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2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美最高法院推翻保护堕胎权判例,拜登称这是悲哀一天,共和党领袖欢呼历史性胜利

滚动 国际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堕胎是宪法权利的裁决,将是否允许堕胎交由各州自行决定。过去50多年来,堕胎在全美范围都是合法的。

抗议者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外,抗议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2022年6月24日)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堕胎为宪法所保护的权利的裁决,将是否允许堕胎的问题交由各州自行决定。过去50多年来,堕胎在全美范围都是合法的。 “宪法没有提到堕胎,任何宪法条款都没有暗含对这种权利的保护,“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在和其他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在多数意见中写道。“现在是遵从宪法,将堕胎问题交还给民选代表的时候了。“ 在星期五裁决出来的不到两个月前,阿利托的裁决草案曾被泄露给媒体,随即引发了支持堕胎权利的活动人士在全国范围内的抗议。 最高法院推翻了该院之前于1973年“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以及另一个“计划生育组织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的裁决。虽然这项最新裁决并没有禁止堕胎,但是其法律影响几乎会立即波及全美国。 支持选择权、也就是堕胎权利的研究组织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预计,26个州将会在“罗诉韦德案”裁决被推翻后禁止堕胎,其中大多数州在美国南方和中西部。这可能会迫使数百万想要寻求堕胎的女性前往堕胎权受到保护的州。 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 (Stephen Breyer)、索尼娅·索托马约尔 (Sonia Sotomayor)和艾蕾娜·卡根 (Elena Kagan)发表了犀利的反对意见。他们在反对意见中写道:“今天裁决的一个结果是肯定的:束缚女性的权利以及她们作为自由平等公民的地位。” 在白宫,拜登总统对这项裁决予以谴责,但是恳请抗议者保持和平。

拜登说:“非常明确的是,我们国家女性的健康和生命现在处在风险之中。这对国家来说是令人悲哀的一天。” 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 (Merrick Garland)在一项声明中说,司法部“强烈反对最高法院的裁决”,并且”将不遗余力地保护和推进生育自由。“ 最高法院的裁决涉及一个受到密切关注的案件。这个案件有关密西西比州的一项法律,该法律禁止怀孕15周后的几乎所有堕胎,比“罗诉韦德案”中确立的可以干预堕胎的截止阶段要早好几周。 密西西比州唯一的堕胎诊所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在联邦法院对2018年出台的这项州法提出挑战,称该法律违反近50年的最高法院判决先例。 在两个下级法院做出支持诊所的判决后,密西西比州在其他25个共和党控制的州的支持下,上诉美国最高法院,要求大法官推翻“罗诉韦德案”和“计划生育组织诉凯西案”。他们在上诉诉状中称,宪法中只字未提“支持堕胎权”。 最高法院中的六名大法官对此表示同意,他们都是由共和党总统任命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赞成维持密西西比州的法律,但表示他不会更进一步终止宪法所保护的堕胎权。 在美国,很少有问题像堕胎那样造成撕裂。 过去50年来,美国保守派人士以保护未出生生命为理由, 一直反对“罗诉韦德案”允许堕胎的裁决。但他们之前在最高法院缺少足够的票数来推翻这个裁决。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他任命了三名反对堕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情况随后发生了变化。保守派在最高法院获得了6比3的绝对多数,保守派大法官推翻堕胎裁决的可能性随之增加。

特朗普对星期五的裁决表示兴奋。他在一个声明中说:“今天的裁决是对一代人生命的最大胜利。这个裁决与其他最近宣布的决定得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我兑现了所有承诺,包括提名三名深受人们敬重和坚定的宪法派人士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并让他们的提名得到确认。” 一般而言,最高法院遵循其判决先例中确立的原则。持反对意见的大法官写道,最高法院的裁决违反了这项一贯的法律准则。 但是阿利托表示,存在先例被推翻以及可以被推翻的情况。他指出,比如在1954年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中,最高法院宣布1896年做出的让美国种族隔离合法化的裁决无效。 阿利托写道,最高法院的裁决仅限于堕胎,不会影响其他权利。但是批评这项裁决的自由派批评者担心,裁决将打开推翻最高法院承认的其他权利的大门。 偏左的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高级研究员、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卡罗琳·弗雷德里克森(Caroline Fredrickson)说:“如果你废除一项法律,是建立在对支撑它的法理论据的根本分歧之上的,那么同样的理由也会让其他裁决被推翻。”

由于裁决草案之前已被泄露出来,星期五的裁决并不令人吃惊,但是还是在华盛顿和全美各地涌现了巨大反响。 著名的反堕胎组织全国生命权(National Right to Life)的主席卡罗尔·托拜厄斯 (Carol Tobias)在一个声明中说:“这对未出生的胎儿和他们的母亲来说是伟大的一天。最高法院正确地做出裁决,认为宪法没有赋予堕胎的权利,因此允许人民通过他们选出的代表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中发出声音。”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称赞这项裁决是“勇敢和正确的”,“是对宪法和我们社会中最弱势者的历史性的胜利。”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民主党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日子之一。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妇女的权利被五名非民选的大法官剥夺了。” 主要的堕胎权利组织全国堕胎权利联盟-美国支持选择(NARAL Pro-Choice America的主席米妮·提马拉于(Mini Timmaraju)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裁决是最坏的情况,但这并不是这场斗争的结束。十个美国人里面有八人支持合法堕胎的权利,他们不会罢休。11月将进行选举,极端主义的政客们将会得到教训:当你们支持我们的权利时,我们支持你们的席位。”

有关这项裁决的新闻也成为全球的头版头条。梵蒂冈的宗座生命学院(Academy for Life)赞扬最高法院的裁决让世界思考生命议题,但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Michelle Bachelet)则称裁决是“对女性人权和性别平等的巨大打击。” 巴切莱特在一个声明中说:“50多个之前曾有限制性的法律的国家在过去25年间放松了他们的堕胎法律。今天的裁决让美国遗憾地离开了这个进步趋势。”

全美各州预计到会有这个裁决,都在修改他们的堕胎规定,意识形态倾向不同的州议会,做出修改不同。 在保守州,立法者除了通过旨在在“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生效的所谓“触发法”外,还采取行动收紧了对堕胎的限制。俄克拉荷马州今年3月颁布的一项法律禁止在怀孕期间的任何时候堕胎。 一些偏向自由派的州则通过立法扩大堕胎服务的可及性。一些州正在考虑允许护士进行堕胎手术的法律。 在最高法院做出这项裁决之际,公众对堕胎的接受程度却是越来越高。 在今年5月份裁决草案泄露后盖洛普(Gallup)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5%的美国人自认为是支持堕胎的“支持选择权”派,这是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 不过,在“罗诉韦德案”的裁决被推翻后,堕胎仍将会是政治上导致撕裂的议题。堕胎权利组织正准备在州法院挑战新的州禁令和限制,这将引发旷日持久的法律战。 古特马赫研究所的州政策分析人士伊丽莎白·纳什(Elizabeth Nash)说:“部分问题是,你要提起这些案件,必须要在州宪法中找到一些保护。”

纳什指出,让挑战州堕胎禁令的努力变得复杂的是,阿拉巴马、路易斯安那、田纳西和西弗吉尼亚这四个州已经通过了州宪法的修正案,规定州宪法不承认堕胎权。在堪萨斯和肯塔基这两个州,选民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就这个问题进行投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如果今天我不能趁着放风窗口来表态,美国最高法院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啊? 接着取消离婚权?(《安娜卡列宁尼娜》争夺的就是妇女离婚权,不过,《安娜卡列宁尼娜》的故事背景可是在中世纪啊)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踏歌  June 24,2022

李将乘白舟
欲行桃花潭
汪水深千尺
不及伦送情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如果今天我不能趁着放风窗口来表态,美国最高法院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啊?  禁止堕胎令对妇女的伤害性极大,对妇女人身自由的侮辱性更大 但却不宜无限上纲上线 看来美国向右转,已经变成了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如果我为这个《禁止堕胎令》、为宪法修正案第二条《枪支自由》表态,美国极右派必然陷入更加疯狂状态 —— 真应了斯大林说过的那句话: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任何反动阶级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事情;我们越前进,敌人的反抗就越猛烈,就必然引起阶级斗争的激化!(可我并不觉得“苦难的中国”在美国取得了前进啊)

苦难的中国
1 月 前

博讯与国内、与美国看来生活在三个不同的平行时空 ——美国有20多个州将禁止或严格限制妇女堕胎行为!上演真实的《使女的故事》!(不可思议,2022年倒退回了中世纪!)吉多·雷切斯塔德尔爬上华盛顿特区大桥顶部举起旗帜抗议 全美几百万妇女正在游行示威
乌克兰怎么办?700万难民流向国境以西,200万人流向国境以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