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陈紫娟(常玮平妻子):常玮平案最新进展——陕西省公安厅、宝鸡市公安局常玮平专案组再次开启威胁辩护律师模式

滚动 不平则鸣

2022年5月9日早上我突然接到了凤县看守所的电话,说常玮平写了申请书,要求会见律师。我还有点感动,这个看守所还不错啊,还知道保障在押人员权利,我想常玮平已经快6个月没有见到他的辩护律师了,提这样的要求也正常。我就赶紧给宝鸡市12345打电话,询问最近的防疫政策,被告知低风险区域来宝实行三天两检,

2022年5月9日早上我突然接到了凤县看守所的电话,说常玮平写了申请书,要求会见律师。我还有点感动,这个看守所还不错啊,还知道保障在押人员权利,我想常玮平已经快6个月没有见到他的辩护律师了,提这样的要求也正常。我就赶紧给宝鸡市12345打电话,询问最近的防疫政策,被告知低风险区域来宝实行三天两检,终于不是外省来宝一律隔离14天了。我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两位辩护律师。

没想到,5月10号两位辩护律师告诉我,他们昨天也收到宝鸡中院电话了,要求他去阅卷。而且,其中一位律师所属的司法局当天也给他打电话了,要求他不得炒作案件。另外一位的司法局不知道是太忙还是不愿跟着陕西一起不要脸,还没联系他。律师们表示他们压力很大。我就明白了,这次是统一部署、统一行动。

令人愤怒的是,常玮平专案组威胁律师的恶劣手段又出现了。目前常玮平的两位辩护律师是常玮平的第六、第七位律师。前面几位律师都是因为常玮平专案组给律师所在司法局打电话施压,导致律师无法继续代理该案,每位律师都是刚一递交代理手续,即会在半个小时之内收到当地司法局的电话,要求终止代理,其中一位甚至被当地司法局连夜追到宝鸡,第二天一早堵在酒店门口强行带回,威胁不回去就吊销律师证。

看来这次又拿出这个不要脸的大杀器了。如果两位律师顶不住压力,要求退出代理。我在哪里去找第八、第九位律师?我想真到了那个时候,只好我去做亲友辩护人了,我没有犯罪记录,我有这个资格。一位妻子连请七位律师后,一一被逼迫退出,只能自己亲自去为丈夫辩护,这是21世纪依法治国的陕西吗?本来该案就全过程不透明、每一步都是秘密,律师被迫签订保密协议,不许复制案卷,只能摘抄。律师在阅卷过程中全程有人坐在后排监视,严重侵害律师执业权。现在又威胁律师,是打算把这最后的遮羞布也扯掉吗?

今天宝鸡中院又给律师打电话说宝鸡的防疫政策变了,不允许外地人进法院!不知这又演的是哪一出?

今天是常玮平第二次被抓第598天,失去自由第882天。

陕西常玮平专案组,你们是人吗?

陈紫娟(常玮平妻子)

2022.5.11

转载自 维权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