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中过招 堪培拉以小搏大,北京制裁不彰反自残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五家政府机构周日紧急约谈大宗商品行业的重点企业控制大宗商品价格的动作已经产生初步效果。在政府一系列严厉的警告之下,这些大宗商品的期货大玩家不得不有所收敛,铁矿石等商品的期货价格出现了大幅回落。这是中国政府面对铁矿石价格急速攀升和中国相关行业叫苦不迭之时采取的非常措施,通过行政手段对市场价格出手干预。

资料照: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在澳黑德兰港的铁矿石装卸设施。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五家政府机构周日紧急约谈大宗商品行业的重点企业控制大宗商品价格的动作已经产生初步效果。在政府一系列严厉的警告之下,这些大宗商品的期货大玩家不得不有所收敛,铁矿石等商品的期货价格出现了大幅回落。这是中国政府面对铁矿石价格急速攀升和中国相关行业叫苦不迭之时采取的非常措施,通过行政手段对市场价格出手干预。但专家们认为,这种做法对解决中国铁矿石供需严重失衡和价格上涨势头只能产生短期效果,长期来看,如果中国与铁矿石出口大国澳大利亚的关系持续恶化,中国寻求替代进口方面作出的各种努力也难有成功的希望。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铁矿石进口价格的急速攀升可能是一年多来澳中关系恶化给中国带来的一个最大恶果。为了迅速缓解压力,中国发改委等五个政府监管部门近日紧急约谈相关重要企业主管,勒令他们停止对铁矿石价格进行垄断操控,协助政府缓解价格上涨压力,稳定市场。此举的效果在周一的期货市场上就显现了出来。

据金融时报和路透社的报道,中国大连期货交易市场的铁矿石期货合约价格周一下降7%,至每吨1049元人民币(约160美元),与本月早些时候的高点相比回落了大约20%。9月份交割的铁矿石价格跌幅高达9.5%,几乎触及跌停板所规定的10%,至1016元人民币,为4月15日以来的最低点。其它大宗商品的价格如钢、铝、铜等也都出现了较大的下降。

去年4月澳大利亚呼吁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的源头展开独立调查之后,中国就对澳大利亚采取一系列的贸易报复措施,直接导致两国关系的直线恶化。前不久,中国发改委宣布,“无限期暂停”澳中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期望给澳大利亚一记重击,迫使堪培拉屈服。意外的是,澳大利亚在中国经济制裁之下,出口保持平稳。煤炭与铁矿石价格的飙涨反而给中国造成极大的问题,使得全国煤炭和铁矿石用户和广大的下游消费行业面临困境。

“一带一路”成痛点,澳手握“王牌”坦然应对

“一带一路”成痛点,澳手握“王牌”坦然应对

中国很长时间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近年来,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全面渗透,在澳大利亚国内引起强烈反弹。面对来自中国全方位的经济报复,澳大利亚并未屈服。今年4月,澳大利亚宣布撤销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此举惹怒了中国。但澳大利亚仍在本月初宣布可能废止中国集团在达尔文港的租约。

在中国宣布全面暂停澳中双边战略经济对话决定之后,堪培拉仍是冷静应对。这主要是出于双方对阵的需要。

实际上,中国发改委所说的无非是把已经发生的事情公开再说一遍而已。早在2017年开始这个双边对话机制就已经停止,两国之间早已没有部长级以上的联络,此时的声明实际意义不大。

分析人士说,这种声明只不过是中国在政策层面上宣示暂时冻结与澳大利亚早已停摆三年的经济对话,双方贸易关系并未终止。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深度依赖让它不敢出手制裁。铁矿石的出口额远超过中国制裁的所有商品。澳大利亚握有铁矿石这张王牌,对中国态度毫不妥协,反而是接连攀升的铁矿价格让中国备感压力。

制裁不彰反自残,铁矿石才是杀手锏

中国接连对澳大利亚的产品祭出贸易制裁,禁止进口或课征高关税。但澳大利亚许多产业陆续成功找到替代市场,一扫去年的低潮,出口量甚至不输给中国制裁前的水平。澳大利亚农业与资源经济与科学局表示,随着产业转型,预估其他农产品的出口量会从2025年开始上升,意即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总值的下降幅度,将小于对中贸易所蒙受的损失。

相反中国依靠煤炭炼钢的需求量大,国内焦煤价格飙涨至4年来的最高点,并需用更高的价格向其他国家购买煤炭。更严重的是,铁矿石的价格一路暴涨,屡屡刷历史新高,让中国钢铁业苦不堪言。

号称经济成长快速的中国,钢铁需求量持续上升,而澳大利亚是全球铁矿石生产的第一大国,因此尽管两国关系一路下滑,铁矿石出口很有可能会继续幸免。目前,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占中国整体比率高达 60%,质量又极为优良,许多分析人士表示,缺乏替代品是至今澳大利亚铁矿石幸免于中澳经济制裁的关键原因。

在2020年中国对于对澳大利亚出口的许多产品都进行了限制,却未包括铁矿石。其实铁矿石的出口在澳大利亚的经济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中国没有在铁矿石上出手,因为在这方面是中国的弱点。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孟俊(照片提供: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

澳大利亚蒙纳许大学博士,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孟俊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对澳大利亚实施各种制裁包括葡萄酒、龙虾、煤炭、木材,这些最早在2020年11月,还有羊毛、大麦、糖、铜矿等,但这里不包括铁矿石,显然就是因为中国找不到优质铁矿石的来源。中国本来是想要从巴西或非洲进口铁矿石,但是一方面运费比较贵,另一方面质量也不如澳大利亚。尤其最近疫情缓和,原物料大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的价格更有竞争力了。”

疫后建设需求告急,高炉运转难停歇

刘孟俊提到,中国最近号称,疫情过后经济已经开始快速复苏,国外的订单或国内的生产对于原材料的需求都是大幅上升,澳大利亚的铁矿石需求升高也很正常。尤其是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可见,中国的城镇中心化也会促使铁矿石的需求更加提高。

刘孟俊说:“另一个面向是需要考虑到人口城乡的分布,目前看来约60%的人住在都市,对中国而言,还有未来城市化转型的潜力。这个意涵是说如果迈向正常国家,大约会有80%住在都市里面,先进国家大都如此,那么都市化在推动时所需要的相关建设,例如铁道、营建业、或者捷运,甚至对于无线网络的新需求等等,对优质的钢铁需求还是有相当大的空间。”

铁矿石必须一直维持供给量,还有一个原因是高炉的运转特性。刘孟俊解释说:“钢铁本身有一个生产的特性就是批量生产。一旦开始生产,高炉就不能停,一定要继续生产。高炉不像一般机器设备一样电源一关就可以休息,高炉就是要不断地烧,因为一旦停了,高炉里面就会结块,整个机器设备都可能坏掉。所以,一般的高炉是全年无休的。”

这样,铁矿石也必须要符合优质与低成本的条件,对钢铁公司才会有利。

政治凌驾经济,建设乃形象问题

钢铁生产是中国工业经济的核心,需要铁矿和煤炭。然而不少中国政治与经济关系的专家认为,中国的钢铁其实生产过量。如果要解决铁矿石需求问题,最简单的选择就是减少钢铁生产,但是在中国,钢铁生产是政治问题,不是经济问题。政治永远高于经济。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照片提供: 萨尔瓦托.巴博斯)

经济社会学专家,悉尼大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事实上,中国对于铁矿石的实际使用并不如目前需要的那么高,中国对铁矿的需求是为了维持政权稳定。他需要塑造经济继续高度成长、就业率持续提高、城市化与现代化不断更新、兴建军事设备的形象,其实不只铁矿石,还有其他原物料也是供给超过实际需求。”

巴博斯表示,受中共建党100周年的压力,习近平明年将面临第三个任期的考验,这一切都要求代表生产力水平的钢铁需求只能升不能降。他以蚂蚁金服为例说明,中共对政治控制的需求完全凌驾于经济发展的正常状态。巴博斯说,中共采取的一个解决钢铁产能过剩的办法就是通过一带一路把多余的钢铁输出到国外。中国每年有约20%过量的钢铁,运到国外进行大型建设,是最好的消耗手段。

铁价屡创新高,中国无话语权

垄断性定价体系是铁矿石价格快速上升的根源,在中国贸易制裁之后,澳大利亚大幅提高铁矿石价格。除了给中国施压外,也是利用铁矿石出口弥补受制裁领域的损失。从2021年初起,铁矿石价格上涨21%,和去年相比上涨130%。至今铁矿石价格仍不断上涨,不只代表澳大利亚的利益攀升,也意味着中国更加头痛。

台北海洋科技大学教授吴建忠(照片提供: 吴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学教授吴建忠在接受美国之音的访问时说:“澳大利亚为什么可以垄断铁矿石呢? 因为采铁矿石需要具备几个特征。第一个是质量,第二个是成本,而最重要的是对于铁矿石的定价权。我们看到过去中国对于铁矿石只负责进口,但对于铁矿石的价格始终没有发言权。今年即便因为中澳之间冲突,澳大利亚可以透过价格的调升或调降来做为市场调节,但中国并没办法对这样的垄断资源加以定价。所以虽然中国在经济或外交方面表现得很强硬,可是论及铁矿石,中国是没有话语权的。”

本地开发不划算,废铁再生难应急

为了因应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困境,中国正计划提高矿石自给率。中国自身也有铁矿,但因大多深埋地下,因此开采困难。此外,中国矿山的税赋在20%-30%之间,成本很高,矿石质量也过差,对于高炉应用负担大,自行开采还不如进口。中国也设法奖励废铁供给,努力从消耗铁矿石的钢铁生产,转型为以废铁生产钢铁,降低对进口的依赖,但是有关专家分析,这个做法似乎不现实。

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CRU顾问公司高级铁矿分析师安德鲁·加德(Andrew Gadd)指出,中国近年增加进口回收废铁,但未来几年内规模最多只能增加10%。目前中国铁矿石供应量仅可满足全中国钢铁厂所需的20%,到了2030年,估计将下跌至14%。

对于废铁炼钢的想法,吴建忠说:“虽然这样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也符合习近平提出的‘自力更生’的思考,但在环保与开采成本的议题上,尤其是要达到碳中和或气候变迁所要求的零碳排,如果从中国本身开采或从废钢提炼,对中国环境成本会造成很大的负担。”

进口产能不稳,开采又遇难题

从中国的铁矿石进口来源比例看来,澳大利亚占超过60%,巴西占约20%。但从水坝溃堤造成矿场倒塌与疫情的影响,巴西的铁矿石开采锐减,至今仍未完全复工。虽然中国远赴西非投资矿山,包括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Simandou),该铁矿总储量累计逾100亿吨。但几内亚的政治腐败和经济贫穷,拖累了西芒杜铁矿的开发,导致至今仍未有任何产出。全球能源分析机构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认为,从西芒杜出口铁矿石,至少要到2026年至2028年。

吴建忠说:“我们看到中国当然可以向巴西进口,但在2019年巴西有一个矿场坑倒塌,特别是在疫情期间,要在恢复正常采铁矿石的产能,就会有很多困难。更不用说从非洲进口,虽然中国是非洲开发中的好朋友,但因为非洲的政治与经济局势不稳定,所以铁矿石的进口依然困难。澳大利亚产业、科学能源与资源部有宣布,今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数字会再创新高。”

专家认为,目前,澳大利亚已成功地为多种出口产业找到替代方案,最终也能为其铁矿石找到新的买家,反倒是中国要为发展经济寻找新的铁矿石来源,难度将会更高。虽然中国祭出废铁再生政策,与开拓进口源双管齐下,欲在5年内寻求替代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但看来可能会事与愿违。根据CRU的分析,即使中国能够排除澳大利亚,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铁矿石都运到中国,中国还是需要额外3亿公吨的供应量才能满足需求。虽然中国对澳大利亚频频出重手进行经济制裁,铁矿石这个的致命伤不但让中国因价格上涨而失血不小,还会让中国一直被澳大利亚掐得喘不过气。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