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年青世代法国纪念六四 承传天安门精神

滚动 国际

六四前夕,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的代表同往年一样举办纪念六四33周年的活动。他们在巴黎美丽城拉开“国殇六四,推翻专制”的布条,并对前来询问的法国人解说六四事件。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加入,使得六四精神的承传有了新的意义。

六四前夕,中国民主党巴黎党部美丽城贴六四国殇推翻专制标语。

六四前夕,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的代表同往年一样举办纪念六四33周年的活动。他们在巴黎美丽城拉开“国殇六四,推翻专制”的布条,并对前来询问的法国人解说六四事件。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加入,使得六四精神的承传有了新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总部法国党部的主席吴江,以及前主席姜友陆,还有六四的亲历者、公民力量欧洲代表王龙蒙都忙着贴标语和旗帜,让来来往往的法国人看到纪念六四的文字,来自准噶尔的蒙古人布宏夫也参与其中,属于年轻世代的他,直到2010年在北京上大学时,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有天安门这件事。

他说,当时我听说还有这么一个事情,我觉得很诧异,然后我就在网络上去搜索一些六四的一些事情,结果就很少,因为中国的网络那时候就已经被屏蔽了,所以基本上你也搜索不到什么太有用的东西。直到我出了国以后,再去搜这个六四,我才发现原来曾经在1989年,当时的中国人也可以这么的热血,也可以这么的富有激情,也可以这么的为他人去着想。为他人去着想是一种舍生忘死的精神,这种精神对于我来说,感觉就像是我看到了中国人一个不可思议的一面,离我们的距离太遥远了,这是我对六四能够在中国1989年出现,然后一直到事隔20多年,我才认知到这件事,我觉得是一件蛮可悲的事。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我们太不了解那时候当时的年轻人的一些想法。

布宏夫还谈到了他想来参加纪念活动的理由:“由于我是蒙古人,我在海外也是支持我们蒙古人在中国的合法权益,所以今天已经临近六四,所以我想,既然人权是全人类一个普遍概念,除了我们自己蒙古人要争取这个权利以外,我们要去多多关注一些其他民族的权益,特别是在中国境内的其他民族,比如说汉族、维吾尔族以及包括西藏人等。我也觉得,作为一个21世纪的年轻人,我应该要负点责任,不能老是去想着自己的生活,也应该去想一下一些普遍的,身为人类的我们,应该要尽的一些义务。”

姜友陆拿着当年的报纸做见证 (蔡凌拍摄)

姜友陆则拿着1989年天安门事件隔天后,在法国出刊的中文报纸说,当时,我们很多人在中共大使馆门前抗议,很多很多人,包括大陆来的很多学生,也都跑到那去抗议。当时有学生问我,共产党会不会开枪?我说它肯定会开枪,他们都说不可能,那时还不到六四,他们还没开枪之前,我说共产党为了他们的政权,他们肯定会开枪,结果我还说中了。很多人跟我争论说不可能开枪,怎么会向人民开枪?最后怎么样?现在事实证明它确实是向人民开枪,我等于是一个活见证。

吴江也说,“今天我们是纪念六四33周年,就是说永远记在我们的心里,为什么会发生六四事件?当时学生们的激情得到的回报是中国的镇压。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天安门大屠杀?也就是说这是中共一党独裁专制底下的必然现象。所以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我们中国人真正的站起来,也就是说像西方的民主和自由,人民有选票,人们有说话的自由,有各种的人权和自由的保证,这个社会才能前进,这样的中国,才能算是真正的中国,现在这些在台湾就有了。”

王龙蒙拿着三十多年前纪念六四的衣服,阐述遥远的纪念。(蔡凌拍摄)

王龙蒙最近有感而发写了遥远的天安门文章,越来越觉得像是最后的天安门。他阐述说,我的意思是长达30多年,我们都出来纪念六四,纪念在天门广场死去的朋友们、战友们、同学们,当然这个概念不是说一定是被打死在天门广场,而是在中国发生的整个这场事件,而且天安门屠杀,受害者也不仅仅只是天安门的学生,北京的学生,在全国各地都有受害者。天安门广场只是一个普通的事件,但是只是因为离我们近,我们依然这么隆重的、郑重的纪念它,因为这是仪式的要求,想想看那反右呢文革呢,那些人渐渐的都去世了,慢慢的人们就会遗忘他们,但是,我说我们活着,我们就更加不能遗忘。

这个事件随着时间的冲淡已经变得遥远模糊,王龙蒙知道,当他死去时,天门的故事就结束了,他说,“很多有关天安门的历史事件,最后逐渐变成个人的事件。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整个星球上这种不正不义不公的事,总要有人来管。”

参加活动的人都希望天安门的精神会永远存在,宣传纪念都是为了对抗遗忘。他们认为,只要坚持就有希望,而希望是人类活下去的最主要的动力。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导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李白最大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
是牛
快问
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提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