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河南维权业主“被红码” “健康码”或成当局维稳工具

滚动 焦点 中国大陆

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政府要求民众的“健康码”须呈现“绿码”后才能出行。日前,多家媒体曝出河南郑州的多名维权业主的“健康码”毫无预警“变红码”,有业主在转绿码前后被要求写保证书,保证不再去有关部门投诉。有分析指,“健康码”已沦为政府的控制工具,让中国能利用疫情实现技术威权主义。

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政府要求民众的“健康码”须呈现“绿码”后才能出行。日前,多家媒体曝出河南郑州的多名维权业主的“健康码”毫无预警“变红码”,有业主在转绿码前后被要求写保证书,保证不再去有关部门投诉。有分析指,“健康码”已沦为政府的控制工具,让中国能利用疫情实现技术威权主义。

据陆媒16日报道,苏小姐是郑州一楼盘“融创中原大观”的业主,自去年年底,该楼盘出现停工现象,目前停工已有8个月之久。据苏小姐回忆,她的“健康码”一直是绿色,6月9日,她和部分业主去郑州市相关部门投诉维权,之后回到家里发现自己的健康码“被变色”。

“自己发现‘被红码’之后打过郑州12345热线询问原因,但工作人员当时给出的答复是,他们也不清楚具体是哪个部门给赋的红码,要等相关部门落实核查之后才知道原因”,她说,“后来工作人员又告诉她,可以向社区申请,会有专人处理为其转为绿码”。

苏小姐称,她在转绿码的过程中属于比较幸运的,她是在转绿之后被社区要求写一份保证书,内容包括保证不去高风险地区、不再去有关部门等。而和她有相同遭遇的部分业主则在提出申请改“绿码”时,被社区要求本人先签署上述类似内容的保证书,写完保证书之后才能改回绿码。

这不是首次民众维权“被红码”。近日河南多家银行为了阻止民众到当地维权抗议、讨回存款,直接将储户的健康码强行转红。

当时,《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发文称,各地的“健康码”应只应用于纯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地方政府用于与防疫无关的其它社会治理目标”。

外界也担忧“健康码”沦为中国政府控制民众的工具,让其能利用疫情实现技术威权主义。美国人权基金会首席战略官阿雷克斯·格拉德斯坦14日在推特上写道,“很明显这是一个用健康码打压异见人士的分水岭时刻”。

在中国,许多知名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以及他们的家属,都有“被红码”限制出行的经历。公民记者张展的母亲曾要前往上海探望张展,在登机前一刻发现自己“健康码”突然转红。另一位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及其丈夫包龙军,也曾因填报“健康码”在返回北京的途中受阻,王宇对此表示,“健康码是为了操控人、维稳的工具”。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