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杨恒均被中国闭门审判:我永远不会妥协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5月27日,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中国起诉“间谍罪”一案在北京闭门开庭审理,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被拒绝进入庭审现场。有关杨恒均的控罪,北京方面几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致使澳大利亚方面质疑他可能是被“任意扣押”。

5月27日,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中国起诉“间谍罪”一案在北京闭门开庭审理,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被拒绝进入庭审现场。有关杨恒均的控罪,北京方面几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致使澳大利亚方面质疑他可能是被“任意扣押”。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该案涉及国家秘密,“依法不公开审理,不安排旁听,完全合法合理,中方坚决反对澳方无理干扰中方依法办案,粗暴干涉中国司法主权,已向澳方提出严正交涉”。

杨恒均承认自己曾是一名中共间谍

杨恒均于1965年出生于中国中部湖北省一个小城市。小时候,他的父亲因担任学校校长被认为是精英人士,并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受了很多苦。长大后,杨恒均因为成绩好进入了上海著名的复旦大学,学习国际政治,中国共产党内许多有影响力的官员都毕业于这所大学。

杨恒均曾在后来的自传中将这所大学形容为,“对中国未来的外交、国防和安全领袖人物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地方”。

1987年,杨恒均毕业并顺利进入中国外交部。但在他曾经的老师冯崇义向媒体公开的信件中,杨恒均承认自己名为外交部,实际上是进入了中国的情报机构国安局。

在这份信件中,杨恒均还透露,自己在英国殖民地香港准备于1997年移交给中国之际,曾于1992年末被中共调派到香港,彼时他的公开身份是在香港为国有中国旅行社工作,暗地里他的任务是收集有关香港政治过渡的情报,以帮助国家或政府为香港回归中国过渡制定政策。

1997年,在香港移交主权后不久,杨恒均被调任至华盛顿特区,并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担任高级研究员。在那里,他的任务是从美国智库和国会议员那里收集情报。

而华盛顿是他在国安部的最后一战,他曾经为中共兢兢业业的工作,得到的却是对国家的失望和打击。2000年,他和家人搬到了澳大利亚,同时断绝了与中国当局的联系。杨恒均的妻子袁小靓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她的丈夫在香港接触到民主的经历以及有志成为一名作家的愿望使他决定离开中国政府,“他说他有一个梦想,想成为一名作家,所以他辞了职,开始写作” 。此后,杨恒均成为了中国最著名的网络民主倡导者之一。

因为失望,他成为了一名“民主小贩”

后来的杨恒均博士作为一名学者和小说家,被捕前一直在撰写有关中国事务的博客。杨恒均有个外号叫“民主小贩”,近年来他的作品并没有直接批评中国政府,但他的文章内透露自己是一名西方民主的忠实拥护者。直到中国当局开始指控杨恒均从事了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接受了海外某家间谍组织的任务,人们才发现,面对这样温和有礼、怀抱民主理想的人,中共依然容不下。

此后杨恒均一直拒绝接受这一指控。杨恒均的友人和支持者也认为,他之所以受到中国当局的迫害,完全是因为他在他的文章中推崇民主。杨恒均的老师冯崇义也曾表示,他相信杨恒均是因发表文章批评中国人权状况和中共其他弊端,以及宣扬公民社会和民主转型,而受到当局的惩罚。

亦有其支持者提出,杨恒均于1987年加入中国国安部,当时该部门成立仅四年,2000年,杨恒均离开中国国安部,原因就是他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下降,同时他对民主治理体系的兴趣也在增长,离开国安部时,他完全放弃了与中国情报部门的联系,并将自己对中国系统的日渐失落转变成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新职业——亲民主博客主和活动家。试问,这样一个好不容易走出“间谍阴影”、选择追求理想的人,又怎么会再次选择同样的道路?

如此简单明了的逻辑摆在面前,中国政府选择不管不顾,无视真相。2019年1月,杨恒均从纽约飞往广州时在机场被中国当局带走;2019年8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间谍犯罪”对杨恒均执行逮捕;2020年3月,中国政府在拘留杨恒均一年多之后,正式对其提出指控,指控罪名未对外明确宣布;2020年10月,杨恒均被正式指控犯有“间谍罪”;2021年5月,杨恒均被中国起诉“间谍罪”一案在北京闭门开庭审理。

杨恒均:我被糟糕的对待,但我绝不妥协

中国政府从未对外说明杨恒均如何犯下间谍罪,甚至连澳大利亚政府都未能得到中国政府对此案只言片语的解释。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曾抱怨说,北京从未就杨恒均面对的指控提供过“任何解释或证据”,尽管她的办公室一再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指责针对杨恒均的法律程序简直就是“黑箱作业”。

人权团体也抨击了中国当局针对杨恒均的指控完全“没有根据”,并认为这些指控根本就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他们还担心中澳政治关系的紧张很可能导致杨恒均受到更为不公正的待遇,甚至可能会面临“刑讯逼供”。

2021年5月杨恒均案庭审当日,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傅关汉在法院门口被工作人员拒之门外。事后傅关汉除了对旁听被拒“深表遗憾”外,还向媒体表示,杨恒均的案子缺乏透明度,澳大利亚认为,“这是一起任意拘捕”。

庭审结束后,杨恒均在传送给家人和友人的讯息中道,“庭审时我很累又昏昏沉沉,根本没有精神说更多的话,但我对两位辩护律师莫少平和尚宝军在庭上为他所做的辩护相当满意”。杨恒均说自己还在庭上告诉法官,“我希望中国的法治能够胜诉”,他也呼吁法官排除将他的审讯记录作为证据,“这是非法的刑讯逼供,他们还使用隐藏的摄像机做记录”。

此外,杨恒均本人还在一封被公开的信件中透露,长达26个月“暗无天日”的关押已经让他的健康状态“每况愈下”,但是他仍然“精神抖擞”,并誓言坚韧不拔地面对苦难和折磨,“没有什么比最大的梦魇已然降临更让人感到轻松,我现在已经没有恐惧了,我也绝不会妥协”。

但他更加坚定的说道,“我们以及我和我的读者所共享的价值观和信仰比我个人大多了。如果有人因为我的写作要报复我,那就请向中国国内的人民解释我到底做了什么,解释我的写作对中国人民的意义!”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