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5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梅郎雄能从“草莽”华丽变身完成左翼登高一呼当总理大业吗?

滚动 国际

法国今年的总统大选,成就了法兰西不屈服党领袖梅朗雄华丽转身,让他从一个反叛者变成法国左翼的联合统一者。梅郎雄对社会党摔门出走14年后,终于成功地确立了自己作为法国左翼领导人的地位,法新社认为,他这是一个以演说家的词语比拼、创新想法和有争议的立场为特点争取到了他的政治生涯的顶峰。

梅郎雄 资料照片

梅郎雄本周与绿党、社会党和共产党就6月的立法选举达成的协议,听起来像是对长期在社会党内部处于少数地位的France Insoumise(LFI,激进左派)领导人的复仇。这位70岁的前社会党参议员有着强烈的语言表达和 “爆炸性 “的性格–用他的话说–认为他的特立独行战略最终获得了成功,尽管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只是一个偶发事件,还是法国左派的历史性的一步。

据一个小型左翼政党的领导人笑说,”梅郎雄一定很享受对社会党的报复,能够如此羞辱社会党,”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可是条漫长的道路。梅朗雄出生于丹吉尔(摩洛哥),是一名具有托洛茨基倾向的学生运动积极分子,他25岁时加入社会党。除其他外,他对已故社会党总统密特朗以及据说后者在去世前不久对他说的那句话保持着无限的敬佩之情:”永不屈服,走自己的路”。

1990年代,梅郎雄成为社会党左翼的发言人之一,他谴责社会党里的 “自由主义浮动”。2005年,他为欧洲宪法公投中的反对票辩护。三年后,梅郎雄与社会党决裂,并去创建一个 “不向右派让步 “的新运动。而作为社会党左翼的支持者,梅朗雄和他的新左翼党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与共产党人联合起来,获得了11.1%的选票。五年后,在LFI的色彩下,他达到了19.58%,最后在2022年达到22%。他在总统选举决斗的第二轮脚下失败了,但因他的一些竞争对手(包括社会党)惨败,抓住了大部分左翼选票,完成层层递进。

法新社说,缓慢而稳定的上升,而且风格也很有特色。”我的存在方式就是一个信号。我是噪音和愤怒,就像我的时代”,2017年,面对极右翼,梅郎雄选择摆出一个 “令人放心的人物”。他不失时机地指责法国精英,主张建立第六共和国。

这位被称为左翼民粹主义者的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的崇拜者声称对这种 “侮辱心存感激”,梅郎雄说,“我不是和人民在一起,我是属于人民的!”

不过,梅郎雄呼吁与欧洲决裂,希望离开北约,梅郎雄为俄罗斯和中国政权辩护,以及他向一种使他被指责为 “共产主义 “的方法演变,引发一些可能的同道人害怕与不满。

他的政敌一致承认梅郎雄的演说才能是一流的。

对于新闻界,梅郎雄的关系定位是动荡的,直到2021年,他才说他需要 “与新闻界的其他关系”,而不是在此之前发动的 “无情的战争”。

在2018年对法兰西不屈服党总部进行的调查中,梅郎雄的火山性格将被摄像机不朽地记录下来,惊诧了法国人,警方搜查说为了调查他2017年的竞选账户。梅郎雄高声怒吼:”共和国,是我!”

在2021年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他保证自己从未 “感到如此准备好执政”:”我知道谁能做什么,无论是在我的队伍中还是在共产党的队伍中,还有在社会党解体的星系中”。梅郎雄保证,他有很多战友在支持护卫他,完成他获得执政的大业。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有人腿断了,不能走, 不管是打断的, 吓断的, 自己哭断的,
只要还在爬,就多少有一点希望,
未来爬上一把椅子,从此坐起来了,比站起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