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恢复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援助

滚动 国际

美国政府星期三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美国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援助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500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开发援助。

资料照片: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在加沙城准备提供食品救助。(2021年4月7日)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说,已经重新启动对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拜登政府扭转特朗普时期切断此类资金的决定,宣布对巴勒斯坦人提供总额2亿3千5百万美元的新的人道、经济与发展援助。 这笔援助的大部分、也就是1亿5千万美元将提供给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用以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救助;另外一千万美元将通过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分配给和平建设项目;其余7千5百万美元将用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与发展援助。安全援助项目也将重启。 “美国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的外援符合重要的美国利益和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宣布恢复援助的声明中说。“它向那些有巨大需求的人提供了关键救助,促进经济发展,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理解、安全协调和稳定。它也符合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 特朗普政府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2018年因美国政府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而恶化,美国政府切断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双边援助。美国政府同年开始取消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支持,并最终撤销了3亿多美元的援助。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向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大约57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基本服务,包括教育和健保。美国的撤资让这个机构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专员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星期三在美国正式宣布恢复援助前在一次联合国会议上说,即使美国恢复支持,但由于需求加大,该机构今年的核心项目预算依然面临2亿多美元的资金短缺。 拉扎里尼说,“我们的主要重点是维持所有向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服务。”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专员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星期三在美国正式宣布恢复援助前在一次联合国会议上说,即使美国恢复支持,但由于需求加大,该机构今年的核心项目预算依然面临2亿多美元的资金短缺。 拉扎里尼说,“我们的主要重点是维持所有向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服务。”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专员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星期三在美国正式宣布恢复援助前在一次联合国会议上说,即使美国恢复支持,但由于需求加大,该机构今年的核心项目预算依然面临2亿多美元的资金短缺。 拉扎里尼说,“我们的主要重点是维持所有向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服务。”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专员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星期三在美国正式宣布恢复援助前在一次联合国会议上说,即使美国恢复支持,但由于需求加大,该机构今年的核心项目预算依然面临2亿多美元的资金短缺。 拉扎里尼说,“我们的主要重点是维持所有向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服务。”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专员拉扎里尼(Philippe Lazzarini)星期三在美国正式宣布恢复援助前在一次联合国会议上说,即使美国恢复支持,但由于需求加大,该机构今年的核心项目预算依然面临2亿多美元的资金短缺。 拉扎里尼说,“我们的主要重点是维持所有向地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服务。”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但他同时欢迎美国重新进行接触。 “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在从事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从事的工作,我们致力于保护我们服务的数百万难民的安全、健康和未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的贡献正处在关键时机,因为我们继续适应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挑战。我们鼓励所有成员国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资助。” 新冠病毒疫情使已经不堪重负的形势雪上加霜。约旦河西岸正在经历第三波病毒,加沙地带正在经历第二波。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约旦河西岸工作主任刘易斯(Gwyn Lewis)说,疫情极大影响了经济,约旦河西岸有40%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加沙地带的失业率高达4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月份启动了疫苗接种运动。以色列3月份说将为获准在以色列工作的10万巴勒斯坦民众接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运送了首批20万剂疫苗。 约旦和瑞典说,两国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主办一次国际会议,恢复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国际接触。这个机构长期以来缺乏可预见、持续和充足的资金。会议初步定在6月底或7月初。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常驻联合国代表曼苏尔(Riyad Mansour)在谈到美国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时说,“这是一笔急需的巨款,解决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面临的挑战。”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Gilad Erdan)反对恢复援助的决定。 埃尔丹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与美国国务院的交谈中,我对在没有首先确保某些改革的情况下就决定恢复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表达了我的失望和反对,这些改革包括停止煽动并从其教学课程中清除反犹内容。”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在当地经营700多所学校,向50多万巴勒斯坦儿童提供教育。这个联合国机构说,所有学校都绝对禁止歧视与煽动仇恨和暴力。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1949年成立以来,美国一直都是这个机构的最大的捐助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