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今六四维园集会或不复在 然民众悼念之心难熄

推荐 港澳台

六四纪念馆4月休馆翻新后重开,馆内加入新的“八九民运与香港”主题图片展,讲述八九民运的发展历程和港人支援的角色。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表示,警方和保安局先后禁止六四游行和烛光晚会,而且目前政治和法律风险严峻,但相信香港人仍然可以各自方式“灵活”悼念六四。 支联会欢迎市民到六四纪念馆参观,回顾天安门事件、民运和香港的关系。支联会未来仍会争取举办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延续港人毋忘六四的信念。

香港支联会今年能否在6月4日举办维园烛光晚会一事一直悬而未决,现如今终尘埃落定,香港警方今年再次以新冠疫情及限聚令为由,反对支联会原定5月30日发起的毋忘六四大游行,以及6月4日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此结果虽已在意料之中,但也难免令人唏嘘,然而“六四”的纪念意义早已被烙印在人心,在当天依旧会有无数民主人士及香港民众用自己的方式让烛光依旧亮起。

重开“六四纪念馆”换种方式悼念

支联会30日下午2时重开“六四纪念馆”,还设置了供市民献花的小场区,六四当天纪念馆将开至晚上10点,并欢迎市民到场“潮水式”参观及悼念。

六四纪念馆4月休馆翻新后重开,馆内加入新的“八九民运与香港”主题图片展,讲述八九民运的发展历程和港人支援的角色。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表示,警方和保安局先后禁止六四游行和烛光晚会,而且目前政治和法律风险严峻,但相信香港人仍然可以各自方式“灵活”悼念六四。 支联会欢迎市民到六四纪念馆参观,回顾天安门事件、民运和香港的关系。支联会未来仍会争取举办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延续港人毋忘六四的信念。

而此举是否涉及触犯国安法是大家十分关注的问题,对此,支联会常委、主题展负责人卢伟明指,展览内容和展品均为历史史实,真实展现1989年六四事件的历史,“全部都是历史的史实,并不会产生任何的法律风险“除非今日香港连讲真相和历史也犯法。”蔡耀昌补充,今年主题集中展出1989年有关的展品,这次收回“反修例运动”展品,并非因政治压力,而是支联会一直以悼念“六四民运”为长期核心项目。六四当晚,蔡耀昌表示将会在纪念馆悼念。

打压无阻薪火相传

现因2019年的游行案身陷囹圄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32年前曾亲临北京现场声援学运,他在接受访问时表示,今年六四会在狱中点起香烟代替烛光悼念,一如既往以支联会主席身分朗读宣言及唱《自由花》, 他同时感慨“遗憾的是未能与群众同呼吸”。

他呼吁港人六四当晚“在任何一个角落,或站立、或行走,做到遍地烛光”,“集点成线丶集线成面,效果必定可与维园烛光如海相比”,并希望市民将烛光相片上载社交平台,在网上连结,“不要让警方有任何借口执法,大家平平安安回家去”。

维园六四连续32年的烛光如海画面,到今年戛然而止,支联会称对裁决感到失望,并及时停止所有相关宣传活动,支联会秘书蔡耀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感到很难过,但是他强调,首先要考虑大家的安全,他呼吁香港市民认真评估,考虑在合法、安全的前提下,继续以不同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难者,而支联会因应目前的形势,首次在六四纪念馆设立悼念区。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则在脸书指,“无法正式组织,我们便如水行动;没有领袖牵头,我们也能自动自发”,表示六四晚上8时会以个人名义“去守这已有32年的约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政府能禁止一个场地里的聚集,不能禁止香港每个角落亮起烛光。”对于在目前的法律环境下,支联会无法再以组织名义主办维园的烛光悼念,邹幸彤感到,“有负大家所托,愧疚万分”。

六四记忆深埋港人心中

每年的六四集会是港人言论和集会自由的重要象征。而今年在《国安法》的笼罩下,过去享有的自由变得不再确定。在一份对“因悼念六四而被政府追究的恐惧”进行评分的调查问卷显示(5分最大,1分最小),34%受访者的恐惧评分达4或5分,表明对本来合法的悼念有明显恐惧的港人不在少数,另有33%受访者给予3分。

有市民表示,以往有带子女参加六四烛光集会,去年及今年都因为疫情而不能参与,他认为疫情只是政府禁制烛光集会的借口,将来只要有机会香港人仍然会出来悼念六四死难者。

一位方姓男子说:“当年我们曾经走出来,在风雨之中去支持北京民众的那班人来讲,你停我们一年、两年的烛光晚会是不能够阻任何事情的,一有机会我们始终都会出来悼念的,因为那些正在受苦的天安门母亲、或者没有办法自由表达自己的感受的中国人,我们都是要记得他们。”

有建制派人士认为,支联会可能会在国安法实施之后被取缔,对此民众普遍认为,支联会过去已经承担了很大的责任,举行六四烛光悼念集会等活动,传承六四历史,当局就算取缔支联会亦取缔不到香港人的人心。

 “我们在这个政权底下,它要取缔一个组织,它可以做到,但是它一定不可以取缔到人心里面要做的事情,即是你可以取缔一个组织,但是每个人都会悼念、都会记得,我们会尝试教我们的下一代,当年发生什么事,就好像今日跟他们(子女)上来,看这些相片、看一些物品,我都是希望他们记得(六四)这件事,不要因为社会没人再提,就好像整件事没有发生过,我觉得我们要这样做。”一位民众在接受访问时这样说。

“六四纪念馆”主题展负责人卢伟明说:米兰·昆德拉有讲过,“人与政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在今天的香港,我们感到特别的切肤之痛,守护记忆,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