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陈竺:清零抗疫加剧中国精英的焦虑

滚动 推荐 大众观点 中国大陆

绝大多数中国民众能够接受政策的暂时失败与反复,却难以接受掩耳盗铃的欺骗与蒙蔽。

上海封城一个月,就连社会精英也成为受害者。4月24日晚,一名中国顶尖飞机设计师突发心梗,因上海封城排不上救护车,最终在其妻子开车送医途中逝世。大约十天前,中国太平洋证券总裁助理韦桂国在上海家中突发脑溢血来不及救治,死在其女儿面前。71岁小提琴家陈顺平因腹部突发剧痛难以忍受,跳楼自杀。经济学郎咸平的母亲也因找不到医院收治而失救去世,封城也令郎咸平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在中国山东烟台,鲁东大学的研究生孙健因在校园内举牌表达自己反对封校封城、防疫至上,被警方拘押并遭学校开除。

中国的清零抗疫政策曾取得过显著的效果,它帮助中国最早进入到经济恢复阶段,只是如今面对传染力超强的奥密克戎毒株,这种政策的效力大打折扣。中国目前的特殊现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精英群体的焦虑情绪。

由于教育程度相对较高、获取信息能力相对较快,精英群体对外界变化更敏感,对财富与个人前景的感知度更强,对社会发展的评价欲望也更积极。每当在大变化、大改革、大失序的年代,精英往往是社会情绪最外化的表现者。这种情绪若运用得好,会成为国家与社会大进步的积极力量;倘若情绪失控,则会产生难以估量的破坏作用。当充满着强大预期的精英层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失望,一些人又从失望到绝望,最后完全失去了对中国未来的信心。

无论从历史规律还是从全球现象的角度看,精英群体普遍对国家发展最充满焦虑感。他们几乎在各类场合充满着对国家现状、社会发展的失落、困惑、悲观心态甚至批判、否定态度。房价增速的相对减缓、股市异常波动与长期低迷、投资性收入的下降、国企限薪等复杂原因,精英阶层的利益没有出现此前多年来已形成惯性的高速增长。奥密克戎疫情居高不下,中国周而复始实施严苛封控措施,无论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抑或社会精英,已俱成受害人。

2019年,马云宣布退休,折射了“中国精英焦虑症”的一次集体爆发。经济对抗、中美交恶的“新冷战”阴影密布,一部分中国民众“溢美”、“恐美”情绪在中国民间蔓延,“一带一路”受阻或投资失败的案例频繁被报道,逐渐地,对“大国外交”的不解与对“韬光养晦”的怀念成了精英的普遍心态,对“全球撒钱”、“过度扩张”的担忧也成为相当多精英的心态。

中国精英目前焦虑的程度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过去呼吁个人安全感,主要在于人身安全、生存底线,现在他们关心的主要集中在财富与社会地位。他们过去的改革诉求,主要是“只要改”即可,现在则必须是“改得好”才行。

精英层预期的提升,是目前焦虑感上升的重要背景。精英群体很容易产生预期落空的不满与逆反。精英层的焦虑情绪一旦被互联网,包括朋友圈、公号等新媒体放大后,会像传染病一样快速而广泛地传播,形成金融市场的整体悲观,进而蔓延至普遍老百姓的生活中。

根据经济预测机构的判断,中国今年将无法实现其原定的经济增长5.5%的目标,且出现经济衰退的风险在持续增加。支持清零政策的庞大开支,个别地方对税收的追缴,变向地加大了一些精英人士对财富安全的担心。企业家“隐世”、明星艺人偷逃税被揭,更加重了一些精英人士对人身自由与安全的恐慌。这都使精英本应对国家机器威力的敬畏变成了莫名的恐惧。

上海民众被要求禁足配合严格的封城防疫策略已进入第五周,民众的焦虑对中国强大的宣传机器构成了罕见的挑战。随着奥密克容变异株继续在全国蔓延,官员们也在为大规模严厉封控来抵抗疫情的做法进行辩护:制定这些规定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该市最新新冠变种病毒的传播;这是新冠大流行爆发以来,上海经历的最严重的一波疫情。官员们一直在推动中国抵御新冠病毒的必胜主义叙事,称只有中国政府才有抵抗病毒、战胜病毒的意愿。但民众看到的却是越来越多这种做法代价高昂的证据,他们更愿意接受一种关于愤怒、沮丧和绝望的叙事。

政府惯用叙事控制工具的失败,在一定程度上与上海作为金融首都的地位有关,因为那里住着许多精通互联网的精英。一些政治和学术精英也暗示了,政府有关上海封控的宣传正在损害其公信力。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实际上能够接受政策的暂时失败与反复,却难以接受掩耳盗铃的欺骗与蒙蔽。

4月27日,上海宝山区再有3名干部因发放保供物资失职渎职被问责。根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此波疫情已有超15名干部被处分,涉及发放保供物资失职问题、疫情防控履职不力问题。疫情当前,中国官员们保住乌纱帽则须将政治正确放在首位,清零抗疫于这群精英而言也成了一项严峻的政治任务和挑战。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李白的静夜思的现版 可能是 150 年前伪造的 :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1000年前的宋版 :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山月 低头思故乡
共产党的版本是 :
窗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月光———-皇室女人
*地上霜——–毒药
*山月———-太后 .
宋代到清代《静夜思》有八种版本.都不是李白的风格.
李白的风格:
床前看月光 地上霜 不正头看山月 摇头思故乡

wuzhigao
wuzhigao
3 月 前

为什么不提模范生深圳,深圳疫情之初,远比上海严重的多,多点散发,偷渡客在暗处,潜伏期长。深圳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住了,目前已经正常生产生活学习,深圳封控期间也没有发生上海这些乱象。上海之所以现在的状况,恰恰是疫情初期没有坚决执行动态清零造成的后果。

Zhang wen
Zhang wen
回复给  wuzhigao
3 月 前

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