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消费疲软,原料暴涨,中国经济险象丛生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近日来,中国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但消费者支出表现不佳,导致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受到制约,疫情后急需复苏的中国经济面临新一轮风险。

北京一处建筑工地林立的塔吊。(2021年1月13日)

近日来,中国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但消费者支出表现不佳,导致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受到制约,疫情后急需复苏的中国经济面临新一轮风险。

中国官媒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召开会议,指出大宗商品价格在短期内快速上涨使得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困难,要求帮助企业应对原材料涨价。这已经是国务院常务会议连续第三次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问题。

最近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证实了经济疲软的趋势。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官方制造业采购人指数(PMI)降至51,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不及预期;价格指数升至近年高点,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环比大幅上涨。

几乎同时公布的财新PMI也显示,5月制造业购进价格指数升至2017年1月以来最高点。调查企业均反映,原材料成本上扬,增加了制造业成本,对增加用工保持谨慎。

然而,家庭支出仍然疲软,生产商难以转嫁原材料上涨的压力,这导致生产者利润率下滑,抑制了企业的未来生产,经济增长的前景受到威胁。

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的经贸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复苏应该由零售业和服务业来承载。如果它们没有能力维持目前的增长速度,工业和最终的房地产将受到商品价格的影响,增长将放缓。”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今年以来,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一路上扬,涨幅达到20%以上。经济专家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全球大流行后供需关系尚未恢复平衡造成的。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告诉美国之音:“由于被压抑的需求,全球商品价格正在上升。中国和与建筑有关的商品,如铁矿石和铜,情况尤其如此。从去年开始的刺激措施仍然存在,仍然是由基础设施驱动的。”

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提高,以及全球各国逐渐放宽针对疫情的限制措施,工业化国家的需求比供应方恢复得更快。许多主要商品出口国是受疫情打击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他们的生产仍低于疫前的水平,造成商品价格因为供应短缺而上升。

大宗商品上涨的背后也有金融投机。由于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全球范围内有充足的的流动性,导致大量资金流入商品期货市场。

法国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怡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黄黎洋(Francoise Huang)表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取决于商品价格的上涨是否会传导到下游价格,目前最终消费者需求还不强。

她告诉美国之音:“最新价格数据表明,价格传导有限,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远远超过中间产品和消费品的通货膨胀。这意味着下游行业制造商的利润率受到压力。”

最近几周,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多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表示担忧,呼吁对供需进行更严格的管理,打击投机行为。这导致一些金属价格回调,但鉴于全球需要的改善,这样的修正可能不会持续太久。

中国央行周一还突然宣布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这将限制商业贷款机构的销售,应对人民币连续的大幅上涨。

人民币走强在一定程度上将抵消大宗商品价格商上涨的影响。但这一政策调整显示,监管机构同样担心,升值后人民币将使中国的商品在外国市场上更贵,阻碍中国制造业的复苏。

不过,分析指出,由于消费支出表现不佳,中国央行不太可能为了平稳大宗商品价格而撤销经济刺激措施。由于消费者价格上涨会直接影响生活成本,引起社会不稳定,中国官方更注重消费者通胀而不是生产者成本。

史剑道说:“在中国,典型的情况是商品通胀没有达到消费品。商品通胀不是政府去杠杆的原因。”

黄黎洋同样认为:“鉴于经济复苏还没有完全的广泛基础,最近商品价格的上涨在短期内对中国经济的净值可能是负面的,在未来几个月,流动性可能会保持充足。”

经济后患无穷

原材料快速上涨引发了系列连锁反应。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铜和其他大宗商品的消费国,中国的经济需求影响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同时受到上涨的影响。

中国部分企业开始囤货,部分企业则面临原材料短缺的困境,供应链受到明显影响,对正常的经济运行秩序造成损害。

还有报道称,一些中国生产商选择暂时停工,或放慢生产速度,等待价格稳定。但如果全球需求继续上涨,而供应愈发不足,这种策略会适得其反。

由于成本上涨,制造商对招募新工人保持更谨慎的态度。5月,官方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环比下降0.7个百分点至48.9,低于荣枯分界线以下,说明企业裁员的数量超过了他们招聘数量。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近日在报告中预测,未来几个月大宗商品价格将有所回落,但可能在9-10月下一个建设需求旺季时反弹,生产者物价指数在下半年维持高位,而消费者价格的传导仍然相对有限。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 受大宗商品价格高涨的拖累,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减少0.3%。

同时,债务的膨胀、对房地产融资的限制,以及随着外国生产力的恢复,对中国消费品需求的回落,都将令中国经济在下半年承压。

凯投宏观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近日在报告中写道:“现在经济已经超过了病毒发生前的趋势,我们认为今年的增长速度会减弱。”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