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大利亚经济和出口双暴增,中国制裁事与愿违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澳大利亚统计局星期三(6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经济今年第一季度强劲反弹,长势甚至恢复到去年疫情大爆发导致澳大利亚出现30年来首次经济衰退前的水平。

资料照: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台上的澳大利亚和中国国旗。(2020年11月6日)

澳大利亚统计局星期三(6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经济今年第一季度强劲反弹,长势甚至恢复到去年疫情大爆发导致澳大利亚出现30年来首次经济衰退前的水平。

去年第四季度,澳大利亚经修正的经济增长幅度为3.2%。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出来之前,经济学家们预测的增长幅度是1.5%,没想到今年头三个月澳大利亚经济实际增长率为1.8%,超过了经济学家们的预测。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澳大利亚的出口也出现全面增长,完全化解了因为中国的贸易制裁而让澳大利亚失去中国市场导致出口暴跌的担心。数据显示,当作为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决定向澳大利亚众多商品关闭其市场之后,澳大利亚全力拓展新的替代市场,而且在这方面取得重大成果。

在引人注目的煤炭出口问题上,仅今年4月,澳大利亚向印度出口的煤炭就破了两国煤炭贸易的记录。澳大利亚今年四月一共出口煤炭1500多万吨,比今年3月的八年历史新低增长了14%。澳大利亚已经连续第四个月无法向中国出口煤炭,对越南的煤炭出口也有所降低。但是这两个国家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的不足,已经由增加对印度、韩国、台湾和日本的煤炭出口而得到部分弥补。澳大利亚在应对北京的进口禁令,拓展煤炭出口市场时,持续关注像印度尼西亚、泰国、荷兰、马来西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菲律宾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小国家市场。

中国曾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市场,澳大利亚则是西方国家中少有的在对华贸易中享有盈余的国家。但是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排除在澳大利亚5G网络建设引发北京不满。澳大利亚去年呼吁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调查更是激怒了北京。中国随后以反倾销或反补贴等各种借口,对包括煤炭、大麦、葡萄酒、牛肉和棉花在内的澳大利亚商品实施进口限制或禁令,引发人们对澳大利亚商品卖不出去或经济将遭受重创的担心。根据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的统计,在2019年的时候,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这些商品的总价值大约为250亿美元,约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1.3%。

罗伊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罗兰∙拉贾(Roland Rajah)表示,澳大利亚除了煤炭之外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价值2020年大部分时间都在90亿美元左右。但是随着中方在去年年底收紧这些限制,澳大利亚出口中国商品的价值又跌了大约一半。拉贾指出,不过在中国的限制加剧之后,澳大利亚加快了寻找替代市场的步伐,并很快为这些商品找到新的替代市场。拉贾表示,如果按年度计算的话,澳大利亚这些商品的全年出口可望增加42亿美元,将弥补对中国出口的大部分损失。

拉贾表示,煤炭是突破中国禁令表现最好的商品,因为到今年一月,澳大利亚向世界各地出口的煤炭价值如果按年度计算的话,已经比中国下达禁令前增加95亿美元。

反观中国,由于澳大利亚铁矿石和煤炭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不断看涨,导致中国原材料价格蹿升,全国煤炭和铁矿石用户和下游消费行业面临困境。中国发改委等五个政府监管部门近日数次紧急约谈相关重要企业主管,勒令他们停止对铁矿石价格进行垄断操控,协助政府缓解价格上涨压力,稳定市场。

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商品中目前受影响较大的是葡萄酒和牛肉,因为自从中国下达禁令之后,这两宗商品的出口数字不彰。但是拉贾认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出口下滑也许与中澳贸易纠纷无关,因为澳大利亚经历的非常严重的干旱。葡萄酒和牛肉的产量本来就不足。

澳大利亚副总理迈克尔. 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上个月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出口市场多元化。他还举例说,澳大利亚已经向墨西哥出口了第一船大麦。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 捷汉(Dan Tehan)上星期曾表示,澳大利亚将要求世界贸易组织设立一个争端解决小组来解决中国限制澳大利亚大麦进口的问题。本周三(6月2日)捷汉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也在考虑是否寻求世界贸易组织的介入,来解决中国限制澳大利亚葡萄酒进口的问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