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立法会三读通过修改选举制度 民主党批倒退未决定参选否

滚动 港澳台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全票通过修订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的议案,以确保“爱国者治港”。

香港立法会5月27日以40票赞成、两票反对,绝大比数三读通过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全票通过修订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的议案,以确保“爱国者治港”。

香港立法会就新选举制度展开约一个半月的本地立法程序,星期四以40票赞成、两票反对,绝大比数三读通过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引入警队国安处协助审查候选人资格,并将会禁止在选举期间呼吁投白票及废票,将香港的选举制度彻底改变,各界关注民主派的参选及议政空间被大幅收窄。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对通过选举修例表示失望,批评是达致普选的倒退,他强调民主党仍然会在狭缝中生存,至于是否参选留待9月会员大会决定。

因应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全票通过修订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的议案,香港政府4月14日向立法会提交《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4月17日展开草案委员会审议。

立法会绝大比数三读通过修改选制

法案委员会在约一个半月内,经过17次会议、共47小时讨论,立法会大会星期三(5月26日)恢复二读辩论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经过不足12小时的讨论,星期四(5月27日)以40票赞成、两票反对,绝大比数三读通过修改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

立法会通过选举修例草案,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选举委员会、特首以及立法会参选人资格,接掌以往由选举主任负责的审查参选人资格工作,并引入警队国安处协助审查候选人资格,就参选人是否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作出判断。

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有关决定不得提起诉讼,即是不能上诉、不受司法覆核。

香港选举制度彻底改变

立法会的组成由目前的70席,一半地区直选、一半功能组别;改为90席,分别由选委会、功能组别及地区直选产生,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将立法会90席分为40席选委会、30席功能组别,以及20席地区直选。

新选制下的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席由目的35席大幅减少接近一半到只有20席,选区由现时的5区改为10区,每区两个议席,由比例代表制改为“双议席单票制”,每区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当选。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席,由目前的35席改为30席,取消5席由选民直选的“超级区议会”议席。

新的特首选举委员会人数由1,200人增加至有1,500人,由现时的4大界增加至5大界别,每个界别300人,但是选民基础却大幅倒退,117席的区议员全部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有76席的港九分区委员会、灭罪委员会和防火委员会代表,以及有80席的新界分区委员会、灭罪委员会和防火委员会代表,共156席,占选委会超过一成,并引入27席名为“(中国)内地港人团体代表”。

这次修例亦将会禁止任何人士在选举期间呼吁不投票或投白票、废票,最高刑罚可被判处监禁3年。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对立法会通过选举修例表示失望,批评是达致普选的倒退, 他强调民主党仍然会在狭缝中生存,至于是否参选留待9月会员大会决定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对通过修改选制表示失望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星期四下午在立法会外召开记者会表示,港府今次改变选举制度,实际是减少了在立法会甚至整个体制内,可以代表普罗市民的声音,在普选路上是往回走,他相信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都会十分失望。

罗健熙说:“我们对于(选举制度)那个改变,减少了市民可以参与的部份,减少了市民可以改变到、或者可以影响到的立法会议员的议席的部份,这一部份我们认为是一个倒退来的,这个我想亦都在很多不同的民意调查里面亦都反映了,其实很多市民都认为这种改变,其实是对于迈向真正的普选,其实是行了倒后的一步。所以这个情况,虽然立法会到现在未通过,但是我相信它在短时间里面,今日会通过的时候,我想对很多民主派的朋友、对于民主派的市民,他们要吗感觉很失望,要吗感觉好像已经不关自己的事那样,这个是我们完全不乐意见到的一个情况来的。”

罗健熙表示,未来民主派的空间在国安法实施之后不断收窄,无论是参选权、游行集会的权利,以致各专业界别的都是每况愈下,他坦言难以估计恶化的情况会维持多久,影响会有多深远,他强调民主党仍然会在狭缝中生存,继续为香港市民发声。

罗健熙说:“大家其实见到的情况都是很不理想,亦都是好像愈来愈差的,我们没办法预计究竟这个恶化的情况会去到什么时候,亦都会去到几远、去到几深。但是我仍然是那句说话,就是在我们能力上面可以做到的事情,在我们可以发声的时候,我都会继续去、持续地去同大家继续讲,继续讲香港人的声音,继续将香港人的意见用我们的方法尽力去表达出来,我觉得是只能够在一个这样的狭缝里面去生存,我们就继续去尽力做好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9月民主党特别会员大会决定是否参选

罗健熙表示,在新选举制度下,民主党是否参选会留待今年9月举行的特别会员大会决定,他相信党员会建基于如何让香港社会和香港民主进程发展得更好作出考虑,不论结果如何,民主党会与香港市民并肩继续走民主路。

罗健熙坦言,有“中间人”跟他接触,向他表达民主党应该参选的信息,但是没有保证民主党如果派人参选的话,是否可以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他强调外界无论是“和风”还是“寒风”,民主党都会作自己的决定,绝不会受不知是否真的代表北京,或者某些派系的建制派人士或所谓“中间人”所影响。

罗健熙说:“我们的决定是基于我们自己党友,去就着民主党未来的路向,要行一条怎样的路,去做一个决定。所以即使那些不论他是告诉你有得选,还是告诉你其实不是啊,你这班人、例如有人说我们要‘清党’、要‘改玄易帜’等等,不论是什么风都好,不论是那一类的意见都好,我们是会继续将那些意见听完。之后我们就继续听吧,但是我们的决定、我相信我们的党友都是会继续按着民主党在香港的民主路上面,可以扮演些什么角色这个问题是去做最后的决定。 ”

郑松泰忧5年后是否还有港人治港空间

郑松泰忧5年后是否还有港人治港空间

在立法会就修改选举制度草案投下反对票的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发言表示,今次修例有商榷之处,他认为今次修例表面是排斥外部势力,他担心5年后是否还有港人治港的空间。

郑松泰说:“我想有在(修改选制)法案委员会的议员都知(道),它(草案)里面有一个选举委员会换届的留白,大概是半年左右的时间,所以我认为这个制度的意义,我都希望香港市民大家都会去理解得到,它并非是单纯我们在坊间的讨论,怎样将议会变成‘清一色’、怎样有一个所谓背景或者政治的审查,诸如此类,那个我们是用一个相对狭窄的眼光去看待今次的改变。但事实上今次的改变它真正的部份,我自己认为的是,究竟5年之后还会不会有所谓‘港人治港’,这一个政治的方向,又或者我们理解《基本法》基本的纲领﹖”

郑松泰表示,参选人过去参选立法会议员,不需要取得选委会委员的提名,但现时重构选委会之下,他认为有关做法有利有弊,担心将出现裙带关系,令腐败延伸。

郑松泰说:“即是说当你要参选的时间,你要取得第一至到第五个组别,最少两张(选委)的授权票的时间,其实这个是将我们过去理解,在香港无论你用自由市场的角度,或者你是由一个政治、我们用一些大陆的字眼,‘潜规则’的角度去理解。那些是一定有些政商关系,现在好了摆在制度里面,尝试将这个问题或者将这个过去的状况,吸纳在这个制度,但是这个群带关系之处是,你见到究竟’台面’的人是属于什么的系统,或者什么派系,但问题是它可以延伸腐败。”

郑松泰表示,将来的立法会以群带关系作为选举门槛,他认为会带来一个庞大的腐败机制,甚至将来可能出现“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情况。

郑松泰说:“以群带关系作为一个选举门槛,它带来的是一个庞大的腐败的机制来的,这样因此我过去在法案委员会,我不断去问,究竟我们怎样去防贪﹖防贪不是在讲具体的利益,而是接下来在讲90个在这里(立法会)的议员,它背后延伸下去是1,500人(选举委员会),最终我们会用一句说话去评价而已,我们过去的选举未必会出现这个情况,但是将来会出现这个情况,就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那个是必然会发生的。”

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批评修改选委会选举制度是民主倒退,部分界别议席减少,民意反映相当有限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医学界议员陈沛然批民主倒退

另一名反对修改选举制度的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发言表示,修例之后的特首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新加入一些北京绝对信任的团体及机构,他批评修改选制之后是民主倒退,民意反映亦相当有限。

陈沛然说:“改革后选委会选举制度是民主倒退、(部份界别)议席减少,余下的议席亦有相当多的当然委员,民意基础收窄,加上参选资格审查的重重关卡,日后民意的反映相当有限。”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发言表示,修例在短时间内完成,他形容是“几近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港府会立即准备未来一年内举行的三场选举,以及选民登记的工作,他又认为市民对修例反应正面,反驳外国批评方案是民主倒退。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