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乌克兰战争进入百日 泽连斯基:“胜利将属于我们”

滚动 国际 军事

星期五(6月3日),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进入百日,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说:“胜利将属于我们。”

星期五(6月3日),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进入百日,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说:“胜利将属于我们。” 泽连斯基在基辅的总统府外拍摄的视频中露面,身边簇拥着在2月24日俄军入侵那日拍摄的类似视频中露面的同样官员。 他说:“我们的团队更大了。乌克兰武装部队在这里。最重要的是,人民、我们国家的人民在这里。保卫乌克兰已经一百天了。胜利将属于我们。” 欧洲领导人也宣示与乌克兰团结在一起。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推特上写道:“一百天前,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了无理的战争。乌克兰人的勇敢值得我们的尊敬和仰慕。欧盟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大举入侵 俄罗斯在2021年秋天开始在边界增兵,但是一再否认有攻打邻国的计划。随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2月24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在乌克兰境内开始他所说的“特别军事行动”。 普京说:“我们将努力将乌克兰非军事化和去纳粹化,并将把那些对平民、包括俄罗斯公民犯下重重血腥罪行的人绳之以法。” 当晚,基辅各地响起爆炸声。俄罗斯坦克和装甲车开始越过边境。一个欧洲主权国家遭到入侵,触发1945年以来欧洲大陆最严重的冲突。 美国总统乔·拜登说,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攻击。他说:“俄罗斯军队已开始对乌克兰人民发动凶残的进攻。无缘无故、无正当理由、绝无必要。” 俄军受挫 绵延64公里长的俄罗斯装甲车队从北方逼近基辅。然而,俄军向基辅的推进因战术错误而陷入停滞,乌克兰武装部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他们得到了西方武器的助力,包括反坦克导弹和无人机。

到了4月间,俄军从基辅撤退。他们留下了令人触目惊心的惨景。在布查等城镇,进城的乌军发现了大型平民乱葬坑,还有普遍的证据表明俄军从事了酷刑折磨和大规模强奸等恶行。莫斯科声称这些证据是编造的。 战争罪行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访问布查乱葬坑现场时说,国际社会将采取行动。“这些是战争罪,他们将被世界认定为种族灭绝。” 暴行促使北约和西方国家加强了在欧洲东部的军力部署并增加了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4月7日说:“我们同意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强和维持我们对乌克兰的支持,好让乌克兰面对俄罗斯的入侵而取得胜利。” 到目前为止,美国已经承诺提供530亿美元的军事、经济和人道援助。 面对俄罗斯的侵略,几十年来保持中立的芬兰和瑞典已经申请加入北约。 难民逃亡 与此同时,战争导致大批乌克兰难民出逃,到目前为止,有大约6百万人逃往邻国,还有8百万人在乌克兰境内流离失所。 英国拉夫堡大学的国际事务教授阿夫扎尔·阿什拉夫(Afzal Ashraf)说,俄罗斯正在把难民武器化。阿什拉夫对法新社说:“炮击平民区并驱赶大批平民人口有可能正是俄罗斯计划的一部分,因为这符合他们的利益。这给西方政府带来了压力、长期的经济和政治压力。” 西方的制裁收紧了俄罗斯脖子上的经济绞锁,导致俄罗斯货币下跌。美国禁止进口俄罗斯能源。对俄罗斯能源依赖性远远更大的欧洲同意在2022年年底之前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煤炭并禁止多数石油进口。然而,欧洲国家到目前为止未能就天然气禁运达成一致,并且每天继续向俄罗斯支付数亿美元。 乌东攻势 军事损失越来越大的莫斯科重新调整了进攻方向,到5月初已把兵力集中在乌东的顿巴斯地区,并开始了新的攻势,以夺取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州。自从莫斯科2014年强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这两处地区已经由俄罗斯支持的反政府武装部分控制。 战略港城马里乌波尔被彻底夷为废墟。5月底,困守在庞大的亚速钢铁厂的最后2千乌军投降,俄军攻陷了马里乌波尔。在俄军无差别的炮火和导弹袭击之下,城内数万平民遇难。 乌东和乌南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卢甘斯克的州长星期五说,俄罗斯如今控制了东部城市北顿涅茨克的大约70%。俄军最近几天一直在顿巴斯各地取得稳步进展。 西方军援 华盛顿保卫民主基金会的布拉德利·鲍曼(Bradley Bowman)说,美国即将开始向乌克兰运送有全球定位系统(GPS)制导的远程火炮系统,而基辅早就在要求得到这种武器了。 鲍曼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把乌克兰的勇敢、技能和保卫家园不受无端入侵的意愿跟西方的支援结合在一起,——坦率地说,我们必须能够长期提供这种支援,那么,我认为,长期而言,这将是普京巨大的战略灾难。但是短期而言,我们必须看清楚,情景是好坏参半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
是牛
快问
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提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