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2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六四33周年网络研讨会材料之十一 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悲哀和希望

滚动 国际

《特权论》作者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创立者 +宗教政治学奠基人+中文圣经续篇【恒 […]

《特权论》作者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创立者

+宗教政治学奠基人+中文圣经续篇【恒约】执笔者

陈泱潮

2022-05-29

在中共邪恶势力以举国、全党之力,不仅对邓小平钦定之“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进行了全方位的掩盖、打压、活埋、扼杀,而且对邓小平钦定的中国民主运动“那个旗帜鲜明的纲领性文件-全国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特权论》,也以举国、全党之力,指挥和利用一切文化特工、实施苦肉计,安排战略特务,进行了全方位的、长时期的掩盖、打压、活埋、扼杀!

在中共邪恶势力利用垄断和控制新闻宣传机器之点名效应与活埋功能,误导舆论,册立了不足以威胁、更不能够动摇其统治地位的所谓“民运领袖”。至使被册立的中共国民运大佬,为争夺和巩固所谓“中国民主运动教父”地位及其既得利益,上演了一出出极其肮脏的打压、排挤、谋杀被邓小平认定是“能量极大”的、被其钦定为“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的《特权论》作者,对邓小平钦定的中国民主运动“那个旗帜鲜明的纲领性文件-全国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特权论》,极力进行掩盖、攻击和抹杀的丑剧。

于是数十年的中共国民主运动,出现了一个极其可悲的状况:

1.民主墙运动的纲领性文件、理论旗帜、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特权论》,被掩盖和抹杀,并且,继续在被极力掩盖和抹杀之中;

2.以下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革命性突破性实践之重大事件,被彻底掩盖和抹杀:

1).由《特权论》作者1979年秋冬,为成就中国两党制宪政民主政治,即发起首次组织中共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

2).【中华公权大同盟】高屋建瓴,先期策划,果断及时抓住时机,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

3).1980年初夏,《特权论》作者进行全国性组党大串联。先到广州,住《人民之路》主编何求家,与何求先生作了连续数昼夜长谈。明确布置由【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大区筹备组】负责人何求、王一飞,负责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

4).1980年9月,在广州举行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全国代表大会】。在【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大区筹备组】第一负责人、广州《人民之路》主编何求,因此被拘押后,【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大区筹备组】第二负责人王一飞先生,在危难关头站出来,宣布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

5).在港澳台舆论压力下,特别是在胡耀邦担任党主席开明力量的作用下,何求等被羁押代表,均被释放。【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事实上成立了。

6).【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在【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南大区筹备组】负责人何求、王一飞的主导下,出版了会刊《责任》。《责任》第一期、第二期即由广州王一飞、何求主编,为双月刊。1980年1月,转由【中华公权大同盟华东大区筹备组】负责人上海傅申奇主编,改为半月刊,三个月内出版了六期(3-8期),并出版了四期号外。

7).在【中华公权大同盟】主导下的【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三个月内完成了按照【中华公权大同盟】组织架构,同步成立了六大地区分会的组织。组成了(1)以长春《雪花》为主的东北分会;(2)以北京杨靖主持的《四五论坛》、《北京青年》、天津《渤海之滨》、山东牟传珩主编的《理论旗》、《海浪花》、安阳《民主砖》和王屹峰等为主体的华北分会;(3)以武汉《钟声》、长沙《共和报》、重庆《童音》为主体的华中分会;(4)以广州《人民之路》、《生活》、韶关《庶声》、为主体的华南分会;(5)以上海《民主之声》、《海燕》、《新青年》、《玫瑰岛》、杭州《之江》、温州《吶喊》、宁波《飞碟》为主体的华东分会;(6)以贵州《启蒙社》、《解冻社》、《使命》为主体的西南分会。并且分别出版了和准备出版《东北民刊》;《华东民刊》;《华北民刊》……等各大区民刊。

8).与此同时,【中华公权大同盟】发起人筹划者、《特权论》作者,已经奉调到中央机关、实质上是胡耀邦智囊团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

9).至此,目的以实现和成就中国两党制,为正式成立【中华公权大同盟】作组织准备和思想准备的【中华全国民刊协会】,成了中共执政后,第一个全国性公开的反对派组织,并具有了一定影响力。成了邓小平的心头之患,令其惶惶不安,在波兰团结工会事件的国际形势下,更是必欲除之而后快……

——且不说1981年中共第9号文件下达后,《特权论》作者与当时《责任》主编傅申奇,以【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名义,发出组织【民主爱国护法赴京请愿团】通知,不怕牺牲,英勇无畏反抗暴政,怀抱“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决心和坚强意志,赴京诉诸世界舆论和宪法之壮举……

就说以上势如破竹建立中共国两党制的这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统统被中共与民运队伍内的邪恶势力,联手掩盖了、抹杀了!以至于群魔乱舞,中共国民主运动虚假领袖满天飞,大做难民生意,明里暗里收受不义之财……中国民运成了群龙无首、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状况!

尤其可恶的是:以庸人之见,一再坚称所谓“组党时机不成熟”的徐文立,坚决反对《特权论》作者必须抓住稍纵即逝时机,赶快抓紧组党之意见,不顾《特权论》作者一再提醒不要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惊动邓小平陈云特权阶级警觉的意见,大搞个人风头主义,举行所谓1979年10.1中共国庆节星星美展游行,至使中共忙忙取消了宪法保障公民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自由”的条款……堵塞了民刊和民间社团的生存与活动空间!并且公然剽窃了《特权论》首创共产世界政治多元化结论……这样一位个人算盘精明而昧于大局的王伦,竟然成了“中国民运教父”!公然到处使坏,恶毒造谣、攻击、诬蔑《特权论》作者,是与民主运动“毫无关系”的愚昧者、品德极端败坏的坏蛋云云!邪恶毒辣至极!

更尤其可恶的是:没有实际参与过民主墙运动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竟然成了中国民主墙运动的“资格最老”的“超级教父”!长期极端无耻地自吹自擂,放肆欺骗世人,为完成其战略特务任务,不仅把王炳章、刘晓波等等几乎所有民运中坚和骨干,统统诬蔑成“特务”、“线人”……搅得人仰马翻。而且,先是极力讨好逢迎,後是赤膊上阵,大耍流氓无赖手段,胡搅蛮缠,特意将邓小平钦定的【全国非法组织非法刊物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反反复复造谣、中伤、诬蔑成什么“特务”、“线人”、“特嫌”、“诈骗犯”、“大骗子”、“神棍”、“小学文化”、“半文盲”、“精神病患者”……“与民主运动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云云。力图通过法西斯“谣言重复多遍就成为真理”的邪恶卑鄙做法,彻底搞臭《特权论》及其作者!真是颠倒黑白到了何等严重、何等邪恶的地步!一帮无神论者、中共追随者、五毛小粉红,分不清好歹,乐见邪恶者气焰嚣张胡作非为!

呜呼!这是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悲哀!中国的悲哀!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