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三孩”生育政策推出 能解决中国的人口危机吗?

推荐 中国大陆

人口数量红利的消失,导致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挑战了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并且社会创新创业活力下降,导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行。中国在前期享受了多大的人口红利,后面就要背负多大的老龄化负担,中国正从过去几十年的人口红利期转入人口负担期,未来养老负担、社保支出和政府债务将大幅上升。

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出炉还不到三个星期,中国政府就宣布为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人口普查数据已赤裸裸的表明,中国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速,人口结构出现问题,但放开“三孩”就能解决人口危机吗?

“三孩”配套的一揽子政策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开会议,听取“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此次会议最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宣布未来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同时,会议还提到要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对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加强税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此外,对全面两孩政策调整前的独生子女家庭和农村计划生育双女家庭,要继续实行现行各项奖励扶助制度和优惠政策。

中国不少专家学者此前也一直在呼吁放开生育。中国人口学家梁建章预测,该政策的顺利实施可以使得每年增加“几十万、不到一百万”的新生儿。

但“二孩”政策都没能挽救不断下降的出生率,“三孩”就能成功吗?

人口红利期消失 出现危机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达14.1亿,出生人口较2019年减少260万,下降18%,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3.5%,呈现老龄化、少子化、不婚化、城市群化、阶层固化的趋势。

2020年中国总人口为141178万人,2010-2020年年平均增长率0.53%,较2000-2010年的0.57%下降0.04个百分点,近10年人口低速增长。中国人口从8亿到10亿,花了12年;从10亿到12亿,花了14年;从12亿到14亿,花了24年。

所以,有学者预测中国人口将在“十四五”时期陷入负增长,2050年左右开始将急剧萎缩,2100年占全球比例将从当前的19%降至7%。

老龄化加剧,从人口红利期转入人口负担期。2010-2020年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上升5.44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占比13.5%。老龄化加速到来,且速度和规模前所未有。1962-1976年的婴儿潮人口加速步入老龄化,退出劳动力市场。通过比较数据,2010-2020年15-59岁人口占比下降6.79个百分点。预计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及规模分别在2010、2013年见顶。

人口数量红利的消失,导致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挑战了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并且社会创新创业活力下降,导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行。中国在前期享受了多大的人口红利,后面就要背负多大的老龄化负担,中国正从过去几十年的人口红利期转入人口负担期,未来养老负担、社保支出和政府债务将大幅上升。

数据显示,中国人口的少子化在加剧,新出生人口大幅下降。2020年出生人口1200万,比2019年下降265万,降幅为18%,不少城市披露出生人口较2019年下降10%-30%,未来将继续下降。2010-2020年0-14岁人口占比略微上升1.35个百分点,跟2016年全面放开二胎有关。

不过,自2017年开始,出生人口数已经连续三年下降。“二孩”没有止住出生人口下降的趋势。

同时,受人口流动日趋频繁、户籍制度改革不到位、年轻人不婚不育观念等因素影响,2010-2020年平均每个家庭户规模由3.10人降至2.62人,家庭户规模继续小型化,低孩次生育已成主流选择。

人口向城市群都市圈集聚也是中国人口的一大趋势。人口集聚分化促使房地产市场不断分化,需求向大都市圈大城市群集中。

在少子老龄化背景下,未来房地产市场将更加分化,但人地分离、供需错配,一二线城市高房价、三四线高库存。这也将间接性导致未来年轻人更加不愿结婚生育。

从人口普查中看到好的一点的是,中国民众受教育程度提高。数据显示,2010-2020年大学文化人口增长73.2%,1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9.1%,文盲率由4.08%降至2.67%,受教育程度大幅提高,但大陆近些年来社会财富向头部集聚、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社会阶层固化现象突出。

人口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要素。人口老龄化、少子化、不婚化加速到来,劳动年龄人口大幅下降,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三孩”政策或许可以让大家生得了娃,但不一定能养得起。

出得了政策 养不起娃

在中国网络上,孩子也被比喻成“碎钞机”和“吞金兽”,形容生儿育女花销甚高。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2020年12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在全国养娃成本最高的10座城市里,排名最高的北、上、深、广均在200万元以上,就连排名第10的长春也要121.5万元。除此之外,一二线城市高昂的房价以及医疗养老的支出都是人们不想生娃的压力之源。

中国经济学家花长春表示,生育限制放开后的前几年,前期堆积的生育意愿或集中释放,短期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随后会进入持续下滑的通道。经济发展水平与生育率呈现负相关是国际普遍现象,但中国生育率低于全球普遍水平,出现这一结果的特殊因素主要是我国女性生育机会成本、托幼成本、教育成本和住房成本高企。

对 “三孩”政策配套,梁建章认为,政府的文件中已经提到了托育、教育、住房等相关配套政策,但相关政策制定会比较复杂,需要一定时间。

但是未来具体政策如何,能不能解决“生得起,养不起”这个问题,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