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科技外交官:中国获取外国技术的中间人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6月3日)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包括华为在内数十家与国防和监控技术有关的中国公司。事实上,近年来促成中国与各国科技投资合作的一大推手,是中国驻外使领馆的科技外交官。一份新报告发现,去年被美国政府下令关闭的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更是所有中国使领馆中行动最积极的,近九成的美国科技项目信息都来自该处。

资料照: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6月3日)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包括华为在内数十家与国防和监控技术有关的中国公司。事实上,近年来促成中国与各国科技投资合作的一大推手,是中国驻外使领馆的科技外交官。一份新报告发现,去年被美国政府下令关闭的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更是所有中国使领馆中行动最积极的,近九成的美国科技项目信息都来自该处。

在休斯顿领馆关闭的一周前,中国科技部运营的中国国际科技合作网发布了休斯顿领馆发回的一个推荐项目。项目公告说,总部位于科罗拉州的医疗器械公司PharmaJet拥有两款具有专利的无针注射器产品,计划在华推广,并开展无针注射疫苗接种合作。

科技外交官=科技掮客

这种由中国驻外使领馆牵线搭桥的项目并非特例。2008年为落实中国“十一五国际科技合作”,“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中国科技部国际合作司启动了“科技外交官服务行动”,13年来,中国驻外使领馆的科技外交官已向中国企业和机构推荐过上千个国际科技合作和投资机会。

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高级研究员费瑞安(Ryan Fedasiuk)说,中国目前在驻52个国家的使领馆派驻有大约150名科技外交官,他们在中国获取外国技术的战略中扮演着“掮客”(broker)的角色。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发现,中国外交官帮助那些看起来是私企的中国企业获得外国科技项目,并且充当中间人,让中国企业能够投资特定领域和企业,以及那些能够推进中国目标的海外政府和高校研究项目。”

费瑞安与同事最近联合发表题为《中国的外国技术愿望清单》(China’s Foreign Technology Wish List)的报告,通过分析中国科技外交官在2015年至2020年间发回的642份国际合作项目信息,考察了中国科技外交官的运作方式。

报告说,这个过程分为四个步骤。首先,科技外交官确定中国国内需求,尤其是中国科技和产业政策中所设立的目标;然后,科技外交官在驻在国通过行业组织、华人团体和中共统战系统,了解海外科技前沿动态,发掘中国企业和机构可以建立联系和投资的项目和人才;接着,与海外行业组织和中共统战组织协调举办科技投资对接活动;最后,将外国技术转化为国内利益。

报告随机调查了30家中国科技外交官推荐的外国企业,其中14家企业与中国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或达成专利授权协议,或是以其他方式如参加中方主办的科技投资对接活动,向中国企业展示其技术。

报告特别提到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在中国全球科技信息搜集行动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报告说,在其被关闭前,休斯顿领事馆是推荐国际合作项目最多的中国驻外使领馆,而且有关美国项目近90%的信息都来自于该领馆。

有意思的是,在休斯顿领事馆2020年7月被美国政府关闭之后,中国国际科技合作网发布的来自美国的国际科技合作项目数量锐减,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

中国的愿望清单里有什么?

中国科技外交官对哪些技术项目感兴趣?报告在对642个国际技术合作项目进行分析后发现,这些项目涉及最多的是生物技术,其中有190个项目与“中国制造2025”中所列的生物医药和医学仪器产业有关;其次是信息技术,有171个项目的关键词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相关,还有几个项目涉及集成电路设计和半导体制造设备。

例如,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2019年7月推荐中国企业与以色列激光雷达公司Innoviz Technologies合作。成立于2016年的Innoviz公司被认为是激光雷达行业的黑马,其研发的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汽车的关键要素之一。

半年后,Innoviz公司宣布与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合作,在中国开发部署无人驾驶卡车。

报告指出,中国科技外交官明显也对有潜在军事应用的项目感兴趣。例如,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2019年4月推荐中国企业与以色列航空航天技术开发公司Aeronautics Group的无人机系统项目展开合作,指出该公司“在军用、民用飞行器研发和应用领域具有丰富和国际领先的人力和技术储备”,并且“将中国作为主要发展市场,希望在生产、营销、研发等各领域以各种形式开展合作。”这家以色列公司研发的Aerostar Tactical UAS无人机系统为美国、荷兰和波兰等国的军方所使用。

费瑞安表示,中国科技外交官推荐的很多技术项目是商业性质的,更多的是为了提升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可能与国家安全无关,但是一些技术有高科技和军事应用。他说:“我不认为他们在吸收何种技术的问题上是非常挑剔的,不过他们特别关注信息技术领域,这些技术可以与军事有关,或至少在某些方面可用于军事用途。”

在这些合作项目的区域分布中,报告发现,最多的来自于俄罗斯(112项),其次是美国(77项),英国(62项)和日本(57项)。但是报告指出,虽然美国项目只占所考察项目总数的12%,但是来自美国盟友的项目占比则超过了70%。

报告还指出,在642个项目中,中国科技外交官大多关注的是企业和高校,尤其是一些有融资需求的初创科技公司,但是有大约80个项目涉及外国政府资助的实验室科研项目,其中41个项目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或智能系统有关。

美国之音就报告内容向中国驻美使馆发电邮询问,至截稿前没有得到回应。

中国的科技野心

中国在科技领域雄心勃勃,过去十多年来在研发上的投入不断增加。华盛顿智库战略与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研发支出从1991年的130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4100亿美元,增长了近30倍,目前的投入规模仅次于美国。在人工智能和5G等高科技领域,中国大有赶超美国之势。

谷歌前CEO,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NSCAI)主席埃里克·施密特今年早些时候曾警告说,美国必须在与中国的人工智能竞争中领先,否则“我们将面临一个被强加其他价值观的未来。”

5月底,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也说,中国的监控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迅猛,如果不加以约束和规范,奥威尔小说《1984》中大规模监控的社会将在2024年成真。

战略与研究中心战略科技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认为,中国在许多领域仍然依赖西方技术,但是他指出,中国的目标是“结束对西方技术的依赖,并且主导全球市场。”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做法令人担忧,“中国将正常的商业操作与非法的行为结合在一起,比如知识产权盗窃、无视世贸承诺以及间谍行为。”

费瑞安表示,中国科技外交官在促成外国技术转移过程中所做的也许并不违法,但“这是以系统化的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新和最前沿的科技进展,而且中国在以国家力量,利用外交资源促进私营部门,帮助中国企业拓展他们的全球市场份额。”

他指出,“从美中竞争和两国私营企业竞争的角度来看,这是令人担忧的。”

他此前在推特上表示,很明显,中国对科学、技术和外交的观念与西方有着显著不同,北京在国际合作上的终极目标不是真的“双赢”,而是技术复制。

美国应协调盟友共同应对

过去几年来,美国政府已采取积极措施应对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和强迫技术转移等不公平贸易行为,并且对中国的海外人才招募计划、科技投资和其他影响力活动加强审视。

拜登总统本周四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包括华为和中芯国际在内的59家中国科技企业。美国国会拟议中的《美国创新和竞争法》将授权拨款一千亿美元,用于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半导体等先进技术的研发,以协助华盛顿展开与北京在这些领域的竞争。

费瑞安认为,美国还应与盟友协调,应对中国获取外国技术的做法。

他说:“美国政府在审查进入美国的外国投资方面已经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了,国会也在考虑推出法案,以审查与敏感技术有关的对外投资。但是包括英国、日本和以色列在内的美国盟友,来自这些国家的项目占到中国科技外交官关注项目的70%以上。这些国家也采取类似的审查程序,防止不必要的技术外流,是非常关键的。”

他认为,企业、高校和实验室以及科研人员也应有防范意识,在参与国际合作时,对潜在的合作者进行尽职调查。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