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周淑荘:六四惨案33周年祭

滚动 不平则鸣

这是89“六四”遇难者段昌隆的母亲周淑莊,我是他的姐姐段昌琦。妈妈今年86岁了,患有脑血管后遗症,因说话困难。还是由我替妈妈来表诉。

 

这是89“六四”遇难者段昌隆的母亲周淑莊,我是他的姐姐段昌琦。妈妈今年86岁了,患有脑血管后遗症,因说话困难。还是由我替妈妈来表诉。

段昌隆是1989年清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当年6月4日凌晨在长安街民族宫附近惨遭戒严部队枪杀,左前胸中弹,被现场的学生送到邮电医院(现在是协和医院西院区)不治身亡。

4日早上随着昌隆的妹妹从天安门广场撤离出来,并经历了长安街上六部口毒气弹和坦克碾压人群后,我们都来不及安慰惊魂未定的妹妹,因为弟弟没有一起回来。

不幸的消息传来了,昌隆已经不在人世了。记得6月5日带着父母去邮电医院太平间去看弟弟,由于邮电医院就在长安街旁边,太平间地上躺满了被枪杀的学生和市民。我的几位同事先期到达,给弟弟擦去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其中一位同事特意把自己的衬衫给弟弟换上,担心我父母承受不了满身是血的弟弟。此生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昨天还是那么阳光,那么相信政府不会向他们开枪的弟弟,此刻却躺在冰冷的地上,从此我们天上人间,阴阳两隔。无论父母怎样撕心裂肺地痛哭,都永远不能把弟弟再唤醒。妈妈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弟弟那一点温度都没有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那苍白的面颊。

我们的亲人就这样被执政党和政府指挥的军队残忍地杀害了,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痛苦的开始。33年来,执政党和政府对枪杀弟弟的罪行没有任何解释,反而是到任何他们所谓的“敏感期”对我们威胁、监视、控制,毫无人性可言。

2009年爸爸含恨离世。妈妈因弟弟的离开,三年都不肯在床上睡觉,长期的痛苦与思念,让她患上了脑血管病,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了。

请问执政党和政府你们有没有摸着良心自问过,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长安街上,动用军队坦克去枪杀手无寸铁的子民,只是因为他们反腐败、反官倒,这种史无前例的法西斯式暴行不仅会载入中国史册,也会载入人类史册。

33年来,我们不能也不会忘这刻骨的伤痛,“真相、问责、赔偿”是我们始终坚持的三项诉求。“六四”惨案中所有遇难者和受伤者,你们的血绝不能白白流,天终究会亮的。

 

段昌隆母亲周淑莊

段昌隆姐姐段昌琦代诉

2022年5月19日

转载自 维权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李白能诗我也能 吹羊不破一曲歌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是牛 快问快问

李白吹牛谁吹羊 两吹不破洗耳听
牛诗
古来贤圣皆死尽 惟有饮者留其名
吹羊
莫言高行瑞典文 小波喇叭议挪威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伪大的思想家
只要使用猪国的语言文字
就避不开孔子和我的文字游戏

上下5000年
会文字游戏的
有孔子和我

其他的
比如 
胡评刘小波
莫言高行健
是真的喜欢
不是真的会

比如
鲁迅
懂
但不敢说
不是真的会

文字游戏的关键是自圆其说

我能自圆其说 
孔子也能
对或不对
需要小日本部落实证

不关孔子和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