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6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张又普:从青年人Fay谈起

滚动 大众观点 自由投稿

既然新加坡这么坏,既然二人如此仇恨新加坡,为什么要离开美国,到新加坡去讨生活呢?如果一位新加坡人不喜欢新加坡,有情可原,因为出生在新加坡不是自己的选择。但对于移民到新加坡的人就不一样了,到新加坡讨生活是自己的选择,这个行动本身就说明自己喜爱新加坡,然而又要表现出对新加坡的仇恨,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反应出了自己人格的分裂。

Michael Peter Fay,1975年5月30日出生于美国。1993年,Fay随家人来到新加坡。来到新加坡不久,Fay对停在路旁的16辆汽车喷洒油漆涂鸦,并毁坏了部分车窗。新加坡法庭判处他有期徒刑8个月,罚款3,500新元(约合2,214美元),并处以鞭刑12下。他是历史上第一位受到鞭刑的美国公民,引起众人关注。鞭刑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特有的处罚,受到了许多西方国家的反对和责难。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出面,请求免去鞭刑,时任新加坡总统王鼎昌接受了请求,将鞭刑部分减至6下。1994年5月5日,Fay在新加坡皇后拘留中心被执行了6下鞭刑。数月后,Fay的父亲因违章驾驶,遭到新加坡警察的处罚,并与警察发生了激烈口角。不久后,父子二人接受一家电视台采访,两人趁机发表了许多攻击和仇恨新加坡的语言。那时我在加拿大,加拿大电视台新闻节目的主持人评论说:既然新加坡这么坏,既然二人如此仇恨新加坡,为什么要离开美国,到新加坡去讨生活呢?如果一位新加坡人不喜欢新加坡,有情可原,因为出生在新加坡不是自己的选择。但对于移民到新加坡的人就不一样了,到新加坡讨生活是自己的选择,这个行动本身就说明自己喜爱新加坡,然而又要表现出对新加坡的仇恨,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反应出了自己人格的分裂。

自1972年中国逐步开放以来,四十多年期间,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移民美国及海外各国,并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在当地落叶生根,顺应环境,过上了普通的平民生活。近年来,有不少国内友人,反美情绪很重。在我身边的朋友圈里,有一些人,都是普通的美籍华裔,让我用A先生来代表这一类人。A先生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一但回国探亲或办事,就会夹杂在国内友人圈中,发表许多仇恨美国的言论,把美国说成是世界头号恶棍,是一个洪水猛兽。国内不少友人常常引用他的话来为反美情绪助威、造势,这使我不得不出来说几句话了。我想向A先生及其类似的人问一句话:既然美国这么坏,既然阁下如此仇恨美国,为什么要离开中国,到美国去讨生活呢?为什么要加入美国国籍呢?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子女移民美国呢?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子女去美国留学呢?如果一位美国人不喜欢美国,有情可原,因为出生在美国不是自己的选择。但对于去美国移民的人就不一样了,到美国讨生活是自己的选择,这个行动本身就说明自己喜爱美国,然而又要表现出对美国的仇恨,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反应出了自己人格的分裂。

有许多国人从美国回国后就自吹自擂:“毅然决然放弃海外高薪聘请,返回祖国,为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这种大话都是比较愚蠢的谎言,被戳穿后,又有许多不同的变本,例如以上痛骂美国之事。这种人也很可能是聪明人,故意骗人,套国内同胞的近乎,用以追求个人利益。其实一个人心里想些什么事情,他的脚是最清楚的,加拿大人称之为“用脚投票”;马克思称之为“一步实际行动比一打纲领都重要”;中国人称之为“屁股决定立场”。这是自然规律,是生物顺应环境的一种表现形态,是不可抗拒的,如果一个人的言论违反了自然规律,这种人大概是有一些问题的。

(张又普初稿于2017年5月30日)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7 月 前
送李白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
是牛
快问
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提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

岑夫子
丹丘生
五花马
千金裘

猩猩知往不知来
猪国无人全是猪
胸前黑毛大如席
李白能死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