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安法下首个六四 港人连点亮烛光的希望都渺茫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香港警方连续两年以新冠疫情和限聚令为由,禁止支联会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晚会。为阻止民众进行六四悼念活动,港府透露六四当日身穿黑衣点亮烛光者或面临被捕结果,香港六四纪念馆也被港府以“无牌照经营违反相关条例”为由关闭。有民运人士认为,香港目前的形式比六四之后还要糟糕。

香港警方连续两年以新冠疫情和限聚令为由,禁止支联会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晚会。为阻止民众进行六四悼念活动,港府透露六四当日身穿黑衣点亮烛光者或面临被捕结果,香港六四纪念馆也被港府以“无牌照经营违反相关条例”为由关闭。有民运人士认为,香港目前的形式比六四之后还要糟糕。

多家香港媒体引述政府消息称,警方将于六四当晚分派超逾一千名警员驻守维园一带执法,不会纵容“故意”的参与者,另外,穿黑衫黑裤、拿烛光及叫六四有关口号,可能会违反《公安条例》。警方同时亦会在全香港、九龙、新界多个地方部署警力,包括尖东海旁以及中联办等,以防有人“遍地开花”悼念六四。

香港在施行国安法后,许多港人因为担惊受怕而开始自我审查,面对这样恐怖的处境,前香港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说:“不知道讲话还能讲多久。”但她也表示,香港人不会放弃,民主运动无论如何困难,都会继续走下去。

烛光晚会被禁 纪念馆被迫停止开放

六四集会无法举办,支联会便重开六四纪念馆,向市民提供可以纪念六四之地,但在纪念馆“八九民运与香港”图片展开幕3天后,又一次遭到港府的打压。

食环署人员6月1日突然到馆内巡查,向纪念馆职员查核商业登记、登记职员的身份证资料,并要求联络纪念馆负责人,其后,食环署指控纪念馆开放涉嫌违反娱乐场所条例,纪念馆相关负责人或遭到罚款甚至监禁的处罚。

据港媒报道,食环署对纪念馆巡查一事表示,近日接获投诉指,有人在旺角道一座商业大厦的一个单位内,未领有所需牌照而经营或使用公众娱乐场所。食环署经调查及取证后,向涉嫌违反《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的人士展开执法程序。食环署指,任何人如无根据条例批出的牌照,不得经营或使用任何公众娱乐场所,而“公众娱乐”所指的是让公众入场的任何娱乐,当中包括展览。

根据条例,任何人违反规定,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第4级罚款港币2,5000元(约320美元)及监禁6个月,并可就罪行持续的期间,另处罚款每日港币2,000元(约260美元)。

6月2日,支联会发布通告称,六四纪念馆管理委员会经商议后认为,对事件需要进一步咨询法律意见,为保障工作人员及参观者的安全,议决暂时关闭纪念馆,直至另行通告为止。

而在此之前,警方已经禁止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的举办。5月27日,香港警方对支联会申请的六四烛光悼念晚会发出“反对公众游行通知书”,29日,支联会后根据《公安条例》向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30日,该委员召开聆讯,最终决定驳回支联会的上诉,维持警方的决定。

香港民主空间倍受压制

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表示,支联会多年来在不同的地点设立临时或永久六四纪念馆,从来没有被食环署人员上门巡查,或者被指控违反条例,这次突击检查,不排除背后有政治原因。他认为,一方面,或案发的实施对香港执法部门的处理手法有所改变,另一方面,今年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亦可能是导致香港政府政治紧张的源头。

蔡耀昌说:“我们都知道其实现在是‘有理说不清’,在这个情况之下,支联会都是呼吁有关的香港市民,大家都应该要从合法及安全这方面多考虑。有时候我们都需要面对现在这个政治风浪,怎样令到大家都平安。”

除支联会倍受打压外,诸多人士也对香港现在的政治氛围表示难以喘息,有香港市民表示,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变得不正常,警方多次针对民主派大搜捕、未审先囚、和平集会游行判监两年等。

六四亲历者、曾三度入狱的高瑜通过媒体表示:“现在形势比六四的时候还坏!”她认为:“八九年的中国是逐步开放的,像辛亥革命前后的思想的大解放,不光是壁垒分明的讨论,整个的学界、知识界带动,包括市民阶层。”

民主之光不会灭 民主之心无法被剥夺

虽然香港政治氛围紧张,但民众并未因此而向专制妥协。有香港市民表示,除非港府施行宵禁,否则六四当晚她会带蜡烛到铜锣湾逛街:“蜡烛都带着了,除非你是宵禁,如果你不是宵禁的,说真的我隔两天去铜锣湾吃一顿饭,除非你法例上告诉我,穿黑色的犯法,对不对。”

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廖天琪则认为,香港对民主的打压已然愈加明目张胆。她说,香港去年的六四纪念活动就被禁止,今年则更加严厉,一切纪念活动都被港府定为非法,并警告任何参与或宣传的人都将遭到刑事处分。这样公然与民为敌的手段虽然会奏效,港人却不会就此噤声,廖天琪说:“香港人有‘不食嗟来食’的志气和勇气,他们会继续变着法子反抗。”

廖天琪还认为香港的年轻一代与大陆从小被洗脑的“爱国青年”不同:“他们认同普世价值,追求人的尊严和自由,这种基本人权不是国家机器可以剥夺的。”她表示,他们需要自由世界的精神和实质的支持,我们不能让他们孤军奋战,“为自由-共命运-同抗争”的口号是港人向全世界发出的呼救信号。

香港元朗区议员林进则表示,今年的六四对于香港年轻一代有着不同的意义。他认为在国安法下的首个六四,其意义已经不仅是支联会五大纲领定义的悼念仪式,而是香港人以后还有没有抗争空间。林进称会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不光是在家里去点燃一点烛光,而是希望能做的更多,他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让人看到,全香港还有多少人是坚持着,而那群连结的力量有多大,我想这个是我们从政者,最急想去找到的答案。”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