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大规模枪击案频发,禁枪、拥枪、还是控枪?美国人怎么看?

滚动 国际

在美国,每一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引发美国人对如何对待宪法所赋予他们的神圣的拥枪权进行激烈辩论. 德州尤瓦尔迪惨案以及其他一系列惨案是否会成为美国控枪行动的一个转折点?为什么一些美国人对拥枪的权利这样的看重?

民众追悼德州罗布小学枪击案的遇难者。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美国又爆发了13起大规模枪击案,造成至少17人死亡, 80多人受伤。(根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的定义,大规模枪击案指的是造成不包括枪击者在内的至少4人被打伤或是打死的枪击案。)在美国,每一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引发美国人对如何对待宪法所赋予他们的神圣的拥枪权进行激烈辩论。

在这之前,已经发生了几起令全国高度关注的枪击案。6月1日,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发生枪击案,导致至少包括枪手在内的五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这距离5月24日得克萨斯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爆发的大规模枪击案不到10天。那次枪击案造成21人死亡,其中19人是小学生。5月14日,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10人死亡。

6月2日晚间,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再次敦促国会通过严格的枪支管控法案。拜登呼吁国会尽快通过“理性的、常识性的”枪支限制措施。拜登提到的措施包括限制攻击性武器、大容量弹夹的销售、提高购枪年龄,加强枪支销售的背景调查等。他激动地问到:“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还愿意接受多少杀戮?”

但是,新一轮的辩论同时也再次凸显美国人在控枪和拥枪问题上的严重对立和分歧。在德州校园枪击案发生的当晚,拜登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示是时候采取行动了;是时候让那些阻碍、拖延或反对控枪法案的人知道–“我们不会忘记”。在讲话中,拜登呼吁国会尽快立法对枪支问题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并敦促立法者站出来反对枪支游说团体。

而拜登的政治对手们,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和德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在枪击案第三天出席了距离枪击案发地300英里的休斯顿举行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年度大会,庆祝第二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被认为是美国最大的枪支游说团体。克鲁兹和特朗普都在年度大会上发表讲话,反对管控枪支。他们认为与其管控枪支,不如加强学校的防卫,比如让老师携带枪支。

值得指出的是,德州罗布小学的惨案让加拿大政府快速做出了反应,采取行动冻结加拿大的手枪销售,并称这是一代人改变枪支法律的最重大努力。但是,在美国还没有出现类似的控枪行动。相反,加拿大政府的做法还引发了美国保守派人士的反对。他们认为加拿大政府的做法展示的是“一个反乌托邦的未来”,他们担心如果美国人不采取行动,美国也会陷入同样的境况。

尤瓦尔迪惨案以及其他一系列惨案是否会成为美国控枪行动的一个转折点?为什么一些美国人对拥枪的权利这样的看重?

“枪支之于人类,就像牙齿和利爪之于狮子”

加里·马布特(Gary Marbut)今年75岁, 是蒙大拿射击运动协会(Montana Shooting Sports Association)会长。他告诉美国之音, 虽然尤瓦尔迪发生的的悲剧令人难过,但是,他认为拥枪权是美国人的“自然的”、“正当防卫的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枪对于人类的重要性就像牙齿和利爪之于狮子的重要性。

他说:“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所有生命形式的一项绝对要求就是自我防卫。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是这样做的,地球上唯一不这样做的生命形式是被政府阻止保护自己的人类,特别是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这是非常不正常的。自我防卫,保护自己的能力是生物学的要求。你会建议从老虎身上夺走爪子和牙齿吗? 答案是不会,没有人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马布特认为,拥枪权在相当程度上可以遏制政府的邪恶倾向。他特别提到,如果威权国家的民众像美国民众那样拥有那么多的枪支,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就会有非常大的不同。其实,赋予人民保护自己对抗暴政的权利正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当初制定的内在精神。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军纪严明之民兵乃确保自由国家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截止目前,在美国的50个州当中,44个州的宪法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

拜登在6月2日的讲话中强调,这是关于“保护生命和保护孩子的”而不是“要拿走任何人的枪支。这不是要诋毁枪支拥有者,”就是想让反对控枪的人放心。

马布特说,鉴于“枪权天授”的原因,“我们不能让政府将我们的权利拿走。”马布特所在的蒙大拿是全美枪支拥有率最高的州之一。马布特10岁就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枪。与很多美国共和党人的看法一样,马布特认为,枪击案的发生是人的问题,而不是枪的问题。

他说:“世界上总是有好人和坏人,坏人总会想办法伤害好人。真正的问题是好人是否会被允许保护自己?是否被允许拥有保护自己免受坏人伤害的工具?任何法律只会影响守法的人,对那些不守法的人并不会带来影响。”马布特说:“对付拿枪的坏蛋的最好方法就是拿枪的好人”。

马布特认为,德州小学的惨案之所以发生,第一是因为警察没有及时冲进去救人,第二就是学校没有配备武装警卫,同时老师也没有佩枪。他认为, 解决学校枪击案的方法就是让老师们携带武器保护自己和孩子。

俄亥俄州6月1日通过新的法案,允许教师接受24小时的培训就可带枪入校。一些人已经表示了对可能出现的“意外后果”的担忧。原先的规定是,本州教师原本需要接受约728小时的培训才能在学校携带枪支。

美国要求控枪的基层组织“妈妈要求行动”在其网站上说,俄亥俄州通过这样的立法“令人愤怒”,这样的法案是“危险的”。他们说:“武装教师并不能防止枪支暴力或保护我们在校的学生”,这样的法案“将学生的生命置于进一步危险之中”。“妈妈要求行动”是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后催生的要求控枪的组织。

不过,马布特说,他现在对拥枪完全不设限制也不是那么确定了。他认为,也许应该对那些有精神疾病的人的背景进行调查。

超过半数的美国人支持收紧枪支管控,一些州已经采取控枪行动

多起枪支暴力惨案的爆发,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人群的死亡令人很多美国人再次反思美国的枪支文化和暴力。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的数据,枪支现在是2020年美国儿童和青少年人群的第一大死因,超过了车祸。拜登总统在讲话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暴力已经改变了美国民众的想法。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联合舆观调查公司5月25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美国人支持立法收紧枪支管控。调查是在纽约州布法罗市超市惨案后、德州罗布小学惨案前进行的。调查就控枪立法议题收集了2041名美国成年人的意见。结果显示,54%的调查对象希望在规范枪支销售方面出台更加严格的法律,30%希望维持现有法律,而16%希望放宽。

不过,民调同时显示,围绕控枪立法,党派分野依然明显:接受调查的民主党选民中,支持收紧售枪法律的比例多达79%,而这一比例在共和党选民中仅为27%,在独立选民中为50%。

美国国家男子足球队6月5日致信国会,呼吁国会议员们与美国大多数人站在一起,加强对枪支的管控。他们在公开信中写道,他们和全国数百万人一样,“在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对美国的枪支暴力采取行动?”

不断发生的新暴力已经促使了一些州采取行动。 在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 敦促州议员们推动枪支安全措施,包括将购买长枪的年龄限制提高到21岁并允许受害人在民事诉讼中控告枪支制造商。在纽约,纽约州长凯西·霍赫尔(Kathy Hochul)表示,她将禁止21岁以下的人购买AR-15类型的步枪。在纽约布法罗的枪击案中,18岁的枪击者使用的就正是AR-15步枪。

加利福尼亚州一向控枪严厉,在5月南加州教堂枪击案发生后,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迅速签署通过了一些控枪的法律,包括提升枪支安全以及限制那些无法追踪,缺乏识别号码和未注册的“幽灵枪”的销售。加州在2015年12月圣贝纳迪诺市发生枪击案,造成至少14人死亡,17受伤后,就实施了比较严格的控枪措施。措施包括禁止制造和销售所有能够安装可拆卸弹匣的半自动武器,对购买弹药的人进行背景调查,禁止使用容量超过 10 发子弹的枪支,以及要求自制枪支在州内注册等。

其实自1999年科罗拉多州杰佛逊郡哥伦拜恩高中发生的校园枪击事件以来,很多的控枪措施都在州一级得到了加强。

2012年12月,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案,造成28人死亡,其中20名儿童。在枪击案发生后的4个月里,康涅狄格州议员们通过了全面的枪支管制立法,当时的康州州长在州议会批准数小时后将其签署为法律。这些措施包括禁止攻击性武器,禁止销售或购买容量超过10发的弹匣,要求对所有枪支销售进行背景调查等。后来,纽约、科罗拉多以及马里兰州也类似措施签署成为法律。

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的一所高中发生造成17人死亡的枪击案后,包括佛罗里达在内的大多数州都制定了新的限制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加强对枪支购买者的背景调查,禁止使用让半自动步枪更快射击的附件,并防止枪支落入家暴者手中。 2021 年,纽约成为第一个允许受枪支伤害的人将枪支经销商和制造商告上法庭的州。

不过,在一些共和党控制的州,枪击案带来的措施是反向的。就像前面提到的俄亥俄州,他们通过的是允许教师佩枪的法律。在宾夕法尼亚和密西根州,民主党推进枪支安全的措施遭到挫败。德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认为是枪手的精神健康出了问题。他指责民主党将”枪击案”政治化,以此推进控枪。

李清毅是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居民。他13岁随着父母从中国来到美国, 在美国已经居住了三十年。两年前,在新冠疫情开始后,李清毅买了两把枪,一把 手枪,一把AR-15半自动步枪。他说,他当时觉得亚裔可能会成为攻击目标,虽然不喜欢枪,但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还是买了枪。值得一提的是,德州惨案的凶手就是用的AR-15步枪。 10年前的2012年,康涅狄格州纽顿镇桑迪胡克小学的20名儿童也是在AR-15的枪口下遇难。

但是,他认为,美国人拥枪给自己“制造了不必要的麻烦”。他说,如果凶手没有枪,结果可能不会像现在一样致命。他说,他赞成全面禁枪,因为枪支只会让暴力升级。美国非营利组织“为每个城镇带来枪支安全”(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调查报告就显示,在枪支管理松懈的州通常与枪支有关的死亡率也会高。

李清毅说,现在大规模枪击几乎成了平常事,作为两个小学生的父亲,他现在最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危。

他说:“我的孩子每天去上学, 我真的很担心。 好在我孩子的学校离家走路5分钟就到。我在家工作,如果我听到我孩子的学校有什么发生,我一定会带着我的枪去学校。就算有警察,他们也不能阻止我去救我的孩子。……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 (拥枪)自由难道比生命更重要?”

派特里克·卡特(Patrick M. Carter )是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共健康学院枪支伤害预防研究所的共同所长。他赞同枪支会让暴力升级的说法。但是,他认为全面禁枪在美国是“徒然的”。他说: “问题是人们觉得他们需要携带枪支以保护自己免遭冲突。我们如何应对那种驱使人们想要携带枪支来保护自己的感觉或需求?”

根据皮尤(Pew)2021年6月的一项调查,40%的美国成年人说,他们的家庭拥有枪支,其中30%的人说,自己个人拥有枪支。皮尤同年4月的另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认为,如果有更多人拥有枪支,犯罪率就会降低。而保护自己和家人是他们拥枪的最重要的理由。在美国, 在美国政界,几乎没有人敢提全面禁枪的事,拜登总统也只是提到枪支限制。

卡特说,他不喜欢用“控枪”这样的字眼,因为这会传递一种暗示,让人感到他们拥枪的权利被侵犯,特别是当他们没有做任何错事的时候。他认为更好的说法是“减少枪支带来的伤害”。他认为,阻碍美国目前在枪支管理上取得进展的最大问题就是大家在讨论枪支伤害的问题时总是戴着“预设的眼镜”将问题极端化。

他说:“我认为真正需要的是关注我们如何达成共识,如何达成共同的理解。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减少枪支伤害,这并不是为了减少合法的枪支所有权。就像我前面跟你说的,在过去的 50 年中,我们将汽车伤亡人数减少了 70% 以上。我们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通过减少人们驾驶车辆来实现的。实际上每天路上都有更多的车辆。”

他说,就像减少机动车辆以及降低使用游泳池可能带来的伤害那样,人们采取了多种手段加强防御,而不是全面禁止使用车辆或是游泳池。在枪支问题上,人们也可以这样。这些防御的手段包括加强购买枪支的身份背景审查,以及有些州已经在实施“危险信号法”(Red Flag Laws),对特定危险分子没收枪支,或是禁止杀伤力强大的攻击性武器。

枪击案和联邦控枪措施

近年来,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等国都在大规模枪杀案件后成功加强了对枪支的管理,但美国,特别是联邦层面却没有特别大的进展。

不过,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以及布法罗的惨案已经让拜登总统以及国会的民主党人感到了紧迫。6月2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一系列枪支法案打包成“保护儿童法案”,并进行辩论。保护儿童法案将把购买攻击性武器的年龄从18岁提高到21岁,试图遏制大容量弹夹,并对购买合适武器的人提供税收上的优惠。该法案最早可能于本周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预计在参议院会遭遇困难。该法案在参议院通过需要60票,而在参议院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各占50席。

不过,两党的参议员们目前正在协调他们的行动。民主党领导枪支管控谈判的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星期天说,虽然他还有担心,但是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信心”,国会能够采取措施解决美国各地的枪支暴力问题。他说,与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以来相比,更多的共和党人愿意讨论改变枪支法,投资心理健康等。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后,国会两党议员提出了旨在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匣销售,并建议扩大目前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包括在枪支展览和网上购枪者的调查的法案,但最终没有获得通过。

墨菲星期天说,“危险信号”法和更广泛的背景调查措施,以及更多用于精神保健和学校安全的资源等措施会纳入最终的条款。他说,两党的谈判者已经达成一致,“将采取一些不损害第二修正案权利的常识性步骤”。

两党也有在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就加强枪支管制达成共识的成功例子。 2007年,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造成33人死亡后,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鼓励各州加强对枪支持有者的资格审查,并向联邦调查局下属的“全国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和“持枪者背景”数据库提供犯罪分子和精神病患者的名单,以便枪支销售商能够准确核查购枪者的身份,避免将枪支卖给那些对社会有危害的人。这项得到两党支持的立法被认为是联邦政府对枪支销售的最强有力的授权之一。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