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湖北襄大董事长张德武被抓 女儿请求政府接管

滚动 不平则鸣

继河北大午集团高管被捕之后,近日再次传出湖北襄大农牧集团董事长张德武入狱、女儿被迫要求上缴企业的消息。然而,本案疑点重重,张德武十七年前旧案被翻出重审,襄大集团也于7日控诉当地政府互相勾连,未审先定。

继河北大午集团高管被捕之后,近日再次传出湖北襄大农牧集团董事长张德武入狱、女儿被迫要求上缴企业的消息。然而,本案疑点重重,张德武十七年前旧案被翻出重审,襄大集团也于7日控诉当地政府互相勾连,未审先定。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的报道:

6月1日,襄大集团发微博抗议竹溪县公安局非法冻结其1.54亿生产经营资金,已使企业无法周转,公司总经理张国祥当日已被拘留。

6月2日,张德武的女儿张建航致信湖北省应勇书记、王忠林省长等人表示,其父张德武已被刑事侦查19个月,办案人员违法暴力强迫取证、威胁员工、违法扣押1.54亿生产自救资金及证据笔录造假。

“但中国民营企业家实在太苦太难了,坚持不下去了。请求将襄大(集团)资产全部无偿捐给政府,恳请我们政府立即派出工作组全面接管襄大集团……”

张建航写道,现在公司里人人自危、不敢做事,她本人也被竹溪县公安扣上挪用资金的帽子,并警告她只要插手企业就会被安上罪名抓捕。

因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姓名的湖北企业家肖先生告诉本台,“她不捐出去,她可能被当作黑社会成员抓(起来),财产照样没收。第一,扫黑就是为了(习近平)连任,造成恐怖。第二,抢劫私有资产,用于维稳。第三,借用扫黑的政治运动清除对立面。就像土改、斗地主先编故事,黄世仁啊、周扒皮啊,迎合穷人的仇富心态,明目张胆地抢劫。”

17年前旧案重提

据悉,襄大集团在当地政府动员下,斥资七亿、承债式收购一个濒临破产的国企改制原化工厂。为化解债务,该公司的基本账户2016年被法院冻结,无法按时支付养老金等职工福利,部分职工就此上访,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成为2019年张德武涉黑案的导火索。

除张德武之外的14名被告人,去年12月被起诉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强迫交易、聚众冲击国家机关、寻衅滋事等。格外引发争议的是,襄阳市检察院针对他在17年前被控妨害公务、非法拘禁等罪一案,提起公诉,而这个案子2003年已经判他无罪。今年3月30日案件在十堰市张湾区法院开庭,未当庭宣判。

张建航特别控诉竹溪县专案组欺上瞒下,为了包装案情,将多年前已审结的事件提起再审。

据大陆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对17年前已纠错的旧案提起抗诉,在司法领域十分罕见。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对此表示,“从学术上来讲,不赞成为了给被告人定罪而再提起一个再审,尤其是已经经过一次再审了。如果这个人罪大恶极,比如杀人,过了这么久再提起再审,才好理解。”

“目前的罪名是不成立的:17年前的案子过了追诉期;2016年的上访也不是大事情。他跟孙大午很像,不买官员的帐,跟农户打交道,是实实在在干事儿的人。”旅美政治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表示,张德武为人耿直,《法制与社会》报道他曾当面指责某领导会成为宜城人民的罪人,2001年他就从政协常委沦落为黑恶势力。

“这次他到底得罪了谁?要以黑社会的名义办他。全国农业百强那个级别,在政商界有很多资源,不会是地方的县办他的案子。而且这是异地关押和审理,实际上是从上到下贯穿下来的案件。”

襄大集团于2001年创立,资产达七十六亿,员工六千多人,关联养殖农户一万多家。案发前公司生猪养殖量居湖北第一、全国第八,连续多年入选全国民企500强、录入宜城市政府工作报告。

三长会签,未审先定?

6月7日,“襄大集团案”发微博称,“【三长会签、未审先定】十堰市竹溪县专案组分三步走:1.预先定好罪名;2.全社会征集线索;3.动用一切手段治罪。”

关注中国刑事案件的公众号“刑辩社”发文解释称,早在2018年10月24日,湖北省公安厅扫黑办向十堰市公安局扫黑办下发“关于交办襄阳市张德武等人涉嫌违法犯罪线索的通知”,要求“立即向市局主要领导报告,迅速成立专班开展核查工作,按照规定形成书面工作情况报告后落实‘三长会签’要求,并于某月某日前上报省厅。”

该文指出,“三长会签”一般是指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在某个文件会同签字,形成共同意志。十堰市的“三长”签字后,为襄大集团案件设计好了一份“施工图纸”——办成黑社会,接下来就是照图“施工”,进行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包括二审):

“笔者还注意到了通知里面的‘按照规定……落实三长会签要求’,原来是有规定的呢,什么规定呢?这大概属于国家秘密了。只是不知道这个规定,和《刑事诉讼法》是个什么关系?”

秦鹏:“三长会签背后的黑手,理论上是(湖北)政法委书记,要么是直接被得罪了,要么是上面的领导放话,下面要弄这个人。”

本台致电竹溪公安局扫黑除恶专案组办案警官查询情况,对方表示“无可奉告”。

湖北企业家肖先生表示,中共以三长会签的模式陷害民营企业家是稀松平常,特别是有历史遗留问题的人,办案人员甚至在法院的专业指导下“调查”、“搜刮”涉黑证据。

“检察院和法院提前介入,是这次扫黑的特征之一。先定罪、戴帽子,再搞证据、编罪行。我可以肯定地说,从18年扫黑除恶到现在,没有一个黑社会(的指控)是真实的,都是莫须有。没有律师能参与辩护。中国最大的黑社会就是共产党。”

5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对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斗争作出安排部署,湖北省表示将重拳惩治黑恶势力,严厉打击针对企业、企业家实施的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

面对扫黑除恶的洪流,太多企业主家破人亡、无法用法律自保。除了襄大集团案,近日有贵阳陈建麟、深圳张伟、海南黄鸿发等人相继落难。大陆前媒体人、刑事律师石扉客为其发文呼吁不搞株连,不搞扩大,不搞拔高,冤枉戴上的“黑恶帽子”比当年的右派帽子还要可怕。

记者:薛小山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