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5月 1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前苏联战争纪场馆在德国不再受欢迎?

滚动 国际

德国有义务尊重和维护前苏联的纪念场所。但是,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爆发,它们日益成为争议对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前苏联红军在柏林设置了4个纪念场所,纪念苏联红军,尤其是纪念在柏林战役中的牺牲将士。它们不仅是对战胜纳粹德国的纪念馆,而且还是带军人墓园的纪念场所。 

柏林蒂尔加滕( Tiergarten )纪念碑1945年11月11日落成剪彩,伴有盟军阅兵式。纪念碑入口两侧分别安置曾用于柏林战役的两辆T-34坦克和两门大炮。 

今年3月底,坦克被披上乌克兰国旗。不久后,基民盟柏林议员邦格(Stefanie Bung )要求,鉴于乌克兰战争,应将大炮和坦克移走。她说:”今天,蒂尔加滕的坦克不再只象征着德国从纳粹法西斯主义手中被解放,而且也象征着无视他国主权和人命的侵略战争”。 

位于柏林蒂尔加滕的坦克纪念品被人盖上了乌克兰国旗

柏林州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该州环境部长兼副市长雅拉施(Bettina Jarasch,绿党籍)强调:”此场所旨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死者,在这次战争中,苏联红军中的众民族官兵,其中包括了众多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在与纳粹政权作战时献出了生命。” 

在法律上,柏林有义务维护前苏联纪念馆:1990年,联邦德国、民主德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四大战胜国之间签属的国家条约中也就保存和维护这些纪念馆达成共识。 

特蕾普托公园纪念碑遭涂鸦

位于特蕾普托(Treptower)公园的苏军纪念馆是柏林最著名、亦是德国境内最大的苏军士兵纪念场所,周围5个墓园内,葬着7000名来自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军人遗体。 

4月初,身份不明者在纪念碑上涂抹了反俄口号。他们用红色油漆在基座上喷涂了 “乌俄罗斯人手上沾有乌克兰人的鲜血 “,或 “让所有俄罗斯人去死 “等口号;几天后又喷涂了 “Z “符号和 “凶手 “或 “畜生 “等字眼。有关方面现在加强了对纪念馆的监控,警方力求查出肇事者。

  

Treptower公园纪念碑上的涂鸦

历史学家乌尔布里希特(Justus H. Ulbricht )博士深信,拆毁或涂抹纪念碑不会有任何帮助。他指出,人们在特雷普托看到的是一座英雄纪念碑,在德国,人们对英雄的好感已大为削弱,此类形式的纪念碑本就引发争议,但他认为,每个纪念碑都是城市历史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他投票,他就会要求:”让它们永驻,让它们说话,评论它们。”  

红军必须离开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的苏维埃纪念碑在战争结束后即建成,1945年11月举行剪彩典礼。1994年,”红军战士 “被重新安置,现立在德国联邦国防军军史博物馆附近。 

2022年3月底,德累斯顿自民党政治家沙夫(Stefan Scharf )在其推特账户上写道:”不行,德累斯顿的前苏联纪念馆不能留下。不是因为1945年,而是因为1953年、1968年和2022年”。

解释很简单:直至1993年,前苏维埃第一近卫坦克军在一直驻扎在德累斯顿。该部队参与过1953年对东德人民起义的镇压、1968年对布拉格之春的镇压。而今天,该部队又正在乌克兰境内行动。沙夫指出,由此,红军早已自污名声。  

德累斯顿的苏维埃纪念碑  

位于德累斯顿的德国国防军军史博物馆科学部主任雅内克(Kristiane Janeke)博士不赞同拆迁纪念碑,即使它能在博物馆中找到一个位置。他表示,这样,人们便从公共空间移除了城市的部分历史和这场战争的部分记忆,这是错误的。他说:”历史无法改写。这些纪念碑让我们记得所发生的事情。如果能让它们共存,把它们联系起来看,比如,经由更精确的描述,那会是一个适当的解决办法。”  

德-俄博物馆会变成什么样? 

直到2月24日,乌克兰、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德国的旗帜悬挂在柏林-卡尔斯霍斯特( Karlshorst )的德-俄博物馆建筑物前。现在,只剩下乌克兰旗帜。

柏林-卡尔斯霍斯特博物馆前的乌克兰国旗 

博物馆馆长莫雷(Jörg Morré)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强调指出,”很多人认为,现在只升乌克兰国旗,是要让人遗忘当年红军的功绩和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起的作用。其实都不对。之所以只挂乌克兰旗帜,是为表达对她的声援。以前,我们挂各国旗帜,是因为各国人士在此共事。”

1945年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书这栋建筑里签署,它现在是一座博物馆。该博物馆于1994年由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合建,在法律上采用协会形式。1997/98年,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国家二战博物馆相继加入。经重新设计,1995年5月,卡尔斯霍斯特博物馆取名德国-俄罗斯博物馆,重新开放。 

鉴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博物馆管理层决定,今后按协会登记册上之名,改称 “柏林-卡尔斯霍斯特博物馆 “,因为,它旨在纪念德国灭绝战争的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受害者,无论其国籍为何。莫雷馆长指出:”俄罗斯联邦正试图将苏维埃的胜利民族主义化、垄断化,有时并将任何合作都工具化。眼下,只有保持距离才能帮助我们。在此,必须发出明确信号。”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在"狂人日记"中, 鲁迅把唐代的白种妓女的吃人问题说成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作为共产革命的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