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高悬利剑 民企科技巨头噤若寒蝉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最近接连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令人关注的一件事是,他参与创办的湖畔大学招生被叫停,“大学”二字被摘掉,他本人也辞去校长职务。观察人士称,中共担心像阿里巴巴这样“巨无霸”公司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共构成威胁,因此打压民企科技巨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出鞘,其导致的寒蝉效应,唯有通过民主宪政体制才能消除。

资料照:中国私企大佬马云

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最近接连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令人关注的一件事是,他参与创办的湖畔大学招生被叫停,“大学”二字被摘掉,他本人也辞去校长职务。观察人士称,中共担心像阿里巴巴这样“巨无霸”公司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共构成威胁,因此打压民企科技巨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出鞘,其导致的寒蝉效应,唯有通过民主宪政体制才能消除。

只剩下“湖畔”

“马云将卸任商业精英学校(湖畔大学)校长职务”。这是英国金融时报5月23日独家报道的标题。

这是马云在2019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正式退休后辞掉的又一个引人关注的职务。仅仅在2018年3月,湖畔大学首任校长马云还信誓旦旦地说,“湖畔大学要办300年”!

5月13日,中国教育部、公安部、民政部等八部门下发关于规范“大学”、“学院”名称登记使用的意见,针对未经批准冒用“大学”、“学院”名称的乱象,进行全面清理整顿,并要求各相关部门在6个月内对违规使用“大学”、“学院”字样的,依法责令改正或予以查处。5月17日,湖畔大学官方微博账号便将“湖畔大学”改名为“湖畔创研中心”。

日前,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学校门口一块巨大横卧石头上的金色“湖畔大学”中的“大学”二字被工人用气焊枪清除。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5月21日发文称,湖畔大学虽挂着“大学”之名,又有许多名人加持,但实质上是一家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侠客岛”说,目前中国有1186家公司企业办的“大学”。

美国之音记者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湖畔大学的官方网站发现,该网页上所有“湖畔大学”中的“大学”二字都已被删掉,整个网站见不到“大学”二字。湖畔大学网站的“通用顶级域”是.com,而中国所有公办和民办大学网站最后结尾都是.edu.cn。

湖畔大学的官方微博已经更名为“湖畔创业研究中心”。(微博截图)

湖畔大学由柳传志、马云等9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于2015年1月26日共同发起创办,旨在发现并训练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但这所培养精英企业家的学校,在挂着“湖畔大学”的牌子招生、运作6年后,突然被迫去掉“大学”的“桂冠”,而且原定今年3月底开学的本年度新生入校注册也被有关部门叫停。所有这些不仅跟中国政府规范“大学”、“学院”名称登记使用有直接联系,更同“湖畔大学”的创始人之一、校长马云有密切关系。

叫板当局的后果

曾连续三年蝉联中国首富的马云,以及其创立的阿里巴巴集团最近一段时间备受关注。去年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高峰会上,马云曾批评中国银行界对贷款要抵押的“当铺思维”,并称“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而是中国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中国“缺乏健康、系统的金融风险”。

马云自称自己是个非专业人士,但他发表的是“专业看法”。马云的看法被认为同中国当局极力控制金融系统风险的举措背道而驰。

早在2019年2月22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政治局集体学习时,针对中国金融领域中的乱象和问题强调,金融安全是中国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

在马云批评中国金融部门的监管问题一个多星期后,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管局四部门11月2日联合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等三人进行监管约谈。转天,上海证交所发布公告称,原定11月5日蚂蚁集团总值340多亿美元的IPO(首次公开募股)暂缓上市。

此后,中国金融监管四部门于12月24日和今年4月12日又两度约谈蚂蚁集团有关人员,敦促蚂蚁集团正视其存在的严重问题,拟定整改方案等。

就在金融监管部门再次约谈蚂蚁集团之际,中国市场监管总局4月10日对阿里巴巴集团在网络零售平台实施“二选一”的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182.28亿元人民币的罚款。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违反“反垄断法”的罚款金额之大,在中国2008年8月1日施行反垄断法以来前所未有。

4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网信办和税务总局联合约谈了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要求这些企业以阿里巴巴被重罚为警示,在一个月内全面自查、彻底整改。在此之前的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对腾讯、百度、美团等12家互联网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罚款。

观察人士指出,马云,以及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接二连三地“走麦城”,被约谈、被重罚、停上市,这些被中国当局认为是所谓“有法可依”的行动显示,在民企力量不断壮大,特别是在事关国家经济稳定的金融领域,当局在加大遏制民企做大的力度。

中共铁的原则

美国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当局出重手治理的金融领域事关中共权力的稳定,当局不会放任其自由、不被监管地发展。习近平上台后一直采取的手段就是收权,从去年开始这一拨收权就是在关乎国家重大利益的行业对私营企业进行限制,因为在中共看来,私人和私营企业掌握的权力和影响力,永远都是对其统治地位的威胁,因此当局要把方方面面绝对处于掌控之中。

他说:“中国当局对科技巨头的监管、打压,已经不是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这支剑已经出鞘,已经开刀了,包括马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中共这种专制的体制对创造力的打压是必然的,是必然结果。”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当局对马云的打击,一个方面来自比较正常的专业管理。中国监管部门根据反垄断法作出这些决定时,既有合理的一面,但更多的是,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使得监管部门不可能只从经济运行、国家金融或社会公平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这其中一定穿插很多政治上的考虑。他说,在政治上,像阿里巴巴这样“巨无霸”公司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共构成威胁。

他说:“传统的共产党从建政开始以来,就有一条铁的原则,决不允许在社会上出现一支能够在全国制造一定有影响事件的、独立的、不受共产党控制的力量存在。”

王军涛认为,马云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同习近平的独裁发生了冲突。他说,马云并没有挑战独裁,但以马云的影响力,如果他真的要讲一些反独裁的话,其影响力要比任志强更大。对于中共的专制者来说,由于其统治地位不具有合法性,因此当出现了像马云这样的一个人,就会评估这个人是否会成为其敌人,从而影响其执政的稳固。王军涛说,马云虽然是中共党员,但从骨子里是个自由主义者,不会喜欢共产党,会对习近平独裁构成威胁。

马云等9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创办的湖畔大学,在过去5年从总共11788报名人数中招收了254名学生,录取率约占2.15%。严格的入学条件,包括推荐人和保荐人制度,学员自身创业经历和资历等,都让这所民办学校充满了神秘感。尽管马云2017年曾经说,湖畔大学不是个圈子,而是一个学习场,但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公众号”却称类似湖畔大学这样的学校,“做的主要是资本联合的事”,“来上学的人,更多的是想如何进圈子、扩人脉、找资源”。

另一方面,有观察人士将湖畔大学同明朝时的“东林书院”类比,称“马云们”就像“东林党人”一样,通过办学培植和扩大人际网络,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做大做强,而这些与中共的绝对领导,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东林书院是十七世纪明朝时的一个学术、讲学之地,定期举行公开讲坛,议论时政,针砭朝廷太监魏忠贤。与东林书院有关的先生和学生被政敌称作是“东林党人”。随着东林书院影响力越来越大,触犯到宦官的利益,遭到镇压。有分析认为, 东林党人的舆论影响加剧了朝廷的党派斗争,危及到朝廷的稳定和安危,催生了明末的农民起义,最终导致明朝的灭亡。

张洵说,他不认为在中共天朝大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具有当年明朝封建士大夫的意识,而且也没有士大夫的骨气。他说,企业家们办大学,不过是附庸风雅,青史留名,在中共威权统治下,他们不敢,也没有胆量像东林党人那样挑战当今的“朝廷”。

他说:“只是说,他们走的方向,让统治集团觉得,他们是无法接受的。你们做生意就可能跟当局离心离德,现在居然弄出个大学来。任何大学,研究机构就一定会涉及一些突破常规的思维,一定会有一些被当局认为是‘异端邪说’的思想和言论。在目前这种政治环境下,当局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王军涛说,湖畔大学和东林书院不能相提并论,二者相差甚远。东林党人是一个跨政界、知识界,包括中央和地方势力的组织派别。湖畔大学还远远谈不上政治派别,当局更担心的是湖畔大学和马云的集结而形成的潜在威胁。

寒蝉效应

在中国当局监管审查加强的背景下,今年3月12日,蚂蚁集团CEO胡晓明宣布将卸任。3月17日,中国最大网购平台之一拼多多的创始人黄铮也宣布将辞去董事长一职。字节跳动5月20日宣布,创始人张一鸣将于今年底卸任首席执行官,退居二线。今年胡晓明51岁,黄铮41岁,张一鸣仅38岁。他们还远未达到一般公认的60岁退休年龄。

张洵说,这些人在仍然年富力强时纷纷卸下光环,远离聚光灯,让外界不禁担忧当局对马云、湖畔大学、蚂蚁集团、阿里巴巴的惩罚已经产生了“寒蝉效应”。

他说:“这不仅表明企业家们嗅到了这个寒蝉,而且你可以看到,统治当局也是的确加强了这方面的严控。你发表任何让他们感到不舒服的言论,都可以采取行动。这就是更加对寒蝉效应一种升级的行为。”

王军涛说,一般而言,中国企业家在政治上并不那么敏感,只有到了有人“被宰”,产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连带反应时,才会有一种共鸣。

他说:“中国自古以来,枪打出头鸟。所以,马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同行‘打’他的并不多,相反是共产党或者中国这个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不许人太出色。如果你太出色,即使你能风光一时,后来下场会很惨。”

中国当局打压民企的寒蝉效应也表现在美团创始人王兴5月6日在美团旗下社交平台“饭否”上引用的唐代诗人章碣的“焚书坑”。这首七绝诗以夸张手法,明叙暗议,揭示了焚书与亡国之间的关系,其中“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被认为意有所指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尽管王兴很快就删除了这首诗,但上海市当局还是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由约谈了美团高层。5月10日的美团股价也一度重挫9.8%。

网上有人把王兴的诗同马云外滩讲话相提并论,让人们不寒而栗,担心王兴未来是否将步马云的后尘,会受到当局的打压。

王军涛说,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美团等民企,之所以能做大到行业翘楚的规模,除了企业家的创新和努力外,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背后有各种利益集团和中共高层家族势力。他说,中国的任何事情,只要到了一定规模,全都会涉及到政治。在这个问题上,企业家必须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他说:“如果没有政治头脑,早晚会栽在政治上,而且会栽得很惨,不因为任何别的,就是因为你没有罪,但是‘怀璧其罪’,因为你到了规模了,却还没有政治上的‘觉悟’。”

王军涛说,中国只有建立民主宪政,企业家们才能有真正的安全,财产安全,人身安全。

曾经风光一时的湖畔大学,其核心的“大学”二字已不复存在,只落得个“湖畔”相伴。这个以志在培养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学堂,未来还能否存在,只能由时间来证明。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