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2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徐国进

徐国进:14亿中国大陆人的文明事业

滚动 大众观点

21世纪的华夏民族,必须自觉走向产业与科技革命的社会道路上。我们的价值皈依是文明与幸福,我们的精神品格应该是追求真理与科学知识。方法是自由的劳动、发明、创造。21世纪华夏民族的文明事业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所有的领域的创新、重建、再造。可谓艰难困苦而又无上光荣

华夏民族属于生活在地球东方的黄种人。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从公元前12世纪姬昌开始,到公元前221年秦朝在黄土高院与华北平原大致实现国家性质上的统一,在如此悠久的1000年间,华夏民族的以家庭为核心劳动组织的以农耕为主要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民族,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的土地耕种、培育各种农作物、挖掘水井、灌溉农田,我们的历代先祖“面朝黄土背朝天”,挥洒汗水、付出智慧,才使得我们的社会生生不息和世代相继。

可以说,从姬昌到春秋开始的公元前770年,华夏民族具备实现了定居生存、耕种、保存火种与雨水、并且以此追求丰衣足食的生活。终于,华夏民族迎来一个被后人誉为“百家争鸣”的文化、科技、医疗的大繁荣局面。

在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后,直到20世纪终结,华夏民族的社会形态始终建立在家庭农耕方式的基础上,其政治形态的实质也一成不变。1911年辛亥革命虽然推翻的清朝统治,并且在形式上实现了由“家天下”向“党天下”的转型,但是,政治运作的实质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中国政治理念与政治制度的根本缺陷,在于始终处于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的轮回中,至于公权力的合理分工与协作、至于民生的诸多问题、至于对于社会文明的引导与推动,等等社会人类生活的关键性问题,从来没有关注过。可以说,华夏民族在政治上,自秦始皇到20世纪末,一直处于社会文明的标准之外。

在以家庭为权力核心的皇权专制政体下,在文化上的结果,是直接导致整个民族的思维普遍偏离了对于自然界物质运动规律的探索和认识热情,思维方法更是始终不能够走上科学的、逻辑的推理与实证的方向,因此,始终无法创建起完善的科学知识体系,对于自然界的认识,处于极其表象的水平,而社会分工中的一些技术性产业,比如医术、木匠、瓦工等等手工技术,都是使用口授心传、而且在家庭内部形成了传男不传女的恶劣传统。

在上述的政治体系与文化形态下,华夏民族的社会产业分工始终处于以家庭为主要组织的、以劳动力的体力劳作为主要方式的分散的农耕状态。公元10世纪的宋朝,固然出现了规模性的制陶、缫丝、冶炼等作坊,但是,最终美好导致工业革命的浪潮出现,更没有创建出基于实证和推理的科学体系。相反,在社会伦理方面,程朱理学占据了上风、同时各种术士也达到汉朝之后的又一个高峰。而大规模的科学、技术、教育等领域,却没有能够不可逆转的真正发育起来。

直到1840年英国为了向中国寻求市场,只能用坚船利炮强行打开中国的大门,在鸦片战争后,在清朝的一些开明的官吏推动下,开始以“师夷之长技制夷”的“洋务运动”,然而,随着1898年戊戌变法的失败而终结。

20世纪中国经历一系列的军事战争、暴力革命、政治运动,最终在1980年代走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共产主义革命、“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等一系列历史事件,贯穿了20世纪中国百年,也是形成20世纪百年历史的主要成因。

事实上,中国社会形成了一种极端世俗化的倾向,权力与金钱成为每一个成年人不惜生命去追求的核心目标。

完全可以说,在公元前221年到20世纪结束的22个世纪的时间里,华夏民族的社会不仅没有再现“诸子百家”的经济繁荣、的局面,而是始终处于不断沉沦、堕落、迂腐的状态中。

华夏民族是一个沉沦与堕落的太久的民族。即使是被我们称道的宋朝时期(公元10—12世纪),同样没有形成科技与知识的大创造、大发现与大发明的社会局面。而当1279年蒙古族的铁蹄彻底踏碎宋朝的繁华余辉之际,以此为标志,华夏民族在1279—1979年的大孩子700年间,再次深陷漫漫的人间黑暗之中,从来无力自我救赎,更不懂得任何从沉沉的社会黑暗中挣脱出来,即没有价值依托也没有正确的方法。

中国大陆的起自1980年改革开放40多年,证明的一个社会现象是:一个在生产力方面处于长期停滞、并且整个社会处于极端的物质化(官本位和金钱至上)的古老国家,只要注入正确的政策方法,那么,会在短时间内迸发出强大的活力和发展力。可以说,1980—2020的40年,中国大陆社会创造的社会财富数量,要远远超过以往4000年社会物质财富的总和。在吃、穿、住等基本的需求领域均是如此,而在接受和吸纳的高新科技成果方面,更是如此。

我们应该把1980—2020年的改革开放时期视为华夏民族开创21世纪崭新文明形态的一个伟大的序曲。把改革开放时期放在宏观中国历史的视野中,只有“诸子百家”共相争鸣的公元前8—3世纪的大致550年,才可以与之向媲美。当然,改革开放时期同样存在许许多多的不良的和罪恶的社会现象,但是,通过这个时期,华夏民族的社会风貌与精神世界已经初步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和升华,无论从经济、政治还是文化的角度衡量,改革开放都是华夏民族历史中的一个值得讴歌的伟大时代。

21世纪的华夏民族,必须自觉走向产业与科技革命的社会道路上。我们的价值皈依是文明与幸福,我们的精神品格应该是追求真理与科学知识。方法是自由的劳动、发明、创造。

人类的政治活动,必须遵循并且服从以一切社会文明的价值原则。因此,权力之争理当基于公平、正义,在社会生活中,自古至今,从来就不存在“人民中心”。

身处中国大陆的14亿之众,理当是全人类的一支蕴藏无限创造力的一个族群。14亿人头脑中的智慧,理当是最为丰富的文明之源。

华夏民族在21世纪必须成为一个热爱劳动、善于劳动的民族,同时,正确地开发全体社会成员的智慧,由此,成为一个致力于探索、认知、开发、利用自然界的民族,在这样的前提下,华夏民族才能够逐步成为世界范围内崭新科学知识和技术发明的领先者,只有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华夏民族才能够行走在人类文明的最前列。

在政治上,21世纪华夏民族需要设计和确立一种基于公平的政治制度。中国大陆的政治文明,有可能仍然需要以孙中山先生为起点,但是,又必须站在孙中山先生的肩膀上,继承和超越孙中山,从而彻底改变源自秦始皇的恶劣的政治传统,开创出华夏民族的伟大的文明政治形态。

在文化上,华夏民族必须把现代汉语升华为世界上的一种主要的科学语言。否则,我们的汉语便会丧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这是华夏民族面临的一个具体而迫切的文化使命。同时,华夏民族的思维必须面向自然界物质,从而致力于创建崭新的知识体系,尤其是在生命科学、能源科学和空间科学三大领域。

华夏民族必须致力于产业和科技革命,发达而完善的产业供应链,不仅是自身社会文明的标志,也是对全人类的贡献。

21世纪华夏民族的文明事业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所有的领域的创新、重建、再造。可谓艰难困苦而又无上光荣。

文明的创造是具体的,每个具体的社会领域的实践,都必须符合于人类幸福的目标。

21世纪华夏民族的文明事业,注定是一场波澜壮阔和引人入胜的事业,同时也是全人类文明事业中的一个光彩夺目的组成部分。

徐国进

2022年5月21日星期六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龙烛寒门
光犹旦开
日月不及

幽十二月
北风号怒
雪花如席
吹落轩辕
歌蛾双摧
倚门望人
苦寒娘哀
提剑别去
遗金鞞靫
中白羽箭
蛛生尘埃
有箭空在
人死不回
不忍见物
焚之成灰
黄河可塞
雨雪恨难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李白能诗我不能
吹羊不破歌一曲
诗
李白最大

我
更大
究竟谁大
疑是今人大古人

是牛是牛
快问快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