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6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视频曝光阿萨德杀人机器

滚动 国际

一段显示叙利亚战争期间发生在大马士革的屠杀场面的6分钟视频震惊了叙利亚全社会。视频为作案人自己拍摄,本无意对外公开。

(德国之声中文网)与成千上百个其他叙利亚家庭一样,西亚姆夫妇看到了这段6分钟视频,希望能找到儿子的下落。2013年4月14日清晨,瓦西姆·西亚姆( Waseem Siyam )离开了在大马士革的父母家。他要将面粉运送到该市南部塔达蒙区的一家国营面包店。例行公事。然而,这一天,34岁的西亚姆没再回家。 

9年了,现居德国的家人始终相信,瓦西姆在一个检查站被扣,后被送进阿萨德政权的众多监狱之一。现在,随着塔达蒙大屠杀视频曝光,家人们终于知道了他所遭命运的残酷真相。 

视频里,一名身穿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男子被押到一条无人小巷中的一个大坑旁。坑里,尸体成堆。瓦西姆的妹妹塔斯尼姆·西亚姆回忆道:”爸爸最早认出了他。哥哥看上去完全不一样了,他们毒打过他,或许,也是因为害怕。” 但父亲通过步态认出了儿子。被蒙上双眼的这个年轻人得自己往坑里跳,就在下落时,他被枪杀。他斯塔尼说,”就像一场梦魇。视频里这样被杀的人就是我的哥哥啊。我怎么看得下去?”

西亚姆夫妇在视频中了解到儿子的下落。

拿受害者生命当游戏  

2022年4月下旬,一名叙利亚叛逃者拍摄的这段令人齿冷的塔达蒙大屠杀视频与公众见了面。视频摄于2013年4月16日,瓦西姆·西亚姆失踪两天后。其中场面让人无法忍受。短短几分钟内,两名穿制服者杀害了41个平民。遵循同一种模式。其中一人先从一辆白色面包车里押出一蒙眼平民,走到一大坑前,里面已堆满尸体,旁边有许多汽车轮胎。在那里,另一人将其推下炕中并开枪射杀。然后,往尸体上浇上汽油并焚烧。 

战争已在叙利亚延续了11年,冲突各方都犯有无数暴行。但是,记录了当时在叙政府控制的塔达蒙发生的大屠杀的这一视频,尤其让人震惊。也许是因为,这些杀手明显是在享受自己的”工作”,是照章办事。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不急不躁。有几次,他们甚至和受害者玩残酷游戏:他们声称,这条路上有敌对狙击手开枪,所以,蒙上双眼的受害者得赶紧跑,从而掉进坑里,而还在明白自己会躺在哪里之前,就被枪杀了。 

这些凶手显然觉得谁都动不了自己,所以,录下了相关罪行。它们可不是用手机偷录的视频,而是”高清晰度”拍摄的产物,拍摄过程中,凶手们对着镜头挥手、大声说笑。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想要有”狩猎战利品”吗?或者,是想用自己的 “良好工作表现”在上司面前加分?有一点是肯定的:视频不对外。

None

戴帽人仍在秘密军事机构工作  

荷兰种族灭绝研究所(NIOD)研究员温格尔(Uğur Ungör)是2019年首批收到视频拷贝者之一。他和同事沙乌德(Annsar Shahoud)一起发现,视频里的疑似肇事者均效力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其中一个是后来去世的纳吉布·阿拉比(Najib al-Halabi),是一个与政权关系密切的民兵组织成员。视频中的另一名男子叫阿姆贾德·优素福(Amjad Youssef),与阿萨德有更直接关系,通过他的渔夫帽可以清晰认出他。他现在仍是军事情报部门的一名官员。 

温格尔研究员对德国之声表示,”对我们来说,过去两年像是地狱。想象一下:你知道发生有这么一场可怕的大屠杀。你不得不一再重看这段视频,但不能让他人知道。” 这已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研究。这两位学者致力于找到所有那些责任者,实现在长达数十年的冲突中很少有人能做到的事情:视频证明叙政府对一些最严重的战争暴行负有无可辩驳的直接责任。

“我杀过很多人”  

为此,研究人员成了真正的侦探。沙乌德,一个土生土长的叙利亚人,为自己创造了另一个自我:安娜·Sh. (Anna Sh.),一名来自霍姆斯( Homs )的年轻妇女,阿萨德总统的热情支持者,也是阿勒维人。英国《卫报》报道了”安娜·Sh.” 如何在两年内与数百名阿萨德政权官员互动并获得他们的信任。2021年3月的一天,她看到了视频中的男子优素福,当时,他戴一顶渔夫帽。”安娜·Sh. “和他成了朋友,俩人常通电话。她的同事温格尔则同时旁听。

优素福感到孤独,抱怨他所承受的压力。他在 “安娜·Sh. “那里找到了能理解自己的人。过了几个月,他终于挑明:”我杀过很多人”。两位研究人员实现了目标。”安娜·Sh. “现在可以消失了。 

沙乌德和温格尔已将相关记录转交给荷兰和德国司法部门。俩人也在美国杂志 “New Lines “上的一篇长文中公开了他们的发现。温格尔表示:”我们不能只是说,’嘿,我们是学者,我们做了这项研究,让它像炸弹一样在社交媒体上劲爆,然后,重返书斋。我们必须承担责任”。

None

有特出证据价值  

在调查人员看来,该视频有着独一无二的的证据价值。首先是因为它记录了事件的过程,受害者和作案人清晰可见。其次,它表明,屠杀并非偶然事件:准备好的乱葬坑、作案者们的驾轻就熟、试图让受害者身份无法辨认的行为、过程的记录。大赦国际的国际刑法专家施瓦茨(Alexander Schwarz)指出,它们构成了表明这些是有计划实施的罪行的迹象:”视频所显示的对平民的系统性攻击,是将犯罪行为定义为危害人类罪的前提条件。”  

此案是否会引发、及何时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尚不清楚。今年1月在德国科布伦茨( Koblenz )被判犯有反人类罪的前叙利亚军官安瓦尔·拉斯兰( Anwar Raslan )案表明,这是可能的。记录侵犯人权行为的Mnemonic组织的高级法律顾问斯特莱夫( Fritz Streiff )认为,这段视频也有政治信号作用。他表示,该视频所唤起的恐怖和震惊,对于反对同阿萨德政权关系重新正常化非常重要。来自阿姆斯特丹的研究员温格尔也强调说,”它不只事关阿姆贾德·优素福,而是事关造就了优素福一类人的那个体系。”  

“我们还活着,只是因为我们应该活下去”

施瓦茨和斯特莱夫都在为那些其亲属仍在叙利亚失踪的人们工作。像在科布伦茨那样的对罪行的澄清,可让受害者家人得到某种蔚籍,减轻一些痛苦。不过,死者瓦西姆的妹妹塔斯尼姆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她说:”我知道,该在生活中保持乐观,但现在,我们失去了所有希望。我们还活着,只是因为我们应该活下去”。 

不过,她仍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采访结束后,她还短短 补充说了以下几句话:”我想让人家知道,为什么我们中间不少人要花几个月和几年时间才能融入’德国’,为什么一些人难以融入:因为我们在叙利亚有过正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