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大国游戏 中美对峙与面对的现实

滚动 推荐 国际

保持美中主导的平衡局面,有益于形成双方集团在经济地位上的竞争与互动关系,避免其他国家产生危机感以及过于推崇军事力量。

毫不意外,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26日在华盛顿大学关于美国新对华政策的演讲激怒了中国,以至于一直到5月31日,中国外交部都在发布会上讨伐这篇演讲。此前,美国总统拜登在亚洲访问时,承诺将在军事上对台湾提供援助的言论已经挑动了中国易怒的神经,在拜登访亚期间,中国外交部不断发声,声讨美国对自己的“不公正”主张。

布林肯颇为详实且有针对性的演讲使其成为美国对中政策的纲领,它预言了美国未来十年的战略走向,以至于中国不得不予以重视。30日,中国“战狼式”外交发言人赵立坚再次针对布林肯的演讲发声,指责其“满篇谎言”、“颠倒黑白”。它指责演讲中攻击中国的部分正是美国当今的所作所为,美国才是构成国际秩序“最严重、长期性挑战”的元凶。

赵立坚的长篇发言针对布林肯演讲中问责中国的几句话,布林肯讲到,中国是“对国际秩序最严峻的长期挑战”,中国“完善境内大规模监控体系并将该技术出口到 80 多个国家;在南中国海推进非法海洋主张,破坏和平与安全、航行自由和商业;规避或违反贸易规则,伤害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工人和企业;声称支持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与公然违反这些原则的政府站在一起”。这些构成了中国挑战美国“75年来保障世界持续进步的普世价值观”的原罪,中国是“唯一不仅具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其日益增强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又使之具备这样做的能力的国家”。

接下来,布林肯揭示出美国对华政策的战略转向:由“竞争、合作、对抗”三部曲转变为“投资、协同、竞争”,“投资”针对美国国内的实力基础,“协同”针对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例如美国在东盟的投资,最新启动的“印太经济框架”,“竞争”则是在建构前两者的坚实基础上,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

新对华政策演讲显示,拜登政府意欲在未来“决定性的十年”里,打造围绕中国的“战略环境”包围圈,为应对中国威胁,他拿出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武器:美国的民主制度与开放社会。拜登政府认为,最迫切的问题在于应对中国对民主的挑战,因此要塑造针对中国的“战略环境”,以推进建设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国际体系的愿景。

布林肯重申不寻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但他要证明美国的民主制度能够“应对紧迫的挑战,创造机会,并增进人类尊严”,并将其散播给“未来属于那些相信自由的人们,所有国家都将不受胁迫地自由规划他们自己的道路”,这是布林肯自信领先于中国的。

演讲中,布林肯强调数百万中国学生选择留学美国,表示“华裔美国人为美国做出了宝贵的贡献,而且世世代代一直都在这样做”,“不论是在这里探访或居住的中国国民,还是华裔美国人,亦或是在这个国家享有与其他任何人等同权利的任何其他亚裔美国人”,都处在“为人人都享有机会的承诺而建设的国家”里。这些措辞或许表明,美国在与中国的对抗或者说竞争中,正迫使自己越来越开放。

布林肯最后花了一定篇幅阐述了美国与中国在气候、新冠疫情、不扩散和军备控制、打击非法麻醉品、全球粮食安全、全球经济复苏等问题上的合作,表明美中之间存在着深刻的联系,中美之间是相互不可或缺的关系。

中国官方与民间对美国的批判中,都没有提到这一点,然而,中国对美国的态度并不是没有“软化”的一面。31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基辛格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对美国喊话,声称中美关系的“氛围很不平常”,“美方的极度焦虑完全没有必要”,呼吁中美关系不能再恶化下去,必须做出正确抉择。在中国内宣连篇累牍地对美国进行批判时,王毅“独自”寻求着两国的互惠互利关系。此外,美中两国正筹备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的接触,双方或许会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议间隙见面,在拜登承诺对台湾受中国武力攻击时提供军事援助之后,外界对两国防长的这次会面颇为瞩目,这也表明两国因台湾关系紧张之际,双方的沟通渠道仍未关闭。

BBC近期刊文对比了历史上三次大国争霸的史实,希望得到对当今中美对抗的启示。其中,近代英美争霸是唯一一次没有爆发大规模武力相争局面的竞争。牛津大学史密斯教授认为,冲突没有爆发的部分原因来自于20世纪初经济一体化的程度,双方爆发战争的风险过高,还有一部分原因源于英美文化同宗同源,双方价值观方面的差距甚小。中美关系长期以来的相对稳定得益于前者,但中美间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上的根本不同使双方又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

如今,这一分歧被当作理解当今中美关系现状的重要因素,出现在布林肯的新对华政策演讲中。很显然,中美都理解如何利用这一分歧来处理两国关系。

美国绝不允许中国以他的方式“重塑国际秩序”,这也是拜登政府从第一届民主峰会,到抵制冬奥会,再到批评中俄关系以来一直在做的事。针对发生在新疆、西藏、香港以及全体中国人身上的人权事件,美国一直致力于直接批评中国的专制政策,并力图对受压迫群体提供帮助,然而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也在极力避免与中国的直接冲突,例如美国力挺台湾参加世卫大会,但并未将其纳入“印太经济框架”。

这一分歧也并不能掩盖双方在短期全球一体化进程中的关系。以近期美国注目的焦点之一——东盟为例,若将东盟视为一个整体,其可谓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同时是美、中、日、德之后的第五大经济体,然而,东盟成员国收入水平参差不齐,基础设施建设低劣,人口素质也不能与中国相比。

中国也在“恰如其分”地充当起美国势均力敌的对手,其近期在太平洋岛屿国家寻求安全合作的行为与美国如出一辙。对一些现实主义者来说,大国之所以是大国,在于其“权力”。美国针对中国打造的战略“包围圈”,围而不攻,只是形成对峙局面,正是美国行使其大国权力,让中国能够站在与其抗衡的位置,这也是保持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重要手段。

尽管局部联合、框架贸易泛滥以及各国趋于紧急避险有使全球化出现逆转的趋势,但保持美中主导的平衡局面,仍有益于形成双方集团在经济地位上的竞争与互动关系,避免其他国家产生危机感以及过于推崇军事力量。这才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中美双方迫切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伪大的思想家
使用猪国的文字
避不开文字游戏

上下五千年
会文字游戏的
有孔子和我

其他的
比如 
胡评刘小波
莫言高行健
是真的喜欢
不是真的会

比如
鲁迅果戈里
写装疯日记
不是真的会

我能自圆其说 
孔子也能

对或不对
需要小日本部落的证据
不关孔子和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