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6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品行不端岂能可爱?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要求中国官员“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有人认为,习近平此番是要对此前的“战狼外交”作出调整,以扭转由此而来的负面形象。美国之音采访的几位中国问题专家指出,中国是否“可信、可爱、可敬”,与外交风格关系不大,更重要的是取决于中国的行为,也就是中国外交的实质。 他们说,如果实质不改,无论风格怎么变,西方也不太可能“爱上”中国。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要求中国官员“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有人认为,习近平此番是要对此前的“战狼外交”作出调整,以扭转由此而来的负面形象。美国之音采访的几位中国问题专家指出,中国是否“可信、可爱、可敬”,与外交风格关系不大,更重要的是取决于中国的行为,也就是中国外交的实质。 他们说,如果实质不改,无论风格怎么变,西方也不太可能“爱上”中国。

问: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前不久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集体学习中要求中国官员“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中国目前在西方国家的形象越来越负面,是西方不够了解中国吗? 他还要求中国官员“既开放自信,也谦逊谦和,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这意味着中国会改变此前的“战狼”外交和其他的咄咄逼人的做法?

澳大利亚堪培拉查尔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一书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中央政治局学习会发言的一个问题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世界的看法。所以,共产党必须改变世界其他地方对中国的看法,而不是改变自己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做法,所以,习近平强调要为中国共产党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在中国共产党的想法中,既然中国是完美的,那么,有问题是外国人的看法和外国人的理解,所以他们必须通过更大的话语权和海外宣传来教育我们。 在我看来,这是对现实局势的深刻误解和误读。……他认为教育我们,我们就会回转过来,这是妄想。”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班志远(David Bandurski)在“劝说的力量”一文中分析说:“集体学习的内容就有很多让我们停下来思考的地方:他将目前的挑战描述为‘舆论斗争’,这是毛泽东时代的术语;他持续不断地强调必须要教育外国人看到中共的好处;他谈到动员、加大财政投入和培训,更重要的是,他强调,地方领导人要把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纳入意识形态工作中,这些都很难让人相信中共在(宣传)语调上会有大的改变。 在扩大‘国际舆论朋友圈’的下一句,他又强调‘舆论斗争’。在这样的斗争中,势必有顺从的媒体和为其辩护的人,这是他们的朋友,也有坚持批评的记者、学者和政治家,这是他们的敌人,这些人正是他们这些外宣行动旨在要消弭的。”

班志远还说,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学习会邀请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为其提出工作建议就可以看出,中共不会改变自己的行径。“张维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即所谓中国模式的坚定的捍卫者。他认为这比其他任何模式都要好。2011年,在与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进行辩论时,张维为盛赞中国体制,认为西方民主体系在人类历史中‘可能只是短暂的存在’”。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戴维·蓝普顿(David Lampton):

知华派专家蓝普顿教授(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我希望他们能改变,我也愿意以开放的胸襟来看他们未来的行动,但是,他们的对外行动没有改变。 如果你看看马上到来的共产党的20大,习近平必须要让中国看上去强硬……

……首先,我们看看中国与那些‘中等强国’的关系,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等,中国对这其中相当数量的国家都比较强硬,而这些国家恰好又是美国的盟友或与美国关系密切的国家。你从最近中欧关于投资合作安排的协议中也可以看出,这个协议被推迟了,一些中等强国也支持对将技术转移到中国实施更加严格的限制。我不认为中国正在改变其对这些‘中等强国’的行为。只要中国被认为对美国盟友和朋友强硬,美国就很难对中国非常包容。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另一个重大问题是中国对待香港和新疆的问题,我不认为习近平会因为外国人不高兴而改变他治理中国的方法。”

问:在学习会上,习近平说,“要加强对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阐释,帮助国外民众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真正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而奋斗,了解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 中国共产党认为自己的威权体制要比西方民主体制优越,你觉得西方民众会接受中国的说法吗?

问:在学习会上,习近平说,“要加强对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阐释,帮助国外民众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真正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而奋斗,了解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 中国共产党认为自己的威权体制要比西方民主体制优越,你觉得西方民众会接受中国的说法吗?

汉密尔顿:“你知道在西方,自由的理念,日常的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行动自由,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我的意思是深入人心的,是生活在民主社会中的人的本质。当他们看到从中国传来的消息,对新疆的镇压,尤其在香港的暴行,不断威胁用暴力占领台湾等等,人们就会说,‘好吧,你知道这不是我喜欢的制度’。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中国无缘无故地被捕或监禁,被长期监禁。在西方,即使是中国的支持者也很难为北京的行为辩护。北京永远不可能让大多数人,绝大多数西方人接受中国制度优越的说法。他们赢得这场战斗的唯一方法是通过惩罚、镇压和惩治那些敢于直言的人。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S)的亚洲项目负责人葛莱仪(Bonnie Glaser)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亚洲项目负责人葛莱仪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中国体制的某些方面确实是西方国家的人不可能接受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谴责的。中国对待少数民族的方式,对待那些批评习近平政策的人的方式。希望帮助他人的律师们仅仅因为说出心中的想法而被投入监狱。毫无疑问,西方人会强烈反对这种做法。我们永远不会认为中国制度的这一方面是可爱的。西方人不喜欢中国政治制度的其他方面还有很多,包括对国企的补贴,包括中国女性的待遇,一胎化政策,强制堕胎,诸如此类的事情。 ……中国政策的某些方面,他们执行国内政策方式,是的,西方总是不能接受的,不会觉得可爱。

我认为,美中现在处于意识形态之争的初级阶段,很多年来,大家都在关注经济和军事竞争,但是意识形态的竞争越来越强烈。有关哪种政治制度更好竞争也越来越强烈。中国对自己的民众、对西方国家也说自己的制度好,这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反应,特别是美国总统拜登。”

问: 如果您是习近平的外交政策顾问,如果中国真的希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应该怎么做?

汉密尔顿:“北京如果想塑造一个‘可信、可爱、可敬中国形象’,那么,它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方式,这是通过公关和营销活动无法实现的。现在的问题不是讯息兜售的方式,而是从中国,从北京传出的基本讯息。这是一种不容忍、威胁和侵略的讯息。这样的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没有什么可爱的。这也是

西方民众和精英在过去三四年不再支持中国的原因。”

葛莱仪: “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中国的外交风格,而是中国外交实质。即使中国外交官的语气更加温和,如果政策本身不改变,这也不会有多重要。战狼外交只是一种风格,在使用的语言上更加自信或咄咄逼人。是的,如果他们决定放弃那种风格,而采用更友好的语言,我们应该欢迎,但我认为我们不能说这会解决存在的问题,如果他们不开始解决中国外交的(实质)问题。

这些例子包括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胁迫,在南中国海地区用海警或是海上民兵船只恐吓和霸凌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等国, 对台湾进行军事威吓等。这些例子在我看来都是需要改变的中国的行动、中国的外交政策。 如果中国的行动不改变,我不认为,我们可以说,因为中国现在语气好了,中国就可爱了。”

蓝普顿:“我想说一个‘更可爱的中国’政策的关键是想办法改进他们处理香港、新疆、西藏的方法,这是一个方面。其次,很明显,保持经济增长,关心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开始转向令人放心的外交政策,而不是威慑和统一的外交政策,转向合作的外交政策……世界是要看行动,而不是言辞上的。”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班志远在给美国之音的邮件上说:“讲好中国故事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这个故事的构思太狭隘,受到太多的限制。一个国家的真正力量来自思想和声音的多样性,但是,这却被浪费在追求形式的一致上。

在我看来,认为一个国家的形象应该是正面的,应该‘可信可爱可敬’,这个观点本身就有问题。并认为这样的形象是可以塑造和维护的更是愚蠢。中国领导人说他们希望有西方享有的话语权,但在西方有哪个国家只是享有正面形象,而不受社会、政治、文化和经济现实影响?这是海市蜃楼。”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