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会机构报告:美商务部在防止敏感技术落入中国军方方面未尽到责任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美国国会的一个机构在星期二(6月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在保护国家安全和防止敏感技术落入中国军方手中这个方面,美国商务部未能尽到自己的责任。

资料照片: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主席凯洛琳·巴塞洛缪(又译:白嘉玲)(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国会的一个机构在星期二(6月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在保护国家安全和防止敏感技术落入中国军方手中这个方面,美国商务部未能尽到自己的责任。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这份题为《未完成的工作:出口管制和外国投资改革》的问题简介报告中说,商务部在制定一份敏感技术清单方面动作迟缓。这些技术在出口到中国之前应受到仔细的审查。

报告指出,2018年,由于中国实体力图获取美国的敏感技术,而且美国对中国军民融合战略和像“中国制造2025”这样的产业政策带来的风险有了更大的认识,国会收紧了美国的出口政策和审核外国投资的程序,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FIRRMA)和《出口管制改革法》((ECRA),以加大向中国等对手出口关键技术的难度。

这份报告说,定义一份“新兴和基础”技术清单是实施《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和《出口管制改革法》的关键部分。

“自这些法案于2018年成为法律以来,该清单的制定出现了重大延迟,而且程序和方法也不明确。该清单将支持制定这两项法案指导下的新控制措施,并确定现有控制清单未涵盖的其他国家安全风险。在制定《出口管制改革法》时,国会委托美国商务部履行其加强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意图,但商务部迄今未能履行其职责,”报告做出结论说。

报告认为,对什么是新兴技术和基础技术缺乏明确界定,阻碍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履行责任的能力,而在制定这些定义方面的多年拖延可能会加剧国家安全风险。

这份报告说,根据法律,被定义为新兴和基础技术的一系列技术会使某些交易必须提交申请,从而由外国投资委员会对高风险交易进行审查。在没有这样一份完整清单的情况下,外国投资委员会继续在没有这一额外指导的情况下运作,并可能在审查交易的能力方面受到限制。

路透社报道说,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没有直接回应还没有制定这样一个清单的问题,但提到,它已经发布了四项关于新兴技术控制的规则,而且更多的规则即将出台。

商务部还表示,它已扩大了最终军事用户的规则,并将一些公司添加到其实体名单中。这些实体名单会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技术和杭州海康威视等公司销售产品。

拜登政府的商务部4月8日把七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原因是这些公司从事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外交政策利益的行为”。在特朗普政府任内,商务部已经把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华为、中芯国际等都名列其中。

这份报告提到了商务部所采取的一些行动,包括提议对可以让开发生物武器变得更容易的基因编辑软件进行监管,但这项规定尚未最终敲定。商务部还发布了涉及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的地理空间图像的临时规定。

报告说,由于先进的监视技术在新疆被用来拘留维吾尔穆斯林,这样的技术受到了一些关注,包括为促进人权而实施的出口管制,但是商务部仍然没有对更新类型的先进监控软件进行出口管制。

这份报告认为,跨机构协调和充分利用私营部门和学术界专长可以帮助这份清单的制定。它提到,商务部加强了相关专家咨询机构的作用,并就编制新兴技术和基础技术清单征求公众意见,但如何、是否以及何时纳入这些技术的专业知识尚未明确。

它还说,在其他机构之间协调国家安全风险评估也可能促成更快完成这份清单,并鼓励各机构填补全面保护技术方面的空白。

这份报告提出了商务部监察长是否应该对在制定这份清单的问题上出现两年多的延迟进行调查以及执行出口管制的权力是否应交给另一个政府部门的问题。

美国国会在2000年成立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按照立法,该机构的使命是观察研究美中双边经贸关系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并就此向国会递交年度报告。该机构还酌情向国会就立法和行政措施提出建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