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徐光:中国民主党与大陆蓝营主张有何区别?

滚动 大众观点

革命的成功也未必能实现公平正义,很可能会历史的重演,让新的权贵取代老的权贵而已。

前几年,我经常与蓝营的朋友辩论,他们称呼我是“山自”,我笑他们是“口炮党”。因为他们主张革命,反对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主义,希望实现第二次“辛亥革命”。他们要求中国民主党人接受他们的主张,跟着他们闹革命。我的观点是革命并不一定能够实现自由民主,可是却肯定会破坏国家的发展,让人民陷入更深的灾难。革命的成功也未必能实现公平正义,很可能会历史的重演,让新的权贵取代老的权贵而已。

他们还主张“三民主义”,反对自由主义。于是我说,中华民国的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那面国旗的三种颜色,代表了自由平等博爱,是典型的自由主义,是效法了法兰西国旗的三颜色。他们有的还说,共产党解决了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与民生主义,而“山自”反对民族主义,不顾民生主义。我跟他们说,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党,我们爱这个国家,正是因为爱这个国家,所以才得罪了当局,成为了反对党,否则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走上这么艰难的路。没有民权主义,就没有民生主义,因为没有民权民主,那么就算朱门酒肉臭了,照样路有冻死骨,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民生。而民主的基础其实就是自由,没有言论出版自由,没有结社组党自由,没有集会游行自由,民主就是北韩式的民主,北韩与当年的红色高棉都是号称民主政权的。没有民权主义,也没有真正的民族主义,因为独裁者一边可以疯狂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一边挥舞民族主义大棒愚民并且打压真正的爱国者。

三民主义的核心是民权主义。如果放弃了自由民主,三民主义就是二民主义,而且不是真正的二民主义,是山寨二民主义!我称他们“山寨二民主义”,“山寨自由主义”的帽子就被一些蓝营的朋友牢牢地戴上了我的头。

当然,也有一些蓝营的朋友,可能不完全赞同我,但是至少也能有所理解。而且我发现,蓝营朋友的口炮这几年也渐渐少起来了。我们跟他们,至少在民族主义这一点是共同的。

今天突然有朋友问我,是不是我的主张与泛蓝的主张一模一样?我说,我没有我个人的主张,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和平非暴力不合作主义,一直都是中国民主党的三大主张。

如果有谁不明白,可以去学习一下《中国民主党党章》。当年我之所以坚决反对暴力革命,就是因为中国民主党的主张,除非修改党章,否则就必须坚持。同样,今天如果要改变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那么也需要修改党章,否则也必须遵守。

据我所知,中国民主党党章的起草,并不是某个人异想天开,一拍脑门,随手写成的。它是经历了几年的酝酿,广泛的讨论的才成就的。浙江是中国民主党的发起之地,也是《党章》,《党纲》的起草发表之地。党章党纲的起草执笔者是浙江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祝正明先生,他还著作《政治民主》让我对于加深民主认识受益匪浅。主持党章党纲起草的,还有王有才先生,吴义龙先生,他们都有研究生学历,王有才是北京大学,吴义龙是浙江大学,都是高材生。参与的还有陈树庆,王培剑,树庆是浙大研究生,培剑是北大高材生。我跟林辉,偶尔去有才家里,也听他们讨论,并发表意见。当然也许还有其他人做过贡献。

中国民主党,并不是几个人的党,更不是某个领导人的党,党员需要遵守党章,党纲,这是一个基本义务。党章的修改,也并不是哪个或者哪几个说改就改得了的。前几年,放弃和平非暴力不合作的呼声非常高,就连创始人王有才先生都动摇了。他转而主张暴力,他征求了国内好几个当年参与起草党章的人的意见,遭到了集体反对与抵制,最后他只好放弃。如果现在有人想要改变党的主张,比如放弃民族主义,或者自由主义,或者和平非暴力不合作主义,不管你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我估计都会遭到集体抵制的。因为党的政治主张,是党的生命,是党的灵魂,绝对不能够随意更改的。

中国民主党与大陆蓝营的政治主张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什么相同,重要的是目标一致,对手一致,方向一致,如果在现阶段,这些都是一致的,那就求同存异,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8 月 前
瑞典文学奖
给了莫言高行健

挪威议会奖
给了喇嘛刘小波

疑是不公平
的事太多
我不在乎
这一二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