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拉拢南太平洋10国踢铁板 岛国为何不买账?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中国外长王毅5月30日与南太平洋10国外长举行视讯会晤,但最后却并未签署一份广泛的区域协议。专家认为,协议草案流出的时间点引发西方的高度关注,南太平洋岛国对中国在该区域的合作草案和行动计划存有疑虑,对协议内容与推动方式无法认同。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斐济出席太平洋岛国外长会议。(2022年5月30日)

中国外长王毅5月30日与南太平洋10国外长举行视讯会晤,但最后却并未签署一份广泛的区域协议。专家认为,协议草案流出的时间点引发西方的高度关注,南太平洋岛国对中国在该区域的合作草案和行动计划存有疑虑,对协议内容与推动方式无法认同。

中索协议后的急速拓展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目前正在对八个南太平洋岛国进行为期十天的访问。王毅此行的重头戏就是5月30日与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Frank Bainimarama)在斐济首都苏瓦(Suva)主持的第二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议,但是会上中国与南太平洋岛国各方未能达成签署中方期盼的广泛协议。

在王毅5月26日启程之前,多家西方媒体披露,王毅在斐济主持会议时,将试图与10个太平洋岛国达成一项涵盖警务、安全和数据通讯合作的区域性协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全文刊登了这份被称为《中国—太平洋岛国共同发展愿景》的协议草稿,引起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区域民主国家的高度关注。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照片提供: 理查德·赫尔)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Richard Herr)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这份协议草稿被披露的时间点使得美国与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感到十分警戒。

他说:“3月底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合作架构的事实,已经让西方民主国家十分警戒,因为这个区域在二战后就长期被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保护与支持,一直拥有友好互信的关系。美澳等国认为,中所的安全协议将会扰乱区域安全,并且让中国可以合法地在该区域获得军事立足点,如同遭到中国的‘侵门踏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中国又一次伸手到十个该区域的岛国,而且被公布的协议草案也包括警务与安全等敏感合作内容,美澳等国自然相当紧张。”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海洋委员会委员林廷辉教授表示,除了时间问题之外,南太平洋的地理位置,是引起各国高度关注的根本原因。

他对美国之音说:“此次商订的协议是在中国与所罗门群岛安全合作架构协议签署后,中国想要将此模式拓展到太平洋上其他邦交国,而这些邦交国又大部分位处在第二岛链及第三岛链之间,也有人认为,南太岛国位处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前的第一岛链,因此,地缘政治与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一带一路背后的战略野心

根据这份协议草案被披露的内容,中国将向南太平洋十国提供数以百万计美元援助,并将建立自由贸易区(FTA),让这些国家得以进入中国14亿人口市场。同时,中国将为南太平洋十国培训当地警官,参与当地网络安全、智慧海关,扩展政治联系,进行具敏感性的海洋测绘,并加大获取当地自然资源。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认为,过去20年来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势力扩张确实不容小觑。

他说:“南太平洋是中国与台湾争夺外交国的重点,中国先是试图弱化台湾的邦交,习近平上台后更是透过一带一路项目等经济手段,让中国的影响力从商业活动开始扩散至太平洋岛国,让岛国逐渐认可中国在该区域逐渐重要的角色。经过十多年,中国已经取代澳大利亚成为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出口市场了,而中国主要的目的是战略性的,从其援助方式可以见得。”

理查德·赫尔指出,中国提供的发展项目大都是以贷款援助,让岛国背上巨额债务,而且以中国工人为主,并未明显提升岛国的工作机会,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援助方式差距很大。

台湾海洋委员会委员林廷辉(照片提供: 林廷辉)

台湾海洋委员会委员林廷辉教授表示,从2002年中国要求瑙鲁与台湾断交与中国建交,开启了中台外交战,尔后中国在南太平洋开始设立经贸办事处,就以经济筹码利诱岛国,再进入警务或军事系统。

他说:“在巩固经贸与渔业关系后,中国逐渐透过军医系统,先与太平洋岛国中仅存的三个具有国防部门的国家,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与汤加王国,以军事医疗人道救援为名目提供相关设备,兴建医疗设施等;另外以敦睦舰队,检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远航能力;此外,例如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斐济兴建大量的观光饭店等观光业,以及矿产业,也逐渐垄断在中国手中。另外,中国移民至此的侨民,很轻易地垄断当地的经济命脉,因此也常引起当地的排华运动。”

无法获得岛国信任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在5月20日致函21位太平洋地区领袖的信中表示,他的国家认为应拒绝这份“预先确定的联合公报”,他担心这可能会引发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新冷战。

分析人士认为,太平洋岛国领袖对于协议的本质,以及中国企图在王毅出访前就推动协议的方式感到忧心。

台湾海洋委员会委员林廷辉教授认为,中国之所以推动多边合作不利,主要是忽略了太平洋岛国做为一个整体,不容许区域外势力分化。

他说:“太平洋岛国在冷战期间,就由斐济前总统马拉提出‘太平洋方式’(the Pacific Way),最主要还是追求岛国自主与采取共识的决策模式。显然岛国多数对中国的多边外交仍有疑虑,而此举也会引起岛国内部分裂,对某些岛国来说,引进中国势力以力抗纽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影响力,不过,当纽澳影响力降低时,岛国也不愿意让太平洋地区由中国主宰,因此便发生了中国推动太平洋外交诸事不顺的实际状况。”

林廷辉表示,中国以往的援助与合作协议大都不透明,此次中所安全合作协议亦未公布全文,而且根据可掌握到的条文,中所之间的任何合作内容在没有另一方同意下,均不得向第三方透露,政府发言人也不得向媒体说明,显然安全范围与定义由中国界定。他认为,这种做法破坏了太平洋地区的团结与稳定性,自然使其他太平洋岛国无法信任。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认为,虽然中国的影响力现在已深入到许多敏感层面,如斐济和中国警察的双向交流计划,但是中国无视于当地规定的作法也让岛国产生忧虑。

他说:“2017年我还在斐济大学任教时,中国警方在斐济逮捕了77名被指控为中国人的诈骗犯,并且在未通过斐济官方管道确认的情形下就将他们驱逐出境,送往中国。这些人的身分根本没有经过确认,或许有新加坡人、台湾人、或是马来西亚华人,那就不该遣返中国。如此缺乏法治基本概念,又不尊重岛国当地规定的行为,让岛国很反感。”

理查德·赫尔表示,这次中国官员在出访时对媒体的蛮横言行让岛国感到惊讶,认为是违反民主原则,让岛国对于与中国合作感到怀疑。

英国《卫报》指出,王毅5月29日抵达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大厦和该论坛秘书长普纳(Henry Puna)会面时,已经获得许可的媒体被禁止拍摄。期间更有中共官员站在镜头前试图阻止;隔日在王毅和斐济总理的联合记者会上,虽然媒体的采访证已经由中方发放,但中国官员却在现场禁止提问,甚至大声命令记者闭嘴。

谨慎思量债务危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30日回答关于这份协议签署失败的问题时说:“各方同意继续开展积极务实的讨论,争取达成更多的共识。”

台湾海洋委员会委员林廷辉教授表示,西方国家注意到安全层面而回防南太,例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近期都访问了斐济,会让中国合作计划有些谨慎,暂时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发展主轴,但债务是下个大问题。

他说:“中国将把一带一路的经济开发与基础设施建设带进岛国,使岛国债台高筑,成为第二个马尔代夫或斯里兰卡。由于岛国政治人物的因素,在太平洋岛国上建造不合乎火山岛或是珊瑚礁岛地理特质的建筑物,以及具有指标性建案,但这样做一方面债留该国人民,其次与岛民需求不符,最后将成为烂尾楼。例如中国在斐济已完工28层楼建筑,为南太平洋的第一高楼,但是当地人民根本无法享用。而依据王毅说法,未来要在所罗门群岛展现指针性的合作项目。”

林廷辉认为,中国仍采取好大喜功的方式发展其基础设施建设,南太平洋国家需要对未来的债务有所警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