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越野赛变夺命跑 21人遇难只是因为天灾吗?

推荐 中国大陆

赛事越办越多,但得到官方认证赛事的比例却逐年下降。新华网报道称,中国田径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马拉松赛事总量为993场,其中田协认证的赛事为328场,占比略超三成;到了2019年,赛事总量增长到1828场,认证赛事仅为357场,占比已经下降到不足二成。

5月22日,在甘肃省白银市举办的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172人参赛,21人遇难,这其中不乏中国超马纪录保持者梁晶、深圳马拉松名将吴攀荣、残运会冠军黄关军等专业运动员。一场本应是喝彩结束的比赛,变成了十分之一参赛人员遇难的“夺命”越野赛,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天灾还是人祸?

一场12.2%死亡率的越野赛

5月22日,由甘肃白银市委、市政府主办,景泰县承办的2021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在黄河石林景区举行,共有近万人参加比赛和健康跑。其中172名参赛人员参加了百公里越野赛。

上午9点,来自全国各地的172名越野跑运动员,开始了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办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征途。这段坡陡弯急、险峰林立的赛事,曾被中国田径协会授予“自然生态特色赛事”“中国马拉松铜牌赛事”。

然而,开跑仅3小时,“有几个人已经没有意识,口吐白沫了”“速来救援”“CP2山顶”等消息,便在该赛事工作群中炸了锅。当天13点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不少参赛人员失联,直到14时举办方才叫停比赛。

但事发突然,且由于赛事组委会准备不足、赛段内地形地貌复杂,加上夜间气温下降,搜救难度加大。经过近24小时的搜救,参加百公里越野赛172名参赛人员接回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救治,情况稳定,但有21名参赛人员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死亡率12.2%。

有人遇难,也有人自救成功。中国官媒《新华网》引述幸存参赛选手李鹏程(化名)的话称,13时左右,他刚跑过CP2,突然大风伴随着雨点,扑面而来。李鹏程不得不双手牢牢抓住地面,不安在心中蔓延开来。寒冷,是他唯一的感知。一路相伴的许多跑友身上披着保温毯,有人瑟瑟缩缩躲在坡下避风,但薄薄的保温毯挡不住呼啸的狂风,稍不留神,便被大风吹散开来。此时,求生欲完全战胜了胜负心,李鹏程决定退赛。他当时只能和一名身穿白衣的男跑友抱着取暖。搀扶着走了不久,冻麻了的身体已开始失温,意识模糊的李鹏程半途晕厥。

李鹏程挣扎着睁开双眼,已经躺在病床上,打开手机,才知道有好几个跑友再也没能回来。

“蒙眼”狂奔的比赛

据中国田径协会2020年4月发布的《2019中国马拉松蓝皮书》,数据显示,2011年时中国马拉松及相关路跑赛事的数量仅为22场,2014年增长到51场。

到了2014年,中国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也取消了群众性和商业性体育赛事的审批。此后,马拉松赛事数量进入“狂奔期”—— 2015年134场,2016年993场,到2019年达到1828场。八年时间,比赛场增长了40多倍。

从政府到景区,各方趋之若鹜的举办各类马拉松比赛,都是因为背后的生意经。

一般比赛通常由地方政府、当地文旅部门、赞助商,赛事运营公司作为主要参与方,一般会有一定的财政投入,还会引入赞助商进行投资。也有可能赛事运营公司需要筹集资金的情况。赞助商主要展示广告,而运营公司则通过组织活动,收取入场费和建立品牌来参与文化旅游,同时也需要负责比赛工作的执行。地方官员为了政绩,自然是喜欢举办赛事,同时还能拉动当地经济、塑造城市形象,一举多得。

但举办赛事各方的专业又有几何,似乎不在大家的重点考虑范围之内。

“天灾”背后总有“人祸”的影子

赛事越办越多,但得到官方认证赛事的比例却逐年下降。新华网报道称,中国田径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马拉松赛事总量为993场,其中田协认证的赛事为328场,占比略超三成;到了2019年,赛事总量增长到1828场,认证赛事仅为357场,占比已经下降到不足二成。不少赛事背后的运营公司,可能仅仅是一两个专业人士带着几个大学毕业生搭的“草台班子”,毫无专业性可言。这些活动缺乏田协、登协、体育局等官方和专业组织认证的赛事,处在“监管真空”下。

例如这次白银越野赛,越野跑被归入马拉松,但在比赛场地、难度特点、危险系数等方面差异非常大。当日比赛导致选手失温,保暖设备不足是直接原因。此次参赛选手大多身穿短袖短裤,并未随身携带冲锋衣等保暖装备。在山地马拉松赛事中,冲锋衣等保暖装备一般都是“强制装备”,必须经过严格检查,运动员随身携带后方能允许其参赛。然而在白银这场西北高海拔山区举办的赛事中,冲锋衣仅仅作为“建议装备”写进了赛事手册。

据中国媒体《时代周报》对参赛幸存者高爽(网名“流落南方”)的采访称,参赛者们的冲锋衣被组委会收集并存放到赛道62公里处的CP6换装点,而事发路段主要在CP2到CP3之间。也就是说,在极端天气出现时大部分选手们并未随身携带冲锋衣,“组委会收集转运包的时间是在赛前一晚,如果是比赛当天早上,可能很多人就会把冲锋衣穿在身上了”。

高爽认为事故原因出在极端天气上,并指21号的天气预报,都没能预报出来第二天的极端天气。

但事实上,甘肃省气象局官方微博在比赛前一天已经预报会出现降温降水天气,但主办方没有选择取消赛事或向参赛人员发出预警。

同时,据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这次白银越野赛的运营方,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在2018年以150万元的价格中标“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2018首届黄河石林国际百公里越野赛暨首届黄河石林国际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其在工商系统登记的2020年报显示, 2020年该公司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0人,并且更是曝出公司股东是夫妻,项目负责人多为临时工。

通过公开平台检索,并未发现白银政府发布此次甘肃山地马拉松赛事的应急预案。但早在2005年,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就曾发文指出应急预案应成为大型体育赛事的“必备品”。

另外,以参赛幸存者高爽提及的冲锋衣等运动装备为例,中国田径协会曾于今年4月8日发布《中国马拉松管理文件汇编(2021)》,其中第五部分“中国越野跑运动赛事组织标准”中明确对选手提出强制装备要求,“高海拔赛事,须要求选手携带具有防风及保暖作用的外套”被列入其中。然而,此次白银越野赛组委会在未履行此要求的情况下依然正常开赛。亦有参赛选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赛前组委会对于装备的检查非常“随意”。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就此事发表评论称,“有的承办企业根本不具备组织高风险体育赛事的资格和能力,只重视设置高额奖金等奖项吸引选手参赛,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指导与监督上不想管或不会管,有的甚至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极易导致发生安全事故。”

如此可见,比赛规划缺乏专业性、管理缺少科学性,再加上赛事运营方的侥幸心理,这样的“人祸”导致了21条生命的消逝,同时也是中国同类运动赛事共同的隐疾。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