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学者呼吁中国当局允许律师唐吉田赴日陪护重病女儿

滚动 中国大陆

近百名海内外学者、研究人员和律师等日前联名签署“声援唐吉田律师之呼吁信”,要求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允许唐吉田律师前往日本照顾重病的女儿。目前,唐吉田已经订好去日本的机票,希望中国当局能让他顺利出境陪护失去意识的女儿。

中国律师唐吉田 (维权网推特照片)

近百名海内外学者、研究人员和律师等日前联名签署“声援唐吉田律师之呼吁信”,要求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允许唐吉田律师前往日本照顾重病的女儿。目前,唐吉田已经订好去日本的机票,希望中国当局能让他顺利出境陪护失去意识的女儿。

女儿重病 父亲心急如焚

唐吉田律师5月30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女儿4月中旬开始感觉不舒服,原来担心可能染上新冠病毒,后经检查结果为阴性。他心里刚感到有点踏实,却与女儿失联。唐吉田的女儿今年25岁,两年前赴日求学。

在朋友的帮助下,唐吉田获悉女儿因患结核病于4月30日住进东京当地一家医院,病情十分严重,右脑肿胀,脑积水,心膜积水,目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他说,女儿病重,令他心急如焚,希望能立即到日本看护她。

他说:“女儿的病情确实非常严重,20多天没有意识。亲人的陪护,对她的健康,特别是意识方面的恢复,非常关键。这不仅仅是一般的亲情,我也咨询了一些专业人员,所以我想能早一点(赴日)守在她身边。”

唐吉田是北京的律师和维权活动人士,曾代理过大量维权方面的案件。2009年4月,他在四川泸州市中院为当事人出庭辩护时,因辩护权屡遭法官剥夺,愤而退庭表示抗议。2010年,北京司法局以所谓“扰乱庭审纪律”为由吊销了唐吉田的律师执照。

唐吉田的律师执业证被吊销后,仍然继续从事维权活动,并于2011年2月,在北京市当局打击茉莉花行动中被非法拘禁并受到酷刑虐待。2013年10月,他因为帮助被拘禁在“学习班”中的法轮功学员,被鸡西市国保拘留5天。2017年11月11日,唐吉田因病在前往香港就医途中,被深圳罗湖海关以所谓“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出境。

由于担心此前被禁止出境的状况发生,唐吉田日前找到北京东城区国保支队负责人,希望他们能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允许他前往日本探望和照顾女儿。唐吉田说,虽然对方一开始积极回应,但他后来被告知,“事情有点难办”,让他找原籍所在地吉林公安部门。唐吉田说,当局对他的“管控”一直由北京市国保负责,因此是否准许他出境,取决于北京国保。

基于人道 希望放行

“声援唐吉田律师之呼吁信” 5月23日开始征询海内外人士联署,截至到5月30日已经有近百名专家、学者、教授、律师等签署,其中包括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滕彪,以及台湾中研院法学研究所助研员陈玉洁博士等。

这封呼吁信说,“唐律师现正焦急地试图前往日本探望他病危的女儿,他的女儿因肺结核目前在日本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希望“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尊重其人权义务,允许唐吉田律师前往日本照顾其女儿。”

呼吁信说,“世界人权宣言”第13条第2款规定:“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但“唐律师被告知他若离开中国将会危害国家安全,当局却从未明确告知其离境将如何危害国安。”

台湾中研院法学研究所助研员陈玉洁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唐吉田的女儿在日本病重,没有家人照顾,中国当局应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义务让唐吉田出国。她说,出国和回国是每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唐吉田没有犯任何罪,应该被允许出国,无论是基于人道或亲情。

她说:“毕竟亲情是普世性的,所以我们真的希望,唐吉田可以亲自到日本去照顾他的女儿。所以,我们在信里特别提到,基于人道的考量,基于中国的人权义务,都应该允许唐吉田律师出国探望他女儿。”

当局打压 禁止出境

中国当局经常以各种借口阻止或禁止被他们认为可能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人员出境。今年1月28日,中国著名的人权捍卫者和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在办好护照,拿到签证准备从上海浦东机场搭乘飞机赴美照顾患癌症的妻子张青时,被边控人员以所谓“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出境。

中国人权律师还常常因代理维权案件而招致当局的不满和打压。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当局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刑拘、传唤、约谈上百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后来,他们当中有的被判刑入狱,有的被吊销律师执业证,有的被迫公开“认罪”,有的被列入禁止出境名单。中国当局这次风声鹤唳的打压行动被称为“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案”。

目前,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全球大流行,日本一些地方的疫情尚待有效控制。尽管如此,日本政府基于人道主义已经给予唐吉田赴日本的签证。由于疫情的缘故,很多中日间的直航被暂停,唐吉田只能转机才能抵达日本。

唐吉田感谢亲朋好友、海内外人士一个多月来对重病女儿状况的关注、支持和帮助。他表示,他的女儿如果逐渐恢复后也会心存感激。作为一个父亲,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当局能让他“顺利地去日本陪护女儿”。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