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布林肯谴责中国制裁美宗教领袖 摩尔:中共所为终将失败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政府星期四(5月27日)谴责中国政府制裁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前委员约翰尼∙摩尔(Johnnie Moore)。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说,中国的做法只会让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国的人权侵害。摩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将北京的制裁视为至高赞扬,并表示将继续为受中共迫害的宗教和其他人士发声。他认为,中共的做法终将失败。

前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约翰尼∙摩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Skype视频截图)

美国政府星期四(5月27日)谴责中国政府制裁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前委员约翰尼∙摩尔(Johnnie Moore)。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说,中国的做法只会让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国的人权侵害。摩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将北京的制裁视为至高赞扬,并表示将继续为受中共迫害的宗教和其他人士发声。他认为,中共的做法终将失败。

中国星期三宣布,针对美国最近对中共侵犯人权官员的制裁,北京决定对摩尔实施制裁,禁止摩尔及其直系亲属入境中国及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

美国本月早些时候对中共官员余辉实施制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当时表示,曾任中国“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中央领导小组”前成都办公室主任的余辉参与严重侵犯人权,任意拘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此前,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欧盟因新疆人权问题而制裁数名中共新疆官员之后,中国曾报复性制裁时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曼钦(Gayle Manchin)和副主席伯金斯(Tony Perkins)。

布林肯星期四发表声明对北京的做法予以谴责。他说:“北京试图对那些为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等基本自由发声的人进行恫吓和噤声,只会引起国际上对北京严重践踏人权行为的关注和审视。”

布林肯说,美国将继续为人权发声,并且推动对中国政府人权侵犯行为的问责。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星期四也发表声明谴责北京的最新报复性制裁。委员会新任主席巴尔加瓦(Anurima Bhargava)在声明中说:“中国政府最新针对委员会捍卫中国民众宗教自由而实施的制裁,充其量是适得其反的。这只会让国际上更加关注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藏传佛教徒、基督徒、法轮功学员和其他难以计数的中国公民所施加的暴行和恐怖手段。”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跨党派联邦政府机构,主要负责监察和分析世界各国宗教自由状况,并向美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委员会委员由总统和国会两党领袖任命。

摩尔2018年由前总统特朗普任命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他已于今年5月14日卸任。

摩尔对美国之音说,他将北京的制裁视为“至高赞扬”(supreme compliment),因为他是“替维吾尔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和其他中共针对的异见人士发声而被中国共产党制裁。”

去年12月,摩尔提名将因港版国安法被控罪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列入美国国际宗教委员会的“宗教良心犯”名单,并敦促中共当局释放黎智英以及其他因主张民主自由而被逮捕的人士。

2018年12月,他曾与西蒙·威森塔尔中心(Simon Wiesenthal Center)的拉比亚伯拉罕·库珀(Rabbi Abraham Cooper)共同撰写一封公开信,敦促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停止对维吾尔人、基督徒以及其他信仰者的打压。

摩尔目前在他自己创办的一家公共关系咨询公司担任CEO, 同时担任美国基督教领袖大会主席。他说,即使从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的位子上退下,他也不会离开推动宗教自由这项事业,反而是没有了公职,他“甚至有更多时间投入其中。”

他说:“共产党似乎相信,他们可以改变人类,但我所信的不一样。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是生而自由的,无论共产党如何力图让所有人都变得一样,他们终将在这个尝试中失败。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无法做到的一件事是,他们无法让中国以外的人们闭嘴。我们在美国一直以来乐于为不能发声之人发声。这也是我们成为全球最强大和最富裕之国的方式。我相信,这是通往富裕和繁荣的道路,这是自由之路。”

摩尔曾经去过中国和香港,与当地人交谈,聆听他们的故事。他说:“事实上,我如此直言不讳地批评香港态势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见过鼎盛时期的香港。我走过那些街道,与那些在那个辉煌城市里实现一生梦想的人们坐下来聊过。让我震惊的是,中国政府竟然可以把香港这份大礼和最好的事物变成我们在过去一年半中所看到的那样。

他说,他十多年前最后一次去中国的时候,似乎感到中国正在改革,正在进入一个不同的时代,但如今中国 “似乎是全面退回到了文化大革命那些最糟糕的趋势。”

他说:“最令我担忧的是规模。我们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迫害,以各种形式针对许多不同群体的迫害。而且中共还试图在全球输出宗教迫害,通过勒索和经济胁迫政策让这类恶劣行为推出到中国以外的地区。”

摩尔说,他希望中国成为世界上最棒的国家。不过他说:“(中共)他们不需要退回到文化大革命来成就中国世纪。他们可以用其他所有人在历史上用过的方式。但如果他们继续要走那些捷径,他们不仅会失败,还会以人类能想象的最荒诞的方式惨败。”

他说,全球正在形成跨越党派的他称之为“合作长城”的联合阵线,回顶中共的做法,向中共问责。

中国政府多年来否认外界对其人权状况的批评,2016年中国外长王毅在面对记者询问有关人权问题时,指责提问充满偏见和傲慢,并质疑记者是否去过中国。北京也一再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和保护人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