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西方搜索引擎,中国推动宣传叙事的新阵地?

滚动 中国大陆

在西方社交媒体纷纷将中国官媒账号进行标注的情况下,中国在西方社媒推动的宣传叙事并非总能奏效,有时甚至引发反弹。但是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互联网的一个较少受到关注的领域,北京正在取得不错的成效——西方主要搜索平台的搜索结果。

资料图:谷歌搜索界面

在西方社交媒体纷纷将中国官媒账号进行标注的情况下,中国在西方社媒推动的宣传叙事并非总能奏效,有时甚至引发反弹。但是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互联网的一个较少受到关注的领域,北京正在取得不错的成效——西方主要搜索平台的搜索结果。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与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障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报告,在谷歌、YouTube和必应搜索有关新疆和新冠病毒起源的关键词,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和叙事会经常出现在这些搜索引擎的首页搜索结果当中。 这个发现基于这两个智库的研究人员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间,对与这两个议题相关的12个英文关键词的每日搜索结果的统计与分析。 他们发现,在120天的研究时长中,用谷歌网页搜索、谷歌新闻搜索、必应网页搜索、必应新闻搜索和YouTube视频搜索中查询“新疆”(Xinjiang)一词,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出现在这些平台搜索结果前十位的天数达到106天。中国的叙事通常否认新疆存在人权侵害,并且抨击有关新疆发生“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的媒体报道和指称是西方对中国的抹黑。 报告说,在YouTube搜索“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中国媒体发布的内容在前十位的搜索结果中占到半数。北京曾暗示这个位于马里兰州的军事基地的生物实验室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并要求世卫组织对该实验室展开调查。 谷歌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置评请求。这家搜索巨头稍早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谷歌试图在平衡言论自由的同时“打击协调的影响和审查行动”。《华尔街日报》最早报道了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 必应所有者微软的一位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表示,该公司不断寻求改善,并且正在评估报告中的详细调查结果。这位发言人表示,权威性是对搜索内容进行排序的关键因素,必应的网页和新闻搜索依赖内容的权威性和新进程度来决定搜索结果的优先次序。 利用算法 “我不认为搜索引擎的运作方式有任何内在缺陷,因为需要对搜索结果有一定程度的排序。”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障民主联盟媒体与数字虚假信息项目研究员布莱特·谢弗(Bret Schafer)对美国之音表示,“但是与此同时,国家媒体确实可以利用这个排序系统。” 谷歌和YouTube都在中国被禁,微软的必应在中国运营,但是在中国会遵守官方的某些审查要求。研究人员说,中国之所以能够影响境外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是因为北京拥有巨大的全球媒体网络,能够不断发布他们想要的叙事。 “中国官媒基本不用考虑预算或观众偏好,因此他们每天可以炮制大量的内容。”报告的另一位作者、布鲁金斯学会人工智能和新兴技术项目政策主任杰西卡·布兰特 (Jessica Brandt) 对美国之音表示。 谢弗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官媒在“新疆”这样的中性搜索词上的表现,表明他们有能力影响拥有海量信息的某些话题的搜索结果。 他说:“在搜索的时候,人们认为他们会被引导到一个基本上不偏不倚的信息环境,但是并非如此。搜索只是从大量的信息里面进行抓取。所以如果中国官媒不断发布,更有可能的情况是,那些搜索中性词汇的用户会碰到中国的宣传。”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6月1日)傍晚在谷歌上搜索“新疆”的拼音,得到的前十位搜索结果中没有来自中国官媒的内容;但是搜索“德特里克堡”的英文,则在首页中出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发布的所谓德特里克堡“可怕历史”的视频。 对此,谢弗表示,由于刚刚曝光的新疆警察文件,有关新疆的议题正受到全球媒体的关注,因此在搜索中会出现更多元化的结果,但是问题是当新闻周期过了以后,其他媒体开始关注其他议题,而中国媒体仍在继续发布有关新疆的内容,那么那时候这些内容“就会超到前面来,把其他信息压下去。” 数据空隙 对于“德特里克堡”的搜索结果,还涉及到研究人员所称的“数据空隙”(data void)问题。 布兰特说:“当搜索结果中没有足够高质量的内容时,就会产生数据空隙。有几种情形,比如突发新闻,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搜索词非常特别,比如新冠起源的阴谋论就涉及特定的词汇,例如731部队。正如我们所预期的,这类话题缺乏大量的权威性信息,因此我们从这类搜索查询中所得到的结果就会是来自中国的官方媒体。”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报告发现,对于那些中国宣传中特有或是经常出现的关键词,在搜索结果中出现中国官媒内容的频率和数量会很高。比如搜索“新疆恐怖主义”(Xinjiang Terrorism)和“揭露新疆”(Xinjiang Debunked)这几个关键词,在120天的考察期间,中国官媒的内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搜索结果首页中。 去年10月,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障民主联盟的一份报告也指出数据空隙可能会被威权政府利用的问题。报告当时就以“德特里克堡”为例说,并不是所有内容都包含谎言,但是将有关德特里克堡的误导或暗示性的内容充斥于网络,中国等威权政府实际上可以非常有效地发起一场虚假信息攻势,而且相比民主社会,威权政府更能通过国有信息机构,针对价值比较高的搜索词汇,将他们想要的叙事充斥于网络。 谢弗说: “他们能够行之有效的方式是,在社交媒体上给读者漫灌比如德克里克堡这样的充满阴谋论的词汇,读者之后如果搜索这些词汇,他们正好就会被导向大量来自中国的信息,因为只有中国不断地发布这些信息。” “这是一种强化机制,”他说。 谷歌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研究报告中一些搜索词代表这种数据空隙,公司正在努力解决这一已知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也提到包括谷歌在内的搜索引擎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报告建议搜索引擎可以在搜索结果中对媒体来源进行标记,让读者更好地了解信息是来自国家媒体还是独立媒体,并且对搜索结果先后顺序的排名算法提供更清晰和透明的说明。 报告指出,中国在搜索引擎上的足迹并不一定局限于官方媒体,还有一些与中国媒体有报道转载协议的媒体也在传播中国的叙事,如果加上这些媒体在搜索结果中出现的情况,可以让中国官方媒体的内容出现在首页搜索结果中的频率提高近10%。 美国战略情报咨询机构苏凡集团(Soufan Group)情报分析师莫利·萨尔茨科格(Mollie Saltskog)表示,中国有关新疆的叙事并不一定在美国民众之间产生共鸣,大多数美国人仍然认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等穆斯林少数群体实施了种族灭绝,但是在新冠溯源问题上,中国推动的阴谋论确实令人担忧。 她对美国之音说:“过去两年来我们看到中国在推动虚假信息上明显的策略转变,他们开始效仿俄罗斯的伎俩,开始采取一些更加隐秘的虚假信息散播手段,在民主社会中散播疑惑和分歧。……其中一个方式就是把所有都丢出来,看看哪些能够持久。” 中方回应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回复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置评请求时表示,中国有权表达其在涉及新疆和新冠溯源问题上的立场,“揭露谎言、发掘事实和真相。”他说:“所谓(中国)利用搜索引擎制造有利于中国的叙事的说法是无理指控,显示美国和西方国家通过利用其国际话语权蓄意压制中国。“ 谢弗表示,中国有权表达其观点,研究所涉及的问题并不是中国的声音是否应该出现在西方的平台上,而是突出了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内容占据了一些关键词搜索结果的问题。他说,如果YouTube上有关伊拉克战争的搜索结果,半数内容都来自美国媒体,同样会是问题。 他说:“我们所讨论的问题是,希望给搜索结果提供背景信息,提供一个更细致的搜索环境,你可以看到中国的视角,但也能将其与其他独立媒体的视角进行对比和比较。” 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指出,目前尚不清楚中国叙事出现在搜索结果靠前的问题在多大程度上是中国政府有意为之的战略,还是这只是中国推动大外宣的一个副产品。 不过布兰特认为,鉴于搜索引擎的特点,“我们可以说中国受益于这种动态模式,能够将其想要的叙事,包括有关新冠的阴谋论以及对新疆人权状况的粉饰,通过这个媒介传播到公共领域。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ihua Cheng
Qihua Cheng
2 月 前

Why US does not let Port Detrick Lab open to W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