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吴有水:无言的控告:我儿子吴葛健雄的来信

滚动 不平则鸣

自从我儿子吴葛健雄被转移到湖南省赤山监狱去之后,一连几个月,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没有来信,没有电话。 

自从我儿子吴葛健雄被转移到湖南省赤山监狱去之后,一连几个月,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没有来信,没有电话。 

我不知道,如果说因为疫情原因,不能面对面的会见,这倒也算了,总算是他们找到了一个似乎还可以说得过去的借口——尽管,这也是违法的,因为这是《监狱法》规定的:第四十八条 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按照规定,可以会见亲属、监护人。这里之所以规定“可以会见”,是因为这是被关押人员的权利,他可以主张行使该权利,也可以不行使该权利。所以,会见,这是法定的权利,赤山监狱无权剥夺。这一条里面的“规定”,指的是国家的规定,而不是监狱管理方面的规定。

但是,通信,应当是可以的。这也是被关押人员的法定权利。即使在疫情情况下,通信与打电话,也是一种权利。因为,新冠不可能通过电话邮件来传染。

但是,这一切,都被赤山监狱无情地剥夺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监狱呢?居然敢置国家的法律而不顾,肆意剥夺被监管人员的法定权利?

百度了一下,得到信息如下:赤山监狱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溯至1902年的长沙“押犯职业训练所”,1905年改建为监狱。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整顿,专用于关押反革命犯,先后命名为“湖南省高等法院监狱”、“湖南省公安厅四处直属一大队”,1951年开始收押刑事犯,1955年改名为“湖南省第一监狱”。1961年因战备需要从长沙鹿洞里搬迁至赤山岛。1995年更名为“湖南省赤山监狱”。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赤山监狱走过了60多年的风雨历程,创造了湖南现代监狱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曾成功改造一大批反革命犯(包括原国民党党政军警特宪等罪犯)、重大刑事犯,曾5次荣立集体二等功、12次荣立集体三等功、32次分别被司法部、省司法厅、省监狱局评为先进单位或优胜单位,为巩固红色政权,为打击和预防犯罪、惩治和改造罪犯,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监狱各条战线涌现出一大批先进模范人物和感人事迹,曾有3人次荣立一等功、19人次荣立二等功、169人次荣立三等功。

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曾经被关押在该监狱。他出狱后揭露该监狱如何强迫劳动。后来,施明磊也公布了和我儿子一样同时被转移到该监狱的程渊的信——凭我对程渊的了解,知道恐怕还不止是强迫劳动,因为程渊信中说每天属于他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其它时间干嘛去了?当然他信中没说,我也明白——干活去了!

不仅被强迫劳动,在里面吃的,估计也正如程渊所说的那样“能够炒出饭店的味道”,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呢?你猜,你使劲地猜——程渊是南京人,吃出饭店的味道我估计肯定不是南京味的,大概是湖南味的吧?除了忒辣,还会有别的味道吗?

五月27日,我收到了我儿子的来信。这是他被转移到赤山监狱后的第一次来信。我欣喜万分,终于有了儿子的来信。但是,当我打开信封后,抽出来的信,却只有一个回信地址!

我明白了,我一切都明白了!我知道,我儿子是不愿意讲假话帮人唱赞歌的。而他如果说实话,则监狱方面就会将信件扣压不发给我,而讲假话,他又不愿意。怎么办?我儿子只好什么都不说!

我儿子在赤山监狱的遇境是什么样?

你猜,你使劲地猜!

不过,我已经明白了!

那些作恶的人啊,大审判的日子是一定会到来的!

转载自 维权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伪大的思想家
使用猪国的文字
避不开文字游戏

上下五千年
会文字游戏的
有孔子和我

其他的
比如 
胡评刘小波
莫言高行健
是真的喜欢
不是真的会

比如
鲁迅果戈里
写装疯日记
不是真的会

我能自圆其说 
孔子也能

对或不对
需要小日本部落的证据
不关孔子和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