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赴美尋庇護 中國公民稱受政府宗教迫害

滚动

中國公民董釗目前正在美國德州尋求宗教庇護,他稱自己帶著妻小離開中國,自香港經過塞爾維亞等11國,搭車、坐船、走路、爬山,最後從墨西哥偷渡進美國,用195天逃3萬公里只為了遠離政府宗教迫害。

(德國之聲中文網) 「最危險的時刻就是我們在巴拿馬原始森林的山上,前面聞到很臭的死屍味,我們這邊又被搶劫,最害怕的是他把我妻子帶到另外一個地方強暴,然後把我和兒子槍殺掉。」

董釗回憶一群穿著迷彩服的軍人拿槍指著一家人的頭,心中還是非常恐懼。本來在河南鄭州中牟縣開小籠包店的他,目前正和妻子谷春霞和兩個兒子董歌唱和董歌頌在美國德州達拉斯尋求宗教庇護。

他透過獲美庇護的秋雨教會信徒任瑞婷與德國之聲記者聯繫,說一家人與因為宗教迫害出逃,很擔心會被遣返回中國。他說:「如果真的遣返回中國,我們一家人是死路一條,必死無疑。」

圖為董釗一家人逃至巴拿馬的畫面,前左為董釗、妻子董春霞、後面是小兒子董歌頌、大兒子董歌唱。他說一家人是到巴拿馬開始遇到其他也準備逃至美國的難民。

為何出逃?

董釗自述一家是四代基督徒,父母曾在溫州十幾年,在政府控制和管理的三自教會服侍,後來決定轉而信仰家庭教會,原教會與他們「反目成仇」。隨後董釗的父親決定回到河南農村建立家庭教會。

他稱自己所屬的河南信陽家庭教會在2014年的11月份就遭到迫害,在講道時遭到衝進會場的警方勒令停止聚會,也遭到毆打。2014年12月他負責傳福音和帶小組的據點舉辦聖誕節活動,也遭到警方威脅。此後他就經常進出警局,除了被嚴密監控,還經常遭到各種言語和肢體威脅,最後孩子也因此失學。

圖為董釗提供,顯示他在教會服侍的畫面,左二拿著麥克風的就是他。他說這是在2014年以前,但詳細時間不記得了。

記者獲得董釗提供的照片,他在背景有十字架的教會中站在中間,與他稱呼的基督徒弟兄姊妺一同吟唱,任瑞婷也透過台灣的郭明璋牧師向鄭州當地的長老確認,證實他是「真基督徒」,但長老並不清楚董釗是否受到迫害。董釗也提供了另一位長老書信證明他是「有忠心有見識的基督徒」,但為了「弟兄姊妹的安全」未提到迫害細節。

圖為董釗所述,被警方查察的聖誕節聚會,圖中可以看到聖誕節裝飾與聚會民眾,後方有臂章上寫警察的男子站著,女子拿相機錄影。

從董釗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到約數十人的聚會,背景有十字架掛報和聖誕裝飾。外套上有一星臂章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執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的」男女在現場,有人拿手機拍攝。董釗說,大部分拍照的手機都被警方「摔掉了」,只留下少數遠處拍攝的畫面。

德國之聲無法獨立核實,針對董釗的遭遇,任瑞婷對德國之聲表示,董釗的大女兒還在中國國內,如果董釗如果所述不真實,「對她大女兒是非常危險的」。她說:「真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或者很難忍受的原因,他才會這樣做。」

董釗說,自己在2015年4月第一次嘗試出逃,從俄羅斯轉機到古巴再偷渡到美國佛州,因為是非法入境,他被限制在移民監獄幾個月時間,但是他收到家人通知,病重的奶奶被軟禁在家中,爸爸也因為傳道被關在牢裡,他的妻兒也生存困難,在百般掙扎之後,董釗於是在2015年底向移民監獄申請遣返。

記者問他回中國為何沒有受到關押,他說自己向入海關時表示自己有憂鬱症,因此沒有被「處理」。他自述,回中國後還是常遭警方關切,一直到2020年9月,警察知道他們又開始聚會,「曾一度把我按在地上,用匕首刺在我的右手指上,還把我打昏了過去」。他說,自己「在醫院住了5天才出院」。

圖為董釗提供,聲稱他在2020年被警方打傷送至中牟縣第二人民醫院的畫面。董釗另有提供醫院蓋章的診斷證明以及手部畫面,顯示他「右手拇指挫裂傷」以及傷口的縫線。

董釗提供了坐在醫院等待區,右手拇指包紮的照片。還有一張是近拍他的拇指背接近手掌處有縫線的畫面。他也提供了鄭州中牟縣第二人民醫院診斷證明,上面載明他右手拇指挫裂傷。

董釗說,一家人開的早餐店被警方封鎖,警方把家人控制在家中,不讓他們任何人出門。警方一度把他們關進中牟縣拘留所。他稱一家人遭到警方「狠狠的打了」,還「關了7天」,之後警察告訴他們,不會再讓信仰基督教的他們開店做生意。他稱,到了2021年,教會的牧師還有許多人和他們的家人又被警方關押。出獄之後,一家人最後決定借錢逃離中國。

他提供了店內監視錄影器畫面,可以看到妻子與幾位男子對話,但無法確定他們的對話內容。董釗表示,除了監視器畫面,其他證據都被警方搜走。

亞歐美大逃亡

董釗說,一家人在2021年9月26日從北京坐飛機經香港去往塞爾維亞,再飛往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土耳其、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轉機,然後到厄瓜多。再從厄瓜多坐車到哥倫比亞,之後步行加上坐車坐船抵達巴拿馬邊境的港口城市皮托,再從巴拿馬爬山,過河走路到哥斯大黎加邊境,接著經過尼加拉瓜、宏都拉斯、瓜地馬拉邊境然後抵達墨西哥,再偷渡進美國。

為什麼先飛塞爾維亞?他說  ,因為塞爾維亞對中國人免簽,機票又便宜,先飛到那裡,之後一家人一直都是單獨行動,直到抵達巴拿馬,遇到其他也在逃亡的難民團體,才跟大家一起行動。

圖為董釗提供,顯示小兒子董歌頌與大批難民身處巴拿馬原始雨林的照片。

董釗提供給德國之聲一系列的照片與影片,當中可以看到他和家人身處巴拿馬熱帶雨林、在墨西哥的公車上被盤查的畫面。之所以選擇這麼辛苦的逃亡路線,他說,第一是因為疫情,很多國家有旅遊限制,第二是因為經濟上的不足,先飛到歐洲比較省錢,用時間換取空間。

這趟逃亡旅程驚險萬分,妻子谷春霞告訴德國之聲記者,她最害怕的是打劫。根據董釗,一家人除了在巴拿馬原始森林遇到穿迷彩裝的「土匪」,一路上遇到的軍警也都常拿槍指著他們索要金錢。

大兒子董歌唱表示,自己覺得最接近死亡的時刻是在哥倫比亞靠近加勒比海的碼頭內科克利(Necocli)要穿越60公里海洋到巴拿馬的皮托海灘(Pito)時,當時鐵皮做的小船在驚滔駭浪下不停的撞擊海面。董釗形容:「海水如同瀑布一樣直流而下浸透我們的身體」。

圖為董釗妻子谷春霞和大兒子董歌唱逃至巴拿馬戴維(David)汽車站的畫面。

董釗說:「外面一片漆黑,我們非常懼怕膽怯,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緊緊抓住船體。大概行駛了五個小時,我們看見一個沙灘,是皮托。」

小兒子董歌頌則認為墨西哥最危險,是整趟路途中最長的一段,他們在跳下前往美國邊境的火車時,再次遇到劫匪,同樣在槍枝威脅下,所有的行李手機財物都被搶走。

抵達美國之後

費盡千辛萬苦,董釗一家人最後從墨西哥偷渡進美國已經是2020年的4月9日,他們花了195天,途徑11個國家, 經過30402公里最後終於落腳美國德州達拉斯。

圖為董釗提供,小兒子董歌頌坐在第一輛摩托車後自拍後方董釗騎車載妻子谷春霞的畫面。這時候的他們身處墨西哥恰帕斯(Chiapas)。

雖然已經抵達美國,當局也開始審理他們的庇護案件,但董釗4月27日向德國之聲表示,由於有關的報導已經逐漸露出,中國警察正在他的親戚家恐嚇騷擾,要他們找董釗和他的家人。親戚也因此向他們「發火、發脾氣」。

這樣的經驗,逃亡到美國的任瑞婷也有,她建議董釗暫時不要跟中國的家人往來。她說:「你要讓那些警察知道,沒有辦法通過他們來威脅你。」

任瑞婷說,有一些中國基督徒儘管受到迫害,還認為是「教會內的事情,自己倚靠上帝就好」,不要藉由媒體的力量曝光。她也希望更多受到迫害的基督徒可以站出來為自己說話。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董战勇
董战勇
3 月 前

‪这个董钊是骗子,到处说谎骗人,国内待不了,用骗术来到塞尔维亚,骗居留,欺骗塞尔维亚华人教会会友,再用骗术偷渡到了美国,欺骗媒体,欺骗帮助他的人……到了美国再去欺骗美国政府申请庇护,欺骗美国教会,提醒美国教会会友小心此人的骗术,想了解董钊说谎一路骗术,到塞尔维亚了解……此人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