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塞班岛烛光晚会悼六四 八九民运参与者忆当年

滚动 不平则鸣

六四32周年日,香港支联会主办的维园纪念六四烛光晚会遭禁,一批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6月3日在塞班岛美国公园举行了《纪念六四英烈烛光晚会》,期间有八九民运亲历者贾一群回顾当年解放军镇压民众的情况。

流亡塞班岛的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纪念活动。

六四32周年日,香港支联会主办的维园纪念六四烛光晚会遭禁,一批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6月3日在塞班岛美国公园举行了《纪念六四英烈烛光晚会》,期间有八九民运亲历者贾一群回顾当年解放军镇压民众的情况。

6月3日晚间至4日凌晨,现居住在塞班岛的一批中国民运人士,聚集在美国公园举行了《纪念六四英烈烛光晚会》。出席者有二十多人,他们手持白色蜡烛,又在地上摆出“6.4”字样,静坐、默哀,也有人穿着写有“勿忘六四大屠杀”的白色文化衫,手拿写有不自由,毋宁死、缅怀先烈、勿忘六四以及薪火相传的纸牌。晚会在主持人宣布为六四罹难者默哀后,拉开序幕。参与者张浩首先致辞说: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是为了纪念32年前被中共屠杀的前辈英烈,六四运动是在中共极权统治下的一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共为了镇压这场运动,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血腥屠杀事件。”

纪念六四是为了唤醒良知呼唤正义

张浩说,如今32年过去了,中国人民的苦难更加深重,纪念六四是为了缅怀先烈,唤醒良知,呼唤正义。

老牌民运人士贾一群说:

“今夜我们燃起纪念的烛光,缅怀32年前被中共的机枪与坦克残暴屠杀的六四英烈,我们在这里要告慰他们的英灵,他们为追求中国的民主与自由所付出的代价,付出的生命,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6月3日晚,塞班岛的中国人纪念六四英烈。(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贾一群说,今年,香港民众不能在维多利亚花园举行大规模烛光晚会,但是在中国以外的任何有中国人的地方,都会发出怒吼的声音。

曾经亲身参与中国八六、八九两次学生运动的贾一群,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八九年爆发的学生运动与八六年的学运紧密相连:

“八六年的学运是与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方励之,以及王若望、刘宾雁等一代自由知识分子首先倡导和发起有关。当然在八十年代,胡耀邦担任总书记的时代,有一段开明时期,当年各大学都有民主意识的教师。”

参与者在烛光前,为六四遇难者默哀。(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曾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的贾一群说,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以后,他和安徽亳州的另一同道人前往北京。同年4月28日,贾一群到了北京。他说:

“我当时看到北京的情景,感到震撼,当时全民参与,打着旗帜,声援的声援,送饭的送饭,让人感到空前的自由,但戒严之后,大批军车开始向北京开进。我们每天夜里和北京市民去堵军车。当时所有的军车都被北京市民堵住。”

贾一群说,当局第一次戒严令并未收效,但到6月3日晚上,天安门广场和周围的路灯全熄灭,全副武装的军人进入天安门广场进行所谓的清场行动:“他们血腥镇压了爱国学生和北京的市民。”

今年是流亡塞班岛的中国人,第二次举行纪念六四活动。(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参加烛光晚会的商人张先生对本台说,这是他们第二次在塞班岛举行纪念六四活动,参与者大部分来自中国各地,有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也有访民,其中也有参加过香港民主运动的人士:

“塞班岛这边的朋友在这里成立了一个支港联,即支援香港街头运动联合会,每一个星期,他们都会在塞班岛街头,举着声援香港的牌子和标语游行。我要补充一句就是六四纪念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唯有中国大陆不行,因此我们海外中国人更应该去纪念它。”

目前,塞班岛有数千名中国人滞留。

记者:乔龙 责编: 胡力汉 梒青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