。这也是我决定离开香港的一个原因,就是保留自己的自由意志,继续讲出真实的香港故事,让更多人知道香港的真相。我希望能继续为香港人发言。”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