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杨恒钧案闭门庭审 澳中关系如履薄冰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法院日前在北京闭门审理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控间谍案。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提出旁听,却遭中国当局拒绝。本案对澳中关系的影响成为专家们的讨论焦点。

一名中国警察在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外查看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 (Graham Fletcher)的身份证件。(2021年5月27日)

中国法院日前在北京闭门审理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控间谍案。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提出旁听,却遭中国当局拒绝。本案对澳中关系的影响成为专家们的讨论焦点。

中方被指违反协议任意抓捕

前中共国安雇员、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中国当局拘押两年多之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5月27日在北京闭门开庭审理了他被指控的间谍案。澳大利亚驻中大使要求进入法庭旁听审理,被中国当局以疫情为由拒绝。

庭审前,澳大利亚外长佩恩(Hon Marise Payne)发布声明,要求中国履行澳中双边领事协议中的义务,让澳大利亚官员参加庭审。声明表示,杨恒均2019年1月被拘捕后的两年之间,澳大利亚政府反复要求中方提出拘捕与指控罪名的证据,但对方始终拒绝提供。

开庭当日,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傅关汉( Graham Fletcher)提出进入法庭旁听被中国当局以疫情为由加以拒绝。他对记者表示:“中国外交部告诉我们,这是一桩国安案件。”中国官方认为,杨恒均一案属于“国家机密”,批评澳大利亚不该干涉中国司法权。

佩恩表示,审讯过程封闭且不透明,已构成对澳大利亚公民的“任意拘留”。无论发生何事,澳大利亚都将继续维护杨恒钧的权益。

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暨前澳大利亚联邦劳动部长埃瑞克·阿贝茨(Eric Abetz)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杨恒钧案让我们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独裁政权。中国的人权退步到可以无理由抓捕并指控他国公民、拷问刑求、在没有律师陪同之下接受审讯,以及拒绝我国公使旁听等法治社会所不容的恶行之地步。这是澳大利亚政府绝对不能坐视不管的。因为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澳大利亚公民的身上。"

一些专家认为,近两年持续恶化的澳中关系是杨恒钧被拘押的重要原因,所以相关审理与判决必然受到这个因素的影响。澳大利亚在处理本案以及澳中关系上,需要非常谨慎、平衡。

评论:中国使用“人质外交”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冯崇义提供)

杨恒钧的朋友、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学者冯崇义向美国之音透露了杨恒钧给亲友的简短信息。杨恒钧表示,法官拒绝了他举证与传唤证人的要求,他也在拘押期间中遭到刑讯逼供。而他非常担心持续恶化的澳中关系将影响他的审讯,他写道: “我希望澳大利亚能在和睦关系下与中方继续沟通,以协助让我尽快获释。”

冯崇义表示,杨恒均案体现中国政治和法治的整体倒退,既标志着中共政权打压异见的升级,也是中国推行“人质外交”的恶例。中国将杨恒均当成向澳大利亚施压的政治筹码。

他说,2018年12月,中国当局为阻止加拿大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受审,抓捕了康明凯((Michael Kovrig)、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两位无辜的加拿大公民,打开了新时代人质外交之先河。一个多月后又抓捕了杨恒均。冯崇义表示,这是中国当局针对澳大利亚阻击华为以及中共渗透所进行的报复。他认为,这也是中国政治倒退中展开对言论自由打压的升级措施。

冯崇义说: “从习近平上台后,开始从2015年起抓捕维权律师、年轻的公民社会的草根与NGO,要堵死中国向宪政民主转型的路。在温家宝与胡锦涛时代,虽然是维稳时代有很多冲突,但杨恒钧是被容许的,甚至允许他有很多粉丝。后来习近平公开对普世价值宣战,他的打压就打到了杨恒钧。杨恒钧就是政治倒退的牺牲品。"

冯崇义认为,中国是要把一个后极权社会重新拉回到极权社会,不仅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不会改变,在国际上还会继续以人质外交作为谈判与报复的筹码。

如“踩钢丝”的澳中关系

杨恒钧被抓捕后,澳大利亚起初的处理倾向于低调,因为澳大利亚在经贸方面对中国的依赖性很高。但是,在堪培拉呼吁对新冠疫情的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后,北京便对澳大利亚的多项商品实施经济制裁。今年,澳大利亚决定停止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后,中国宣布正式停止双方的常规接触。澳中双边关系日趋紧张。

冯崇义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对华外交政策追求两个充满张力、甚至于相互矛盾的目标:一个目标是捍卫澳大利亚的基本价值;另一个目标是与中国保持和发展友好的经贸关系,维持对中国的巨额出口,并争取中国的游客、留学生和投资。所以,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关系一直像是“踩钢丝”一般地谨慎小心并保持平衡。

冯崇义对这种两面政策表示理解,但强调身为民主国家,不能唯利是图,以牺牲原则来与魔鬼做交易。他说:“我认为它(澳大利亚)的基本路线并未改变,还是追求两个充满张力又相当矛盾的目标,它在捍卫核心价值、立国原则、制度、主权等国家利益的同时,还是不想跟中国脱钩或是摊牌,所以该强硬的时候会强硬起来,但是还是双面性的在踩钢丝。"

他提出,照理讲澳大利亚在面对人质外交时应该制裁中国,可以利用拒绝输出中国需求量极大的矿产,或是提高中国输入商品的关税作为手段,但澳大利亚不会选择这种撕破脸的方式。

多边联合或单边吓阻?

澳大利亚面对中国还有哪些反制选项?专家们指出两个大方向:连结国际社会多边联合制中,以及澳大利亚单边吓阻。

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阿贝茨表示,中国在许多国家发动侵犯人权和威胁行动。澳大利亚需要与国际社会联手施以国际压力,才能影响中国。

他说:“中国在各地侵犯普世价值的行为可以列出一大串名单,而杨恒钧案只是其中一个残酷审讯与忽视基本人权的案例。世界各地爱好自由的国家必须团结起来反对这些侵权行为,重新考虑经济上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并认识到中国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积极企图是对世界各地自由和人权的威胁。在现代世界,国际团结的声浪对于中国是会感到很大的压力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与外交学双硕士蔡荣峰所见亦同。他表示,澳大利亚非常擅长小多边主义,大可以联合其他被中国打压、威胁或违约的国家,对中国发动集体诉讼,将会比各自对抗中国破坏国际秩序更有影响力。

他提及澳大利亚是首先呼吁国际社会对新冠疫情的起源展开独立调查的国家,可藉此增加与中国谈判的筹码。他说:“例如在疫情的究责部分,因为美国拜登政府已经下令调查新冠病毒实验室外泄的事情,美国的情报单位应该很快地在三个月之内就会有答案。我认为,这件事情是一个可以‘围魏救赵’的机会。因为对于中国来说,它的人质外交很大一部分是要用来作为筹码,所以当想要让中国放手时,这边的筹码也要压得够重。”

蔡荣峰认为,调查结果若显示,新冠病毒实验室外泄的责任与中国有相当大而直接的关系,那么如何处理信息结果就可以成为人质外交的谈判筹码。

此外,蔡荣峰表示,澳大利亚也有另一个选项,就是透过单边作为主动建构更多直接而有效率的筹码,和中共达成恐怖平衡。他说:“例如澳大利亚的反情报能力很强,可以强化情报合作,创造更多筹码,即使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也可以。如果他们(澳大利亚)抓到更多破坏性更强的间谍案或是证据,我相信中国就会考虑把某些人当作筹码交换。"

蔡荣峰判断,虽然杨恒钧很有可能因澳中关系而遭到重判,但是中国可能会留其性命,以作为后续谈判的筹码。冯崇义同意这个推测,并进一步指出,澳中关系如果改变,势必影响审判结果,中国本身的政局若发生变化,则可能让杨恒钧得以减刑或人道释放。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