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维克多-汉森:美国的公民概念及衰落

滚动 焦点 大众观点

在美国,在我们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行政国家都是一个外国想法,那么是什么改变了,是什么使得公民和民选官员将权力交给中央政府的官僚机构呢?

不担责且非民选的深层政府

对公民身份和宪政政府概念的另一个挑战是行政国家的兴起,通俗地说,我们将其称为深层政府。我们指的是地方、州和联邦各级政府中有一大群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的政府。

这个巨大的人群未经审计监督,而且通常不负责任。他们到底有多少属于联邦政府,取决于我们怎么定义他们。无论他们是全职联邦雇员还是兼职或承包商,可能在 400万到 800 万之间,实际上在地方和州一级可能还有 1.4 亿。


 它威胁公民身份的危险在于,他们将政府的立法部门、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合并为一个机构、一个实体,在某些方面,就像法官陪审团和刽子手(合三为一),他们人数众多,这对我们这些公民是绝对不负责任的。


 我们可以在整个历史中看到这些表现。不仅仅是民主国家有深层政府,所有国家都有。古代雅典和罗马是经同意而组成的政府,在雅典民主办公室的雅典董事会中,有大量非选举产生的人。在罗马这些人更多,甚至更多未经同意而组成的,非宪政的地区、民族和国家,创造了大量的这种人来管理国家或帝国。


 想想 18 世纪路易十四在凡尔赛宫雇佣的数千人,并一直持续到拿破仑时代,记住官僚主义这个词,官僚的统治,办公桌(室)的统治来自这个想法,即有数十万未经选举产生的法国公民涉及政府行政工作。


 埃斯 科里亚尔是16 世纪的西班牙帝国的行政中心,雇佣了一千人,而与克里姆林宫和莫斯科相关的沙皇和今天的共产主义俄罗斯官僚、查士丁尼时代的拜占庭帝国和六世纪,然后是七世纪,八世纪,包括五世纪,君士坦丁堡雇用了大量的人。事实上,拜占庭这个词指的是官僚机构的迷宫。


 但实际上,在美国,在我们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行政国家都是一个外国想法,那么是什么改变了,是什么使得公民和民选官员将权力交给中央政府的官僚机构呢?


第一个挑战是进步主义时代。还记得吗?对民主来说是这样一种观念,即如果一个人的投票权对所有公民是平等的,那么也许这种政治平等应该超越政治,适用于社会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因此,国家有责任平衡事情以重新分配收入权利,以使一切更加公正和公平。


 我刚才所说的(重新分配)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和时间,这最终意味着公民将把他的一些自主权交给官僚机构,做官僚机构认为最好的事情,而不是公民投票支持或打算的事情.

行政国家第二次大幅增长发生在大萧条期间。 1929 年的市场崩溃,尤其是 1932 年达到 25% 的失业率,以及以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有限政府出现问题的观点竞选的罗斯福的选举。换句话说,他将创造一个政府机构的字母汤an alphabet soup of government agencies,以确保美国人是平等的,他们是繁荣的,他们是安全的,他们是有保障的,而这些目标,私营部门,个人和家庭是无法实现的。联邦政府在 1930 年代和 1940 年代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但在 1941 年至 1945 年更引人注目的是,美国打了一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或多或少地局限于欧洲大陆。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两条战线的全球战争,需要大量投资于军舰、飞机、武器和后勤资金,以及为这些生产占用私有财产,工厂。对私营部门的控制由官僚监督,一切都在战争的必要性之下。


第三次大增长发生在 1960 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美国以某种方式辜负了女性,辜负了少数族裔,也辜负了残疾人。可以说,提供平等和赔偿是政府的任务,通过建立更多的政府机构来满足那些认为自己没有得到自己的家人、社区、教会或私营部门照顾的人们的需求。


其结果是我们在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中不断增长。这样做的结果是行政部门越来越大,他们的责任却越来越少,因为这又是一个法官陪审团和刽子手式的哲学,一个官僚认为:在我身后的州、地方或联邦政府的全力支持下,我有更多的资源,如果我发现有人违规违反了我制定的规定,他可能有有限的手段,而我有无限的手段, 如果我去法庭指控他,我可以用条文统治他,或者我可以通过让他破产的纯粹威胁来控制他。


我给你一些现代的例子。我们有《清洁水法》及其经过了 40 或 50 年的大社会立法、环境保护立法中的各种迭代。其中一项内容是《内陆水道法》。政府应该介入并确保横穿私有财产的水道,以确保它们不受污染。听起来不错。看起来很棒,停止氮气、停止氨、停止铅、停止危险的有毒化学物质进入水中。但是,政府越是接手这项职责,就越是侵入那些在他们的土地上有水的人的私人生活。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的意思,如果你在加利福尼亚或印第安纳州和爱荷华州有一个农场,并且你有一个低洼地,例如下雨后它会填满一个临时池塘,然后它会随着天气好而蒸发掉。也许只是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收集一些氮在那个池塘里,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这是一条内陆水道,或者它是商业、贸易或运输的问题而成为联邦政府的管理入口,但联邦政府已宣布这些临时的小池塘属于农民内陆水道的低处。他们可以进入您的财产,测试您的水,然后引用相关条文给您。如果你抗拒,那么你将不得不在法庭上抗拒他们。他们比你有更多的手段,所以大多数农民要么谈判,要么支付罚款,而且罚款可由联邦官僚再次裁决调整,他们有时遵守规则有时不遵守。


 深层政府发展的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最为过分的美国国税局。想想奥巴马政府期间的 IRS 高级专员Lois Lerner,她在 2012 年的选举周期中亲自提出建议,那些可能包含政治元素的非营利组织不应获得非营利地位,这意味着最终将关闭这些组织。她认为这些组织申请非营利地位与申请相关的特殊词汇相关,这些词汇的明显的标志是自由liberty、自由freedom、个人主义。她开始监视这些申请并一直连续,她和她的局否认他们这样干了,直到最后她被曝光。但在争议消退后,她退休了。事实是,在那次关键的选举中,许多非营利组织没有明显的政治性,但拥护可能与奥巴马政府对立的想法,可以说,他们甚至从未进入非营利组织的业务。他们被迫停止倡导传统的宪法价值观。


但最令人震惊的是,在过去五年中,我们看到了对深层行政国家的新滥用。我认为这是我们历史上最危险的。我想我们不仅会称它为艾森豪威尔总统在告别演说中警告的军事工业综合体,还称其为军事工业情报媒体综合体。这些是纽约和华盛顿走廊之间的人,参与我们的情报机构,参与军队,参与为服务两者的企业界,参与媒体,这些媒体本应该是对冲突、串通和滥用职权的监督者,但他们对个体公民实行的巨大权力我们从未想象过。


 想想臭名昭著的穆勒调查,据说是要调查俄罗斯的勾结。 记得当Donald Trump 川普被选举为总统时,有很多对川普的指控是由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提出。他是一名英国国民或被法律禁止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活动,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非常阴暗的人物。我们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但他开始向媒体透露唐纳德川普做了各种邪恶的行为,指控川普与俄罗斯人勾结,帮助推动 2016 年大选,川普必须被阻止。


我们被告知的那份卷宗是由某个组织独立资助的。经过进一步审查,事实证明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y Clinton)支付了这笔费用,并隐瞒了代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珀金斯·科伊(Perkins Koey)律师事务所的付款,该付款被一家名为 fusion GPS 的私人公司进一步隐藏,该公司随后向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付款。


他通过司法部计划并安排了这份档案。他们在 2016 年大选前泄露了这些信息, 但无济于事,他们无法阻止唐纳德·川普的选举。但是在川普总统任期的最初几个月的过渡期间,人们分心了,因为我们每晚都在有线电视新闻中被告知,通过这些非民选官僚机构的泄密,川普政府掌握在弗拉基米尔·普京 (Vladimir Putin) 手中。 他已经勾结,即使不是叛国也是不爱国的。


所以我们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我们没有通过选举决定是否成立这个委员会,我们只是任命它,因为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引发了对俄罗斯勾结的强烈抗议,我们不知道科米已授权联邦调查局向斯蒂尔先生付款,但无论如何,我们支付了3.5到4 千万美元给罗伯特 穆勒 Robert Mueller 这个被任命而非选举产生的FBI局长。我们在他的调查议程中给予了他极大的自由度。他组建了一个叫做梦之队的东西。这是一群非常熟练、精通业务和著名的自由派律师。他将他们指向川普政府的方向,并说继续寻找有罪的当事人。我说有罪的当事人,是因为他们没有无罪推定,而是有罪推定。


四千万美元,二十二个月后,我们发现没有俄罗斯勾结。总统没有任何可起诉的重罪行为,我们已经分散了 22 个月的政府的注意力,有传言称重磅炸弹正在从墙上炸开,但最后什么都没有。


但我的意思是,当我们追究深层政府官员的责任,并在国会委员会面前召集他们并让他们宣誓时,你瞧,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现在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这位负责这项最初基于斯蒂尔档案的调查的特别委员会,其雇主是融合GPS研究公司。他去了国会,当他被问到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是谁?什么是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档案?什么是融合 GPS公司?他耸耸肩说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在您的报告第 2 卷第 103 页,在讨论 2016 年 6 月的特朗普大厦会议时,您提到“制作 Steele 报告的公司”,该公司的名称是 fusion GPS,对吗?当你谈到制作 Steele报告,融合 GPS 的公司的名称时,你在第 103页,第 2 卷说是正确的,对吗?回答是“我对此并不熟悉……”。这不是一个技巧问题。这是过去和现在都存在的融合GPS公司。


 想一想,联邦官僚Robert Mueller被赋予了调查首次由融合 GPS 公司带来的指控的特殊权力,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宣誓作证,穆勒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尽管他的委员会,他的梦之队已经对一个民选总统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让我们以联邦调查局局长本人为例,詹姆斯科米,他还是一个终身官僚,他因泄露他和总统谈话的私人备忘录而被解雇,这些备忘录被记录在 FBI 仪器 iPad 电脑 iPhone 上。他将这些机密谈话的备忘录泄露给了媒体。这可能不仅违反了保密性,而且违反了安全性。


在他被解雇后的第二年,詹姆斯科米继续泄露他说他在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时知道的信息,这证实了他的密友罗伯特穆勒正在调查唐纳德川普的原因。换句话说,作为陪审团法官和刽子手的他,竭尽全力在电视上告诉我们,川普政府犯有与俄罗斯勾结的罪行。所以他像罗伯特·穆勒一样被召集在国会前并宣誓。

他被问到融合 GPS公司,他被问及克里斯托弗斯蒂尔,他被问及中央情报局是否与 FBI 一起非法监视人们,他被要求确认档案中的特定事件和指控,以及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在245个场合下做了什么。


在宣誓之下,他说要么我不记得,要么我不知道。我不记得通知了那个;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要……我之前说过,当我读到那句话时,我没有读进脑子……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我不记得收到任何东西……你签了申请。我不知道……我可以推测,但我不知道……我不想让你推测。我们将尝试自己解决这一切。
 试想一下,如果 IRS 对您进行审计,并就您在宣誓时对自己的数据和记录询问说我不知道。我想你可能会被起诉。


 接替穆勒的是 Andrew McCabe 联邦调查局代理局长 ,司法部监察长终于发现,McCabe 先生曾 3 次或 4 次故意撒谎,误导正在调查 FBI 向媒体泄露机密或敏感材料的调查人员,向媒体发送信息故事来保护自己的声誉。


梦之队彼得·斯特鲁克(Peter Struck)和丽莎·佩奇( Lisa Page), 他们本应是独立的,无偏见的,但因泄露给媒体时被解雇了,在一系列私人浪漫关系的文本中,他们承认曾利用自己的办公室帮助破坏总统职位,他们不是无厉害关系的询问者、检察官或调查员。

与此同时,这些正在发生。我们不仅武器化了联邦调查局,还武器化了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另一位非民选官僚,有人指控他利用中央情报机构监视美国公民,这是非法的,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某些参议员正在调查中央情报局的不当活动时,CIA监视这些参议员。他说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没有监控参议院的计算机。至于中央情报局入侵参议院计算机的指控,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不会那样做。我的意思是这超出了理性的范围。


 那是个谎言。他向谎言道歉,但他又发表了另一个令人震惊的声明,即奥巴马政府下的中央情报局无人机执行计划。一个相当秘密的陪审团和刽子手,计划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杀死可疑的恐怖分子,从来没有打过任何不相关的人。 ……如果在有妇女和儿童或其他人的区域内有恐怖分子,我们不会采取可能使那些无辜的男人和儿童处于危险之中的行动。事实上,我可以说,美国所参与的那种军事行动,在旅游领域,在过去的一年中,并不是只有一个无关人员的死亡例外…


 换句话说,只是杀死了目标,而他们从未向非目标的某人开枪或炸毁某人或轰炸某人,并且没有卷入其中的儿童或邻居或社区人员受伤。那完全是谎言。在这两种情况下,当布伦南被问及时,他都加倍努力(掩盖),直到最终数据和富有成效的指证表明他在撒谎。所以你有的是对美国人民撒谎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在那之后,当奥巴马政府离任时,他退休了,他继续使用有线电视新闻,他利用了他之前职位的安全许可,他一再声明,曾经拥有安全许可的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知道唐纳德川普勾结,然后他被带到国会委员会面前,并说要在宣誓后重复这一点,他未能那样做。 ……他说,我不知道是否存在你所说的这种勾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足够的信息和情报基础,需要官方进一步调查以确定是否人们在积极与俄罗斯官员勾结……


你知道吗,国家情报局局长詹姆斯克拉珀宣誓,国家安全机构没有监视美国人。 ……国家安全局是否收集了数百万或数亿美国人的任何类型的数据。不,先生,这也是一个谎言。


 当被问及时,他撒谎宣誓,他说我给出了最低不真实的答案。与 IRS 再试一次。 所以我们在这里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我们非常有权力的人,有能力监视您的通信,监控你的演讲,调查民选总统,国会议员,参议员。他们违反了法律,不会受到任何起诉,因为他们的影响力或因为联邦检察官担心他们自己身上也可能有一些东西。


 当我们查看退役军官和现役军官时,这也成为各种严重的滥用权力之地。请记住统一的军事司法守则,该守则几乎涵盖了适当和不适当的军事行为的所有要素。它的最具争议性的元素之一是,它明晰的指出,现役军官和在紧急情况下被召回的退役军官,不能贬低民选的总司令。


 好吧,这真的不是问题,直到对唐纳德川普的自相矛盾,尽管他是总统。那时,当军队中的人们开始觉得舆论在反对川普时,他很受欢迎。外交核心中的一些人认为他没有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他们开始攻击唐纳德川普。让我举一些例子来说明我的意思。退役将军麦卡弗里说,唐纳德·川普可与墨索里尼相提并论,因为他取消了某些官僚机构对《纽约时报》的订阅。


一位非常有名的海军上将麦克雷文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唐纳德川普应该早日离任。他是在选举年这么说的。想象一下,一名军官获得了巨大声望和人脉的安全许可,而这位现役军人,在我们很快就要进行既定的选举时,告诉美国人,总统应该离开。


 另一名退休军官说,唐纳德·川普采用纳粹式的战术;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被要求与总统合影,非常典型。他在圣约翰圣公会教堂前做了。进步人士强烈反对联席会议主席不应出现在与唐纳德·川普的合影中。所以,他说他应该道歉,他否认了这种表现。


事实上,有一种说法说唐纳德 川普已经清理了拉斐特广场,所以他才可以拍摄这张照片。国土安全部监察长后来发现这完全是捏造的,联席会议主席是错误的。更重要的是,他泄露了两名他想辞职的记者。换句话说,他是直接反对他的三军统帅,并且是在散布对他的贬低评论。


 当你在军队和退役军队中有非选举产生的人时,你会在这种情况下做什么?他们正在利用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内部关系和他们的声誉来损害他们当中唯一一个被人民选举为美国总统的人。


让我提醒我们,这不是歇斯底里来结束这个建议。 2017 年 1 月唐纳德·川普就职几天后,奥巴马政府最受尊敬的军事分析家之一和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在一份主要的外交政策杂志上写了一篇非常有影响力的文章,他说,尽管我们对唐纳德川普一无所知,因为他只干了一个多星期的总统办公室,但我们必须罢免这位总统。请记住,他是一位民选总统,事实上,后来美国司法部的代理主任 罗德·罗森斯坦 和联邦调查局的代理主任 安德鲁·麦凯布承认,他们曾考虑戴上电线(录音)来诱捕美国总统,并随后根据他们采集的谈话定罪。国会试图通过获得多数投票来唤起宪法第 25 条修正案,宣布他(精神)不稳定。罗莎·布鲁克斯还说,如果不能通过第 25 条修正案,我们可以弹劾总统。我们稍后会在讨论修改或放弃或无视宪法的进化努力时讨论弹劾,但她还提供了第三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罢免民选总统。再次强调,我们正在说的是一个上任不到两星期的民选总统。她说我们总是可以发动军事政变,她的意思是,如果总统下达的命令在米利将军或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看来是不道德的或非法的,那么他们将拥有自己的权利不仅要违抗该命令,还要将他免职。


 这在宪法中任何地方没有出现。换句话说,我们有非常进步的,非常开明思想的,非常人道主义的人,他们告诉我们公民,由于我们优越的道德具有比你们这些不开眼的公民更开明的知识,我们主动承担责任,为了你们的利益而超越宪法。并且我们的确有权利,有必要,有责任免去一个民选总统。


 因此,我们公民权利存在的最大威胁之一是,在我们努力改善人类命运和改善美国人命运,使我们更加繁荣安全和自由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将我们的自由交给了负责这项任务的非民选的人。他们不负责任;他们不受监督;但他们拥有巨大的权力来破坏我们宪法规定的权利和自由。

美国的公民概念及衰落 (维克多-汉森教授 in Hillsdale College讲解)

翻译: Lucy Liu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伪君子
伪君子
8 月 前

川粉傻逼。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伪君子
8 月 前

将进酒

黄河天上来
到海不流回
床头悲白发
朝云暮成雪

人生得尽欢
金罇空对月
宰牛且为乐
一饮三百盃

陈王宴平乐
斗酒恣欢谑
岑夫生丹丘
与君歌一曲

鼓玉岂足贵
愿醉不复醒
来贤皆死尽
惟有影者流

五千金花马
金散来求沽
十千言少钱
径取对君酌

与儿换美酒
我儿有将才
呼儿将进酒
同销万古仇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伪君子
7 月 前
大小思想家
游戏文字
被文字游戏

上下五千年
会文字游戏的
有孔子和我

其他的
比如 
胡评刘小波
莫言高行健
是真的喜欢
不是真的会

比如
鲁迅果戈里
写装疯日记
真的不敢说
不是真的会

我能自圆其说 
孔子也能

对或不对
需要小日本部落公开证据
不关孔子和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