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5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陈莹:面临连坐快审重判 孙大午究竟碰了谁的蛋糕?

大众观点 中国大陆

在庭前会议上,孙大午也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责任,但连累家人和同事,让他感到无法容忍,他描述,“在这种压力下,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解放了,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决的了吗?后面这些人(指他的家人同事)都很可怜的,他们都是人质”。

作者:陈莹

近日,孙大午案备受社会各界关注。据公开消息显示,孙大午及大午集团多名高层突然蒙难入狱是因,大午集团与国营徐水农场在有争议的土地上发生抢耕抢种事件。大午集团所在的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国营徐水农场耕种,但农场实际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因为土地权属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郎五庄村将土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2020年8月4日早晨,因农场强拆争议土地上的大午公司临时建筑,部分员工和村民维权。2020年11月,地方政府在没有任何沟通以及证据的情况下逮捕了孙大午等人,后政府非常急促的以“监管”为由强制接管大午集团。

2021年5月17日,河北高碑店市法院无视“大午案”辩护人的延期申请,坚持召开庭前会议。要知道当局仅赋予此案10天的庭前准备时间,然后飞速推进案情,企图快速结案,大午案的卷宗及鉴定材料多达348册,其律师团队几乎无一辩护人能够完成阅卷、会见当事人、递交法律意见等基础辩护工作,部分辩护人甚至来不及到检察机关递交委托手续。

政府露出如此毫无脸面的无耻执法方式,单纯是因为土地问题吗?未宣判的情况下,抢占公司、夺取公章、接手财务,在这些肆无忌惮的强取豪夺下,孙大午真正“触犯”的是什么?

大午集团于2020年开始被政府部门强制接管

2020年11月11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及20名集团高管被捕,多方消息显示当局拟以涉黑罪检控孙大午及其团队,同时政府派出专办工作组加快接管大午集团,带走了所有的财务资讯,随后大批良心网友站出来抗议官方打压良心企业家。

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于孙大午被捕当日发声明称:“经侦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2020年11月1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孙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

2020年11月13日,大午集团有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指,“被捕的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区政府各个部门派来与我们工作交接的人只说是企业维稳,我们28家公司,每个公司都在对接,类似于监管,而且他们自己还会开会讨论如何重新对公司财务进行梳理。”

据了解,孙大午被捕时66岁,是河北著名企业大午集团创始人,2003年曾因在企业官网发表自由主义倾向的文章遭官方打压并判刑。此后,其坚持独立办企业,造福普通民众和职工、拒绝和权力勾结的事迹受到广泛传播,孙大午亦被媒体誉为为企业家的良心,和中国农民的英雄。

大午案开始庭审:连坐式判刑再现

2021年4月21日,孙大午被中国当局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妨害公务罪”正式逮捕,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7位孙大午案当事人家属亦于4月22日分别收到了警方送达的逮捕通知书。

有媒体梳理此案案情时,将此案形容成连坐式判刑再现。2020年11月,孙大午被羁押后,其妻子、儿子及多为家属均被警方强制带走;2021年1月,孙大午被正式逮捕后,其7位家属亦收到逮捕通知书。中国警方如此不讲证据的任意妄为再次震撼国际,多国媒体为这位敢言企业家孙大午发声。

在庭前会议上,孙大午也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责任,但连累家人和同事,让他感到无法容忍,他描述,“在这种压力下,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解放了,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决的了吗?后面这些人(指他的家人同事)都很可怜的,他们都是人质”。

孙大午还指自己和妻子做了36年共产党员,没有分过红,他说,“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继而孙大午哭起来,在场的家人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孙大午继续说道:法不外乎人情,上网发消息、土地问题我们有错误,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我承担了,别人更重。我愿意和谐,我们是搞社会主义的典型企业,是正面的典型,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这个企业没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这种模式是我独创的,我们是搞共同富裕,是真正搞社会主义,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放过他们,我愿意承担责任。

据了解,孙大午在被关押期间也受到了虐待,中国法律在面对强奸犯、抢劫犯、杀人犯时都会保留其很多的权利,甚至在判刑时会对这些犯人手下留情,然而中国的良心犯永远没有人权,“戴黑头套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要出了这个地方就要戴,包括看病都要戴,我三个月没有太阳,没有窗户,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已经到了极限,在里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要求去看守所”,孙大午描述。

借刀伤人:孙大午碰了谁的蛋糕?

律师表示“大午案”面临快审重判。根据各辩护人了解的情况,检察机关对孙大午大儿子、大午集团董事长量刑建议为不认罪认罚20年、认罪认罚16年;对孙大午二弟孙志华量刑建议为不认罪认罚14年、认罪认罚11年。孙大午本人将面临顶格量刑25年的风险。然而,孙大午究竟为何遭到这种无礼对待?

孙大午被捕期间,网上流传出“孙大午禁止大午医院赚钱,医生只管救人”的消息,大午集团的员工对外透露,关于大午医院的说法全是真的,外地来的新员工,每月只需要扣10块钱,就可以享受集团的医疗福利,像感冒发烧之类的看病拿药都免费,并且这种在全国都很少有的医疗福利,连周边的村民和职工家人都可以享受。

新冠疫情期间,孙大午曾在受访时谈论办医院理念的一段话,感动了很多人,“赔钱可以干、比如大午医院,医院挣了钱是我的耻辱。因为我不缺钱,我办医院就是要你治病救人!最好的医院、最好的设备、最好的医生,你按这个宗旨给我办这个医院”。

然而有消息人士表示,这种提供免费医疗的做法,让当地政府和官办医院非常难堪,另一个让当地政府和官方医院尴尬的情况是,来自北京一些著名医院的专家被孙大午的人格魅力感动,退休后自愿来大午医院做医生。

美国南卡商学院教授谢田受访时对此直言:“孙大午体现了民营企业家不畏惧政府,也不和政府勾结的(精神),大午集团学校、医院低收费或无收费,把中国政府的蛮横、无能、低效的丑恶嘴脸给暴露出来。他得罪了大大小小的官员和政府部门,同时也让上层感到不安。中共为了杀一儆百一定会重判,如果孙大午想用司法漏洞抗辩,对中共来说抗罪从严,可能会用更高刑期来判。”

孙大午不愿违背本心,不愿与政府勾结,一心一意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尽己所能为更多的人提供便利,然而社会主义的蛋糕绝不能散落在政府之外的地方。所以他们宁愿看着人民继续为教育和医疗发愁,也不能容忍孙大午这样一个心怀大义,凭着一颗善意之心而赢得民心的人物存在!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