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追查新冠源头 美国情报界要如何调查?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宣布,他已要求美国情报界”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并在90天内提供一份报告。情报界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调查工作将启动整个情报界的资源,收集包括武汉病毒所的卫星图像和原始记录,各部门还需将情报整合、重复检验,90天的时间并不宽裕。

资料照:武汉病毒所外的安全人员 (2021年2月3日)

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宣布,他已要求美国情报界”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并在90天内提供一份报告。情报界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调查工作将启动整个情报界的资源,收集包括武汉病毒所的卫星图像和原始记录,各部门还需将情报整合、重复检验,90天的时间并不宽裕。

在《华尔街日报》报道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生病住院之后,关于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露的理论被重新激活。今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组成的一个联合小组发表了报告 ,称所谓的实验室泄漏理论”极不可能”。但这份报告因其研究方法和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而受到美国和世卫组织领导层的批评,美国高级官员呼吁展开新的调查。

拜登总统5月2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况”来寻找病毒的起源,一种是人类与受感染的动物接触产生的,二是由于实验室意外泄漏。“我已经要求情报部门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信息,使我们更接近一个明确的结论,”拜登说。

病毒起源和属性

美国学者、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说,这项任务会动用整个情报界的资源,其中包括人力、技术以及科学能力,拜登总统还特别呼吁国家实验室援助。

两周前,18位权威生物学家在《自然》杂志发表的公开信中说,在有足够的数据之前,必须对病毒起源的两种假设都认真对待。

两周前,18位权威生物学家在《自然》杂志发表的公开信中说,在有足够的数据之前,必须对病毒起源的两种假设都认真对待。

两周前,18位权威生物学家在《自然》杂志发表的公开信中说,在有足够的数据之前,必须对病毒起源的两种假设都认真对待。

公开信说:“正当的调查应当是透明、客观、以数据驱动的,包括广泛的专门知识,接受独立监督,并负责任地设法尽量减少利益冲突的影响。公共卫生机构和研究实验室都需要向公众开放他们的记录。调查人员应记录进行分析和得出结论的数据的真实性和来源,以便独立专家能够重复分析。”

盖瑞特表示,自3月份以来,新的信息浮出水面,显示实验室泄漏理论有一定的可能性。

盖瑞特说,“媒体报道中提供了两个消息源,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员工在11月初生病。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患有什么疾病,病情有多严重,还有其他各种情况尚不得而知。然后有媒体披露,不管是否属实,有关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因此,关于这些组织或这些事态发展可能会有新的问题。还有我想,针对世卫组织中国调查小组收集的数据,也会有其他问题出现。那次调查(在疫情爆发后)一年多后才得以进行,中国政府基本上非常强硬地阻止了世卫组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国际社会在更早的时间进入中国调查。许多研究人员声称,他们无法访问原始数据或许多其他记录。因此,拜登可能试图命令情报界找出其中一些问题的答案,试图填补其中一些我们所谓的空白。”

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博士(Michael Pillsbury)对美国之音说,这次新的调查中,不同的情报部门会将各自收集的情报综合起来。

他认为,调查会围绕几个关键问题进行。

首先是新冠病毒的属性,即这种病毒是实验室培养的还是自然产生的。

中国官员为何被免职

白邦瑞说,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是否曾经掩盖新冠疫情,这牵扯到习近平什么时候得知这种病毒的出现。去年2月在疫情爆发之初,湖北省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和主任刘英姿因为防控疫情不力而双双被免职。

去年5月1日,湖北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叶志强刊发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文章中说,“从疫情发生截至4月中旬,湖北省处分疫情防控中失职失责党员、干部3000多人,其中厅局级10多人,县处级100多人。”白邦瑞认为,美国情报部门这次的调查应该查清湖北省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这些官员被免职的具体原因。

美国政府与武汉病毒所的关系

另外一点是,《华盛顿邮报》去年4月的评论员文章说,2018年1月至3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多次派遣美国科学外交官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后向华盛顿汇报说该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并要求华盛顿向该研究所提供更多的帮助来确保其安全。白邦瑞认为,这次的调查应该弄清美国政府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合作形式和内容。

另外一点是,《华盛顿邮报》去年4月的评论员文章说,2018年1月至3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多次派遣美国科学外交官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后向华盛顿汇报说该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并要求华盛顿向该研究所提供更多的帮助来确保其安全。白邦瑞认为,这次的调查应该弄清美国政府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合作形式和内容。

另外一点是,《华盛顿邮报》去年4月的评论员文章说,2018年1月至3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多次派遣美国科学外交官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后向华盛顿汇报说该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并要求华盛顿向该研究所提供更多的帮助来确保其安全。白邦瑞认为,这次的调查应该弄清美国政府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合作形式和内容。

白邦瑞说:“我建议调查的一部分应该包括询问中国官员和研究人员,‘你知道些什么‘?’”他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地方政府很可能没有将所有的信息交给北京。他建议查看卫星图像,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停车场在疫情爆发前后停放过的车辆。

白邦瑞还建议,情报界应该采访之前声称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生物武器的闫丽梦。闫丽梦是前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博士后研究员。她去年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她从香港逃到美国,就是希望能传播新冠病毒的“真相”。

包括白邦瑞和盖瑞特都认为,鉴于调查的复杂性,90天的时间里,各情报机构需要为协调合作安排人手,互相查阅资料,并写报告,时间并不宽裕。

新调查有何不同

在拜登总统下令情报部门进行调查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拜登政府叫停了特朗普政府时期对病毒是否源自于武汉实验室的相关调查。不过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否认这项说法,指该小组的调查结果已经在2月和3月通报给国务院的高级官员。

白邦瑞表示,先前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进行的调查可能不够科学,因为领导调查的几位调查员都没有科学背景。他说,这次的调查应当由科学家来带领。白邦瑞表示,病毒源头调查面临的政治压力是找出情报证据可能都无法回答的答案。

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盖瑞特则认为,相较于特朗普时期的调查,美国目前已经掌握了新的信息,美国及其盟国之间也有了新的讨论。有些人可能不会像上次那样将调查政治化。

他说,“老实说,科学家是人,记者是人,政策制定者是人,当你收到一个你认为不可信、声名狼藉的人的说法,有时你本能的反应会因为信息的来源而忽略信息,而不是实际看信息本身的真实性。”

盖瑞特说, “大流行现在被更严肃地视为一个国家安全问题,而不是所谓公共卫生问题,无论你认为这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还是国家安全问题,它们不一定是相互排斥的。”

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5月30日在”会见新闻界”节目上说,他认为美国会找到新冠病毒的源头。

博明说:“我认为我们可以。这可能需要不止90天,但你看,……中国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有道德的科学家,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新冠大流行的早期阶段就站出来说,他们怀疑这是实验室泄漏。这些人被中国政府系统性的压制下去。”

博明表示,他相信美国领导的追查病毒源头的努力,可能会赋予中国有良知的科学家道德勇气,让这次的调查得到更多的情报资料。

美国的调查行动引发了中国的反击。在拜登总统下令情报部门调查一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称美国“想借疫情搞污名化和政治操弄,甩锅推责。”赵立坚还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对美国及其遍布世界的200多所生物实验室进行调查。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