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美食 – 法国以后超市货架上可能找不到美食调味料芥末酱!

滚动 国际

各位听众:著名法国美食中常用的调味料之一的芥末酱( moutarde ),即将可能消失于人间了!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法国人爱吃的芥末酱将消失,这事可就非同小可了!

法国第戎芥末籽工厂Fallot的员工展示其芥末籽

法国观察家周刊报道指出,芥末酱,尤其著名的第戎芥末酱( moutarde de Dijon) ,这个法国人烹调爱用的调味料,近来,几乎从超市货架上消失了,剩下的一些芥末酱罐则价格飞涨。 这与导致葵花油价格飙涨的那场乌俄战争原因不同;乌克兰战争与法国芥末的短缺并无关。 

今年夏天,法国人的野餐烧烤可能得少用芥末酱了。 首先,因它的价格飙升:根据 IRI 市场调查公司的数据,与 2021 年相比上个月芥末的涨幅为 11.20%。这是快速消费品中涨幅最大的产品之一。 然后是,因芥末几乎从超市货架上消失了,你找不到芥末罐可买。 

平均而言,每个法国人每年消耗三罐芥末酱调味料,今年可就有困难了! 

也是欧洲调味料企业老板的调味料工会Fedalim的主席利亚德 (Michel Liardet)咬牙切齿地说:《现在, 法国人一在货架上看到它们,就会全部买下来,以至于你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它们! » 

但他主要关心的是生产这个著名的黄色糊状物的芥末酱的芥菜籽,已成为稀有珍珠宝贝。 “法国的芥末酱团的产量为 105,000 吨。 为此,我们需要 32,000 到 35,000 吨的芥菜籽,但我们却没有……” 

这与影响葵花油的那场战争不同,俄罗斯攻打乌克兰与芥末酱的短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原因主要来自加拿大。 

在法国,我们喜欢的芥菜籽是那种棕色种子酿造出来的芥末酱,它的口感比较“强烈”而且是“传统老式”的芥末酱。 

然而,与“第戎芥末”一词所暗示的相反,这只是一个食谱,其实长久以来,法国的芥末种子早已不再是来自第戎或法国西部金色海岸地区(Côte-d’Or), 甚至它们不是法国生产的。 

法国勃艮第( Bourgogne )芥菜籽生产商协会 (APGMB) 主席杰南 Fabrice Genin 说:“当 1960 年代农业现代化时,基因和农艺研究集中在大宗农作物(如:小麦、大麦、油菜籽等)上,以寻求获利,这些作物的产量增加了。” 

法国酿造芥末的芥菜籽,其栽种面积一直在缩小,直到消失。 调味品并不是这个故事的唯一受害者: 

国家农业食品和环境研究所 (Inrae) ître 的研究主任尤娜·奇弗洛 (Yuna Chiffoleau) 说道:专门栽种芥末的面积一直在缩小,直到消失。 调味料并不是这事件的唯一受害者。她说:“地区的专业化导致芥末等次要产品的消失,还有小黄瓜或荞麦,其中 80% 是今天进口的”。奇弗洛还说:“地区的专业化导致芥末等次要产品的消失,还有小黄瓜或荞麦,现今其中的80% 是靠进口。” 

这种现象导致的结果是:现今在法国加工酿制芥末的芥菜籽中,有 85% 来自国外。 

法国所需芥菜籽的来源国分布,5% 来自东欧国家 – 主要是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种植的芥末种子,以及 80% 来自加拿大。如今这 两个来源国都不能落实对法国供应商的需求。 乌克兰,因为它现今已经停止了所有出口。 加拿大,因为在过去的两年里,芥菜的种植面积减少了一半,转而种植更有利可图的种植园,如春大麦和油菜。XX,30行, 

法国的调味品制造商及其工厂有位于勃艮第的工厂,如:《Amora-Maille》、《Fallot》、《Européenne de Condiments》等工厂,以及著名芥末品牌的第戎地区的工厂《Reine de Dijon 》或在大东部地区兰斯( Reims) 的工厂《Charbonneaux-Brabant》。这些工厂于 1990 年代动员起来在法国重新种植芥菜种子。 

法国芥末酱生产领域重要从业人员格南说:“今天,当地的小芥菜农民与农业工业巨头同居共存。但地方芥菜小农民比较少动用联合组织。根据格南的解释,这有点像当年喜力啤酒 (Heineken)在当地啤酒屋的情形。 但法国的芥末菜农行业仅在勃艮第有组织。总的来说,法国今年芥末酱的产量下降了 30% 到 50%。” 

目前,法国芥末酱生产商和工业集团正呼吁政府支持协助重建法国芥末酱产业。他们认为,从长远来看,要通过开发对害虫具有更强抗性的芥菜品种,以及在短期内,须当局通过授权、一种法国禁用的杀虫剂;然而这种禁剂却可以例外允许玉米农使用。他们说,法国若想抓回芥末产品主权,必须付出这些代价。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
是牛
快问
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提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