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5月 1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与东盟特别峰会承诺进一步加强关系,拜登总统称峰会开创合作“新时代”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军事

美国总统乔∙拜登星期五(5月13日)在首次于华盛顿举行的美国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特别高峰会上表示,这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这个拥有10个成员国的地区组织之间合作关系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美国总统乔·拜登5月13号在美国国务院召开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总统乔∙拜登星期五(5月13日)在首次于华盛顿举行的美国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特别高峰会上表示,这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这个拥有10个成员国的地区组织之间合作关系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在为期两天的峰会结束后,双方发表了一份包含28个面向的联合愿景声明,承诺在今年11月将目前双方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等级更高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在引人注目的乌克兰问题上,双方强调“尊重主权、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路透社引述专家的话指出,对于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的一些东盟国家而言,这样的表述已经超越了东盟过去的声明,但是愿景声明仍然没有点名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行动。

这是东盟国家领导人首次集体前来华盛顿与美国举行峰会,也是2016年以来由美国总统担任东道主的一次峰会。

路透社在报道中指出,拜登政府希望通过这次峰会表明,尽管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战争仍在持续,美国聚焦印太地区以及应对中国构成的长期挑战的立场并未受到影响。

美国当然也希望通过这次峰会,劝说东盟国家对俄军入侵乌克兰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

“我们世界未来50年的历史很大一部分将在东盟国家写就,在未来几年和几十年里,我们与你们的关系就代表着未来,”拜登总统在峰会上致辞时表示。

拜登将美国与东盟的关系描述为“至关重要”。

“我们正在开启美国与东盟关系一个新时代,一个新时代,”拜登说。

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表示,美国在东南亚将“一代又一代”存在下去;她同时还强调海上自由的重要性。美方认为自由航行的原则遭到中国的挑战。

“美国和东盟对这一地区拥有共同的愿景,而我们联手就可以防止对国际规矩与规范的挑战,”哈里斯说。

哈里斯和拜登都没有对中国指名道姓,美国曾指责北京对东盟国家使用胁迫手段。

哈里斯表示,美国将继续与东盟国家合作抗击新冠疫情。美国已经向东南亚地区捐赠了1.15亿剂疫苗。她还指出,美国与东盟还需要在气候变化上展现集体的雄心,加速向清洁能源过渡,同时以可持续的方式满足基础设施建设。

东盟由文莱、柬埔寨、印尼、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十国组成。缅甸因为去年2月发生军事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军政府这次没有获邀与会,而菲律宾则由于刚刚完成大选,新旧政府交替中,因此此次派出外交部长出席峰会。

美国在峰会上承诺向东盟国家提供一系列援助,包括为一项新的地区海上倡议提供6000万美元资金,同时在东南亚部署一艘海岸警备队船只来应对美国和当地国家所说的中国船只在当地的非法捕鱼。

但是路透社引述专家的话说,美国对东南亚国家的援助与中国相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仅仅在去年11月,中国就承诺在未来三年向东盟提供15亿美元的发展援助,用于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

拜登总统星期五提名白宫国安会办公室主任亚伯拉罕(Yohannes Abraham)出任美国驻东盟大使。这个职位从2017年特朗普总统入主白宫起就一直悬缺。拜登同时还在推动包括“印太经济框架”(IPEF)在内的其他计划。不过“印太经济框架”的细节可能要等到5月下旬拜登访问日本的时候才会正式对外公布。

不过华盛顿的专家和外交官透露说,“印太经济框架”出台后,初期东盟中只有新加坡和菲律宾得以成为首批参与谈判的国家。

路透社引述华盛顿东南亚问题专家的话说,这次美国与东盟在华盛顿举行的峰会由于缺乏经济这一环,因此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内容。

专家认为,由于中国是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而美国提出的经济刺激与筹码又有限,因此东盟国家在美中角逐中特别审慎不要过于偏向某一边。此外,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传统上与俄罗斯关系密切,因此也很难听从华盛顿的劝告,谴责莫斯科对乌克兰的入侵。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前
近藤元粹 和 鲁迅 对 "燕山雪花大如席" 的研究.
他们的研究方法和我相同.
但他们没有公开,我公开了.
是历史上首次公开.

近藤元粹《李太白诗醇》:
“雪花大如席”,不知者以为夸辞,知者以为实语。
鲁迅《漫谈“漫画”》:
“‘燕山雪花大如席’,是夸张,但燕山究竟有雪花,就含着一点诚实在里面,使我们立刻知道燕山原来有这么冷。如果说‘广州雪花大如席’,那就变成笑话了。”

近藤的《李太白诗醇》是一本无趣的书, 没人想读.
1918年, 鲁迅将研究过程写入"狂人日记".
用李白"北风行"同样的写法, 写"阿Q正传".
1992年,我在日本重开这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