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1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日本和德国加强军力,有人欢乐有人愁

滚动 国际

6月11日,德国联邦参议院(议会上院)正式批准了1000亿欧元的特别国防基金法案,用于提升国家防御能力。一天前,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重申日本将在未来五年大幅增加国防开支。
鉴于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的历史,两国的军力建设引发国际关注,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他们用“重新军事化”或是“重新武装”这样的词汇试图唤醒世界对这两个国家的军国主义过去的记忆。不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印太协调员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星期四(6月16日)说, 德国和日本都是“负责任”的现代民主国家,“遥远的过去不会激活现代的担心”。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

6月11日,德国联邦参议院(议会上院)正式批准了1000亿欧元的特别国防基金法案,用于帮助更新和补充冷战结束后多年遭忽视的德国军队的装备,从而提升国家防御能力。一天前,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新加坡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重申日本将在未来五年大幅增加国防开支。

鉴于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的历史,两国的军力建设引发国际关注,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他们用“重新军事化”或是“重新武装”这样的词汇试图唤醒世界对这两个国家的军国主义过去的记忆。不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印太协调员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星期四(6月16日)说, 德国和日本都是“负责任”的现代民主国家,“遥远的过去不会激活现代的担心”。

不过,也有人担心,德国和日本军力的增加最终会带来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创建的战后秩序。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德国作出迅速的改变

在德国联邦参议院6月11日批准之前, 6月3日,德国联邦议院(议会下院)以567票赞成,96票反对,20票弃权通过了这项关于特别国防基金的宪法修正案。这项国防基金将主要用于购买大型军备。其中大约410亿欧元将用于为联邦国防军空军采购飞机。目前联邦政府已经决定采购美国F-35隐形喷气战机,以替换现有的战机;200亿欧元用于添置数字无线电设备以及将联邦国防军卫星送上太空以实现军队通信能力现代化、保障网络安全。此外,190亿欧元和160亿欧元分别用于海军和陆军装备的采购等。

面对德国的军费增加,美国印太协调员坎贝尔说:“我刚从德国回来。 德国新政府以负责任的方式应对乌克兰悲剧,他们的深入对话、与跨大西洋伙伴根本接触、与美国的密切伙伴关系,以及在增加国防开支上展示的透明和负责任,无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的,这一切来得很快,但事实是欧洲的现实需要像德国这样强大的民主国家做更多事情,这一点是明确的。所以,我认为这是完全合适的。我认为德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我认为遥远时期的记忆不会激发欧洲的现代关注。日本也是这样的。”

资料照:美国印太政策协调员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他是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举办的年度安全年会上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出的如何看待德国和日本的军费增加时,作出上述表述的。

有了这项特别国防基金,德国将从由全球军费支出排名第7的国家,成为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第三大军费开支大国。这项额外投资还将确保德国迅速弥补此前的不足,达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2%的国防开支目标,即将GDP的至少2%用于国防。用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的话说,该基金令德国军备开支出现“量子级飞跃”。

自二战结束以来,德国,特别是西德,对发展军事力量一直较为克制。1990年冷战结束、东西德合并后,德国更是将国防军人数从50万人削减到了20万人。2010年以后,德国继续缩减军费开支,取消义务兵役制,目前德国军队人数只有18.37万人,装备也不齐整。德国军方去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军队“几乎在所有领域都缺少装备。”尽管2014年德国向北约承诺将提升军费至国内生产总值2%,但一直未落实,还遭到了北约盟友的抱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曾批评德国没有为北约的集体防御开支承担公平份额。

但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改变了一切,2月27日,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的四天后,朔尔茨宣布,这是德国外交政策的“转折点”。德国不仅同意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并提出了这项1000亿欧元规模的专项基金计划。朔尔茨相信,“德国很快将在北约框架内拥有欧洲最大规模的常规军队”。他说,此举不仅会大大加强德国的安全,也会显著加强盟友的安全。

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德国已经积极行动起来。德国军工企业,包括空中客车集团、莱茵金属集团、蒂森克虏伯船舶已开始多班倒生产。德国和法国还着手研发新一代装备,比如隐形战机。

在4万人的北约快速反应部队中,德国打算派出1.37万军人。另外,德国还准备在2025年为欧盟提供一支快速的军事反应部队。德国目前还向罗马尼亚派出了战机,向立陶宛调派了350名士兵和100辆军用车辆。未来,德军还可能出现在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德国总理朔尔茨6月7日表示,德国将加大军事投入以加强对北约东翼的保护。

除了美国之外,德国的改变得到其他北约盟友的欢迎,特别是中欧和东欧国家的欢迎。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罗莎·卢森堡基金会布鲁塞尔办公室和平、欧洲军事化及安全项目的负责人阿克塞尔·罗伯特(Axel Ruppert)告诉美国之音: “中欧和东欧成员国长期以来一直担心俄罗斯的侵略,并要求德国加大努力,使其军事实力配得上其经济领导地位。对于其中一些国家而言,德国向更强大的军事力量迈进也意味着为共同防御和抵御俄罗斯侵略提供了更有力的保证。”

其实,不仅德国,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久后,比利时、罗马尼亚、意大利、波兰、挪威和瑞典等国都承诺将增加国防开支。

担心“今日乌克兰可能是明日东亚”,日本也着手加强国防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也令远在东亚的日本作出了改变,日本担心“今日乌克兰可能是明日东亚”。 6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晚宴上表达了这样的担忧。他表示,台湾问题可能会对东亚地区的和平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他明确表示,日本计划采购反打击武器装备以防御潜在的袭击。

也是在这个对话会上,岸田文雄重申,日本政府将在今年年底制定新的国家安保战略,并在未来5年内从根本上加强日本的防卫能力。为确保实现这一目标,日本将大幅增加国防预算。在此过程中,日本不会排除任何选项,包括拥有“反击能力”。5月23日,岸田文雄在与美国总统拜登会晤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已经表示,日本当局决定“大幅加强”本国的军事能力并大幅增加国防预算。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2022年6月10日)

美国印太协调员坎贝尔对日本的改变“深表感激和钦佩”。他说:“日本一直以来坚定地致力于亚洲的和平与稳定。谨慎地参与国防和安全事业并负责任地参与印度太平洋事务。美国完全相信日本会做出正确决定,全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日本不仅在加强国防,而是在每一件事情上,日本都在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气候外交、在东南亚等。当美国希望与印太地区志同道合的国家开展更多合作时,日本已经准备好。”

美国传统基金会东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纳 (Bruce Klingner)告诉美国之音,日本早就应该持续提升自卫队的能力了,美国一直以来也在敦促日本为了自身和区域安全这么做。他说,在台湾海峡以及朝鲜核问题上,美国都需要日本的支持。

他说:“最近日本官员在可能介入台湾突发事件上做出了强烈的声明,日本也是朝鲜半岛防御的关键组成部分。因此,日本不断提高其能力,是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求的。韩国也应该更感到放心。如果不能进入日本基地,或者日本能提供保护海上通道畅通以及在反潜战时航道畅通的能力,美国就不能捍卫朝鲜半岛。”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日本担心中国可能对台湾采取同样的行动,日本国内要求日本将国防预算比重提高到占GDP的2%的呼声也一直不断。2005年,日本和中国的国防预算几乎相同。现在,中国的国防预算是日本的五倍,预计到 2030 年将是日本的九倍。 相比之下,在柏林宣布其 “外交转折点”之前,俄罗斯的国防预算比德国高出 18%。

在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执政党自民党内,要求修改已有75年历史的本国“和平主义”宪法的呼声也高涨。根据 “和平主义 “宪法第9条,日本在任何情况下都“放弃将战争作为国家权利、将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德国在乌克兰战争后提出增加国防预算的做法也加速了日本的计划。6月7日,日本内阁批准了经济财政管理改革方案,方案承诺将在未来五年内大幅提高国防预算。虽然没有列出具体金额,但该方案目标将日本的国防预算提高到占GDP的2%,也正是北约成员国的标准线。

岸田文雄在演讲中暗指中国破坏规则,以武力或以实力改变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现状。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也指出,“中国改变规则的时候,日本站在最前沿”。岸信夫在香格里拉的演讲中将中国、俄罗斯、朝鲜列为“无视规则的主体”,并称全球正处于“维护国际秩序的历史性十字路口”。

除了要加强自身的防御能力之外, 岸田文雄政府还加强了日本与美国、与美日印澳大“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中其他成员国,以及与北约的联系。岸田文雄计划6月29日至30日出席在西班牙举行的北约首脑会议。

中俄反对,大力渲染日、德二战历史

在美国以及其他民主国家为德国和日本的改变表示欢迎的时候, 俄罗斯和中国发出了强烈的谴责声。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 (Maria Zakharova)6月3日说:“我们认为这再次证实柏林正在走向新的重新军事化道路。”“我们非常清楚这将如何结束。”西方媒体批评,俄罗斯的用词是要故意唤醒外界对纳粹德国1930年代使得世界陷入大战的重新武装计划的记忆。

对德国的强军计划,中国的批评不是那么强烈,主要是附和和转载俄罗斯媒体的声音。但是,对日本的强军计划,中国的表现很不一样。中国媒体频频借专家之口说,日本增强军力将释放危险信号。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在岸田文雄演讲前发表的一篇报道说,岸田文雄欲借乌克兰战争以及中国海洋活动重新谋求军事崛起,并试图与北约联手,“将给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亚太地区带来潜在危险”。

中国也不失时机地提到日本在二战中的历史。 《新京报》6月9日的一篇文章说:“没有人能笃定,一个重新武装起来、不断挑战二战史观的日本,未来会不会再犯战略错误挑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也没有人能笃定,德国扩军不会唤醒人们对二战的惨痛记忆。”

在德国和日本国内,也有反对的声音。德国左翼党、选择党等在野党对联合政府为增加军事预算而不惜修宪的决定就表示强烈反对。在特别国防基金法案上,左翼党就投了反对票。 隶属左翼党的德国罗莎·卢森堡基金会的罗伯特这样告诉美国之音: “德国现在正在放弃涉及军事和军备时的谨慎立场,姑且不说这是否正确。这种谨慎不仅植根于德国公民对德国历史的担忧。现在,相当一部分人强烈反对德国的大规模军力建设。”

在日本,也有相当的民众不赞成修宪。日本共同社5月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目前有50%的人赞成修改《和平宪法》第9条,48%的人反对。以右翼保守派前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修订和平宪法的支持者认为,现有宪法与独立国家身份并不相符。理由是《和平宪法》是由当时的占领国美国强加给日本的。他们要求, “自卫队”应名正言顺称为国家军队。

在被问到该不该担心日本和德国的二战历史时,美国传统基金会东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克林纳说,不能让上个世纪的历史阻碍对现在的安全担忧采取行动。他以韩国为例解释说:“韩国一直专注与上个世纪的威胁,使得其国家安全不能免受今天朝鲜导弹的威胁。朝鲜导弹不受上个世纪历史的影响。所以韩国像新总统尹锡悦( Yoon Suk-yeol)所承诺的那样,采取措施改善与日本的关系。”

韩国已经在采取措施。 美日韩三国防长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会议期间会晤,承诺加强三边军事合作,以恢复在首尔和东京双边关系恶化之前一直在进行的三边军事演习。韩国外交部长朴振(Park Jin)几天前就《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表示:“希望与韩日关系得到改善一道,尽快恢复正常。”

克林纳认为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因为对美、日、韩三国来说,当前的安全威胁是朝鲜和中国。

未来的影响,美利坚治世会终结?

虽然德国和日本加强军力的计划还不能马上兑现为军力,但是,两国的行动最终将对欧洲和亚洲安全秩序产生重大影响,最终可能也会影响二战以来的世界秩序的终结,即美利坚治世( pax Americana) ”的终结。“美利坚治世”是指在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延续至今的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的相对和平,以及由此美国享有全球力量优势的时期。这个“美利坚治世”的秩序里,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日本和德国被人为地削弱了力量。

欧洲外交关系协会创始人和会长、欧洲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分析家之一马克·伦纳德(Mark Leonard)6月13日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题为“美利坚治世的真正终结”的文章中说: “在短期内,这些转变(德国和日本增加军费开支)可能会促成西方的整合甚至复兴。乌克兰战争增加了德国和日本对美国的依赖,并促成冷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合作水平。但是,如果德国继续走新的道路,而日本走上类似的道路,那么相反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因为这两个国家对美国的依赖度降低,与邻国的联系更加紧密。”

他说,“美利坚治世”将让位于更合作的区域安全秩序。他说,届时美国将“不得不重塑其联盟,将盟友视为真正的利益相关者,而不是幼稚的初级伙伴”。他说,这样的转变在短期内,在过渡期可能会让华盛顿“痛苦和困难”,但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对全球秩序乃至美国本身都是有益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前
送李白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
是牛
快问
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提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

岑夫子
丹丘生
五花马
千金裘

猩猩知往不知来
猪国无人全是猪
胸前黑毛大如席
李白能死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