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2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记协陷入解散危机中

滚动 焦点 港澳台

日前,香港记协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商讨未来前路,其中解散门槛成为会议讨论内容之一。香港“国安法”下,媒体发声渠道愈益收紧,新闻事业日趋促狭,在港府以及亲共媒体一连串打压之下,香港记协已陷入解散危机中。

日前,香港记协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商讨未来前路,其中解散门槛成为会议讨论内容之一。香港“国安法”下,媒体发声渠道愈益收紧,新闻事业日趋促狭,在港府以及亲共媒体一连串打压之下,香港记协已陷入解散危机中。

23日,香港记协特别会员大会以视频方式召开。记协主席陈朗升会后表示,会议气氛热烈,高峰期有90人出席,平均有85位会员参与,约20人发言。他还对记者称,会议主要内容是委任核数师以处理记协周年财务报表,解散门槛只是讨论内容之一,且会上未有共识。他预计,记协将会继续运作,到6月应该没有大问题。

记协对其目前的境况,早有认知。一周前, 记协即通知今次召开的大会会讨论是否需要修改会章有关解散门槛的条文,希望讨论及了解会员各自对解散的意见。根据记协相关章程,“必须有全体有表决权会员不少于六分之五以不记名投票表决同意方得解散”,解散后,“所有经清还债项后的剩余资产将平均分给所有有表决权会员”。

港媒报道,有会员会后分析称,官方说法已认定记协是政治组织,继续运作有风险,若出事牵连广泛,非每一个执委能承受。有会员表示,与其等当局采取行动,不如早一步下决心解散。

24日,香港下一届特首选举唯一候选人李家超被问及是否会捍卫新闻自由时表示,新闻自由一直存在,“不需要用捍卫这个字”。此前记协曾邀请李家超会面,李表示记协需向政府提供资料。而陈朗升表示,已于3月8日向职工会登记局提交资料,不清楚什么程序使会面受阻。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因言获罪”成为摆在新闻从业者面前的现实问题。陈朗升表示,香港新闻自由环境发生的转变使会员不得不思考前路,他希望当局尽快厘清“国安法”中令人忧虑的地方,其一,就是以往能自由提倡一些意见或思想,不会获刑,现在会不会转变成罪行;其二,就是刊登这些倡议或文章的传媒机构会不会同样受控。此外,李家超日前称,当选后将把推动《基本法》23条立法作为优先工作之一,记协“一直关注《基本法》23条、假新闻法等立法工作,很多记协会员都认为,香港目前的形势下,如果进一步收紧新闻及资讯自由,看不到对香港有任何好处”。

会议前后,港陆亲共媒体刊文对香港记协进行“口诛笔伐”。大陆官方喉舌《环球时报》、香港《大公报》引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言论称,记协“背弃记者工会的基本原则,破坏记者专业形象,根本是一个赤裸裸的政治工具”,应对“记协展开彻底调查,追查其资金来源,把相关违法人士绳之于法”。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Guest
3 月 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